静谧的宇宙中,无人会注意到那艘正在自动航行的货运飞船底仓,此刻突然有一发细小如胶囊般的逃生舱弹出。

    那是最低规格的逃生舱,如果论体积也就刚刚能把一人笼罩于内。

    货运船上每一层都会配备十几个,不过很少有用到的时候,因为真正的货物运输舰反而是随行人员最少的舰船。

    这枚逃生舱脱离货运舰后,没有五秒钟,就已经和那艘舰船相隔百公里。

    无人注视的深邃宇宙中,突然有一艘类似蝙蝠的飞行器浮现出来,那浓重的黑色比星空背景更加深邃。

    这架飞行器贴近那枚在宇宙中漂浮的逃生舱后,微波谐振引擎开始发挥作用。

    这种来自平行宇宙的高科技无燃料引擎发挥了它极其低调而隐蔽的作用。

    无声将那枚救生舱拖到一片陨石带中。

    ……

    属于唐家的私人飞船正在按照既定的路线飞行,

    唐纳修还在喝着波曼庄园的十三年红酒,沁人肺腑的葡萄芳香终于将心中那淡淡的烦躁压了下去。

    私人飞船中那奢华的真皮沙发将他的身体完美的托住,尽可能的舒展身上每一块疲惫的肌肉。

    尽兴的拼了一口红酒后,将头靠在沙发上,唐纳修没有看酒杯中那摇曳的红酒汁液。

    “忙了这么多天,真正的休息竟然是去处理一件破事的路途中?!?br />
    苍白的脸上满是一种罕见的舒适,这一刻远离那群低智商的队友,远离那恶心人的对手,自己依然是洛基重工的第二股东。

    响起那个虽然漂亮却胆小的女孩,他的鼻腔中嗤笑了一声。

    签订了几十亿的订单,也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百废待兴的企业,你的人手现在都处于混乱之中,群龙无首的情况下……

    哪怕我蓝都军武集团的产品黄了都不要紧。

    因为你的极殊兵火了啊。

    呵呵,你就卖吧,多卖点。

    口碑越好自己未来开始掌控洛基重工时的受益也就越大。

    到时候可以介入机甲生产线的自己,瞬间就可以享受一波现成的红利。

    双手都是自己的,无非是左手和右手哪个赚钱多而已。

    至于那个小子……

    哼!

    唐纳修眼神冰冷而阴狠,等自己从贝莫行星回来之后就要开始着手接管洛基重工和整死那小子的事儿了。

    最近这么多破事,不管是不是和你有关,这次都算到你头上了。

    所以,你必须死。

    唐纳修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想不到最近这一堆破事的幕后者竟然真的是同一个人——沐凡。

    私人飞船的驾驶员,双眼程式化的看着眼前。

    对于这种成熟的航班路线,并不需要手动操作,只需要设置好目的地参数后,便可进入自动巡航状态。不过作为职业的私人飞船驾驶员,在飞行过程中保持注意力集中是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

    在飞船前方一百五十公里处,有一处散乱的陨石带正沿着既定的轨迹移动。

    以蓝都星的庞大星球体积计算,目前的飞船刚刚摆脱离蓝都星引力,速度大概是每秒32公里。

    也就是五秒后就会抵达那片陨石带。

    不过驾驶员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担心,因为以那片陨石带的移动速度来说,2秒后二者就不再产生任何交集。

    这种看似恐怖的情况在星际旅行中简直太常见了。

    然而,当2秒过后那一片陨石移开的时候,刺耳的警报声猛然从驾驶舱呢响起。

    三名驾驶员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他们作为唐家的资深驾驶员,大小任务跑了不下十年千次,然而现在却只能呆滞的看着前方。

    因为无需警报,他们也看到了出现的变故,当看清后更是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上升到头顶,吓得脸都白了。

    当陨石过后,看到的不是通透的宇宙星空,而是几处显露出来的阴影……

    一艘外形遍布重甲,巨炮狰狞的战舰从一颗不算小的陨石背后浮现出来,那锋锐的舰首部位有如巨大的刀刃。

    当这艘战舰出现后,在它身后又悄然浮出体积小了一半的黑色战舰。

    这时引擎才开始启动,巨大的喷射焰口处开始泛起淡红色的光芒。

    这里如此接近大气层,最关键的是自从机甲演武大赛以后,蓝都星军部对外空间的监控等级上调了何止两倍?

    那为首巨舰尾部引擎开始启动时,太空中的监控卫星立刻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

    当扫描到那些战舰上狰狞炮口时,凄厉的警报声立刻从地面监控中响起。

    这让神经本就因为机甲演武大赛变得高度紧张的士兵们重视起来,然而当他们看清监控中的画面时,这座地面监控处的最高长官,一名上尉直接爆了粗口:

    “去TM的?!?br />
    “长官,怎么了?”

    “速度联系蓝都星军部指挥部、司令部,说演武大赛的、的……”一个的字说了半天也妹想出来说什么。

    “长官……”

    “演武大赛的最后战舰又出现了!”

    终于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极其贴切的词汇。

    这名上尉为何如此肯定,实在是因为那艘旗舰实在太有特点了,超长的空白甲板,后置的高耸舰桥,以及那狰狞的巨刃舰首。

    这可是在演武大赛最后从大和巨炮下逃脱的战舰啊……

    问题是,他妈的怎么又回来了?而且是重新变成了一个超小型舰队编制。

    敌军这是把星际母舰开过来了吧。

    从接到警报的那一刻起,蓝都星的军部再次高度紧张起来,甚至仅仅10秒钟过后,在一些山区地形中就开始有数支舰队升空。

    五艘战舰从出现的一瞬间就开始喷射,并瞬间遥遥分成五个方位将中间位置透出,开始有一片散射的光弹向着前方打出。

    密密麻麻的电离火花在宇宙中交织成网,那艘私人飞船开始猛烈的减速。

    座舱中的唐纳修猝不及防之下,酒杯中的红酒甩了一脸,如果不是赛及时拽住他,唐纳修整个人恐怕都要贴在后面的舱门上了。

    “这他妈什么情况???”

    电磁网终于彻底笼罩这艘民用级的私人飞船。

    引擎轰然间失去喷射动力,整艘飞船瞬间失去所有电磁信号。

    不过诡异的是在数秒钟过后又恢复过来,只是……

    三名驾驶员发现自己等人似乎处在了一个封闭超大型力场当中,而这个力场内相互沟通没有事情,但是却再也无法和外部沟通。

    这里仿佛另一个世界般安静。

    “少爷,我们遇到星际劫匪了?!币幻菔辉绷成园椎呐艹隼?,这一刻他的脸色远比唐纳修要苍白的多。

    “放屁!这特么是蓝都星,动动你的狗脑子想想,劫匪赶来这找死?”

    一把将这名哭丧脸的驾驶员推开,唐纳修一马当先冲入驾驶舱中。

    不到一秒钟……

    “草!”

    “如果有一台机甲就好了?!便宸渤鱿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