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堂主“丶夜雨袭来”加更奉上,今天还有两更)

    听到沐凡的话,人群出现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远处那些人只感觉热血上涌,大脑快爆炸一般。

    刚刚那小子在说什么?

    对着唐家的继承人说……

    你算什么东西?

    嗯?!

    唐纳修身后的赛那猩红的眼睛睁开,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

    “既然找死,那就不用多说什么了?!碧颇尚藓?,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唐兄不用说了,道歉就算了。他算什么东西?狗一样的贱民!”这时鲁伯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冲着沐凡那边吐了一口唾沫,面色不善。

    这小子真是找死啊,这么多目光注视之下,竟然直接挑衅唐家的少主,自己竟然以这种方式搭上了唐家的线,简直是妙到巅峰。

    右师婉脸上柔柔的目光已经变成一种厌恶,相比起沐凡,鲁伯特这种人更让她讨厌。

    现在的情况是沐凡根本不想道歉,她下意识的想开口替沐凡解围,可是旁边的右师君似乎知道自己妹妹的动作,轻轻的声音恰好传进右师婉耳中:“不必发声?!?br />
    看了哥哥一眼,右师婉终于没再出声。

    右师君左手轻轻竖起,轻轻的声音传遍全?。骸肮孛??!?br />
    连接大厅和露天平台的内门被缓缓关上。

    既然唐纳修代表他们已经说话了,如果不去履行的话,那么丢的是这现场所有贵族的脸面。

    不管唐纳修说的对与错,他都会,而且只会支持唐家的少主。

    沐凡将目光从唐纳修转移到鲁伯特脸上,嗤笑一声。

    还真有找死的。

    在一众名流贵族们的注视下,这一身桀骜带着原始气息的少年,淡漠的看向鲁伯特,眼神中透着一种莫名的凶光:“你……再说一遍?”

    鲁伯特哈哈大笑起来,还有这种自己凑过来找骂的。

    “我说你算什么东西,狗……”

    话说到一半,沐凡左脚重重踏在地面,然后转身、腾空。

    右脚轰然踢出!

    带起一道暴烈的残影!

    旁边的王糯糯小嘴已经张圆了,此刻正吃惊的抬起素手捂住。

    在她的印象中,沐凡自从参加过演武大赛后,整个人仿佛经过淬炼过后的精钢,整个人身上那锋锐的意志根本不加掩饰。

    找死!

    唐纳修眼中寒光一闪。

    “赛!”

    不用说其他的话,赛已经冷笑一声,从唐纳修身后闪出。

    左臂犹如钢鞭甩出一道炸响。

    秘技·鞭击拳!

    大多数人只看到眼中残影一闪,然后一道黑影出现。

    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看清了,正是唐纳修身后那名包裹着黑色头巾的男子。

    脑中针刺感大盛!

    从一开始,沐凡就总感觉那名包裹着黑头巾的男人有些诡异。

    而当赛化作一道暴烈的身影出现后,那一双猩红的双目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沐凡心中竟然瞬间浮起一种荒诞的怪异感觉。

    对面人的眼神为什么和自己如此相像?

    不过又不一样,对面这人的眼睛从瞳孔到眼白都是血红色,根本不似自己那种隐藏在瞳孔最深处的血色。

    而且沐凡身体本能上并没有表现出一种亲近,反而一种厌恶感。

    仿佛……

    某种纯净的气息被玷污一般的厌恶。

    这种感觉也自然的影响了沐凡。

    在暴烈前击中,沐凡的耳朵轻动,心中对这一拳的力量有了大概的估计。

    很强。

    嗯,不过也就仅仅这样了。

    幽能气息流转间,猛然灌入沐凡的腿部。

    六式之第五——钢铁!

    在沐凡平静而漠然的眼神中,布料遮挡的腿部肌肉瞬间坟起一块块后诡异抹平,乍一看上去犹如雕刻的大理石塑。

    然而这个变化,场内只有沐凡自己才知道。

    赛的鞭击拳已然闪电般打来。

    啪!

    一声重响后,残影落到沐凡的腿上,但是又闪电般弹回。

    然后沐凡转身踢出的腿犹如一发炮弹般,去势不减,直接踢中鲁伯特的胸前。

    哪怕那个落汤鸡已经双臂架在身前,但是只听到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

    整个人便从原地消失……

    轰!

    鲁伯特的后背重重撞在大厅的木质外墙上。

    那些旁边围观的名流们脸上露出难以言表的神情,那种仿佛整个人忍受什么非人痛苦。

    因为鲁伯特根本没有滑下来,他直接镶在上面了。

    外墙竟然被撞出了一个人形轮廓!

    “我草……我喜欢!”

    大胡子吉卡原本刚刚叼起一根雪茄,结果直接掉到桌子上,然后眼中透出狂热。

    这小子要是能挖过来,花多少钱他都乐意啊,这特么带出去太放心了。

    在将那个黑头巾男人反弹飞之后,沐凡就接触了钢铁状态。

    否则这一脚就不是将鲁伯特踹飞,而是直接踹穿了。

    那边眼珠子都快突出来的鲁伯特嗓子中嗬嗬的发出声音,那一脚直接踹断了他的手骨,还有胸口的数根肋骨。

    现在吸一口气,肺中都是火辣辣的疼。

    一脚轻轻收回原地,沐凡无所谓的看向面前这一行人,将这些人的神情映入眼底。

    右师婉也吃惊的捂住嘴巴。

    和现在的场面相比,定川学院时的沐凡竟然都算是大大收敛了。

    沐凡的眼神仅仅从鲁伯特身上一扫而过,如同看路边的一只野狗。

    “嘶!”林安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向林武身后躲去。

    至于那边的戎城,眼中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他看着那边被踹进墙里的鲁伯特,心中竟然变态的浮起一层快感。

    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赛!”

    唐纳修冲着身旁的黑头巾男人厉声喊道。

    为什么仅仅打出一拳,为什么没有拦住这个小子。

    双目猩红的男人右手垂在身侧,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手臂竟然在……

    隐隐的颤抖。

    他感觉自己打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机甲!

    那钢铁般的撞击反弹,让他手臂不受控制的在颤抖,以消化这强劲的力道。

    “你知道他是谁么?你知道我们又是什么身份么?真是好胆?!?br />
    唐纳修神经质的笑出声来,一手猛地指向鲁伯特。

    “他,我知道啊……一条残废的土狗而已?!?br />
    “至于你们,我不清楚。我只知道……”

    沐凡淡漠的看向唐纳修,眼神中的暴虐夹杂着戏谑,这一刻比黑头巾的赛只多不少!

    他轻轻的开口道:

    “你和他差不了多少,呵呵……狗一般的东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