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她经过数个晚上的深思后的最终结果。

    她想陪他一起,她不想当沐凡在星际中战斗时,自己做那名只会在他身后哭泣的女孩。

    沐凡只感觉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被深深的触动。

    “大人,两台极殊兵的核心部件也就是陨石3号引擎并没有受到损伤,我会在接下来尽快和基地联系,修复好这两台机甲,当修好之后我会尽快联系你?!?br />
    王糯糯看着沐凡坚毅而棱角分明的脸庞,柔柔的说道。

    沐凡在对面那清澈的眼眸之中,看到自己的倒影,看到少女的决心。

    于是轻轻点点头:“嗯?!?br />
    看到沐凡的反应,王糯糯的脸上终于露出开心的表情。

    这一瞬间整个房间内仿佛都因为少女的笑容变得明媚起来。

    或许连糯糯自己都不知道,当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会让今后的洛基重工成长当何等地步,又会让再次相逢时的沐凡何等震撼。

    “大人,那我先回去收拾了?!?br />
    少女明媚的眼神看着沐凡,这一刻整间屋子内仿佛开满了木槿花,温暖而馨香。

    王糯糯轻轻后退了两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沐凡,似乎想要将这身影深深地烙印在心中。

    然后突然仿佛鼓足了勇气般,突然一脚跨出。

    沐凡手下意识的颤了一下,却很好的抑制住,并没有动。

    一具柔软的身躯撞进自己的怀里,一头乌丝遮挡住了少女的明眸皓齿。

    沐凡的身体十分僵硬,他也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感觉。

    他只感觉,在这一瞬间比当时掌握六式……掌握索格里尔系列技能时都要开心。

    王糯糯的脸蛋此刻红彤彤的如火烧云,却依旧娇憨的将小脸在沐凡的胸前蹭了蹭,紧紧地将侧脸贴住那宽厚的胸膛,闭着双眼喃喃的说道:“大人,在你身边的时候,是我最安心的时刻。此生能遇见你,是糯糯最大的幸运?!?br />
    沐凡僵硬的身体不知不觉软化下来,他那出现短暂迷茫的眼神在这一刻重新变得坚定。

    两只本来不知所措的手缓缓向前合抱。

    王糯糯那纤细的腰肢终于被沐凡搂住,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

    这一刻的沐凡,只感觉整个胸腔中被一种名为温暖和喜悦的滋味所填满,如果他肯去求教老师的话,那么许多前辈一定会告诉他。

    这种滋味,叫做恋爱的味道。

    “糯糯,总有一天……我会成长到让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负你的地步。不论是哪一家……贵族、豪门,不论是哪一座星球……不论是星河联邦亦或是加铎帝国……不论是域外星河还是所罗门?!?br />
    沐凡的声音罕见的变得轻缓,脸蛋已经烧成红霞的少女闭着眼轻轻嗯了一声,她没有看到少年那眼神中透出的坚毅是何等的耀眼。

    糯糯只感觉自己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她根本没有听清沐凡在说什么,她只是很喜欢听到他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听,喜欢到心里去了。

    而沐凡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终于向着怀中的少女,以异常轻柔却超越以往任何一次的坚定,许下了属于他自己的诺言。

    两人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心事,却感觉这一刻两人的心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贴近。

    当少女身体的芳香残留鼻尖时,那道倩影已经渐渐远去。

    看着那渐渐闭合的一道道门卡,沐凡的眼神坚定而平静,轻声的自言自语:“我说到做到?!?br />
    当房间内彻底陷入安静之后,沐凡收回目光,侧了侧头道:

    “黑,准备今天的晚会了?!?br />
    “要大干一场吗?”黑兴奋的问道。

    “不,学习一下上流社会的交际?!便宸驳乃档?。

    ……

    在生物与医学研究中心的那名少年竟然痊愈离开了?

    这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一般传遍医学系,数名正在做研究的导师几乎不能相信。

    那个得到校长授意才进来的小家伙,来的时候几乎是名血人,在数据检测中,数项指标虽然稳定,却远远高于正常值。

    这才经过不到24小时的时间,就能够自己申请离开了。

    得到消息的生物舱负责人第一时间拨通了阮雄峰的天讯。

    “沐凡小子要自己离开?痊愈了?”

    果然,听到汇报的阮雄峰第一时间表现的极其震惊。

    然后下一句直接让这边的负责人心理崩溃。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阮雄峰的徒弟,身体就应该这么硬朗,我这就去接他!”

    嘴角抽搐的放下天讯,这名负责人心中不禁暗骂,这种体格叫做硬朗?

    刚刚检测的数据,那显示的骨骼和肌肉密度,差点以为看到了人形的钢筋混凝土。

    可惜,没有理由把这少年再留下进行他们刚刚计划好的研究测试了。

    哎,去哪里寻找这么好的实验体。

    披上中心提供的学生制服,沐凡此刻完全就是一名乖的不能再乖的新生,然而却在研究中心的一帮看史前怪兽的眼神中走出。

    此刻沐凡并没有通知其他人,却发现早有一名翘首企盼的大光头站在门外。

    当看到沐凡出现时,哈哈大笑上前一巴掌拍来,最后却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收手,轻轻拍在沐凡肩膀上。

    “你个小子,真是让我担心死了,想要在这片星空下活下去,单单实力可不够,你小子就属于那种运气和实力成正比的逆天存在!你得给我好好活着,我老阮就你这么一个弟子?!?br />
    沐凡看着那光头唏嘘的表情,心中一阵暖,点点头。

    “怎么提前出来了?好不容易进这种地方不多呆呆哪里对得起这么难得的机会,这个研究中心平常我都进不来的?!?br />
    “晚上有宴会,我作为洛基重工的参赛机师,需要一同出席?!?br />
    阮雄峰挠了挠自己的光头,恍然大悟道:“难怪……不过你小子藏得真够深的,要不是这个演武大赛,老子都不知道你的机师操作水平竟然这么高!嘿嘿,既然这样……”

    沐凡还没来得及躲,只感觉一道黑影瞬间揽住自己肩膀,然后那耀眼的光头凑到自己脑袋边上。

    阮雄峰嗡嗡的话传进耳中,如同天雷滚滚,直接震到沐凡心里。

    “既然这样,那过两天就来参加大雷枭的适应性特训吧?”

    “小子这么厉害不早说,真是让我白操那么多心!”

    “怎么,不乐意吗?大雷枭可是很牛逼的?!?br />
    “你老实的这压箱底的宝贝现在就可以传给你了,你应该兴奋才是??!”

    耳边的喋喋不休,直接将沐凡的平静给震没了。

    自己这手上的极殊兵刚刚报废,就给送来一台S级巅峰的大雷枭?

    这可不是什么大白菜机甲啊,这是联邦数一数二的战神机甲,怎么阮光头总是怕推销不出去的样子?

    终于沐凡艰难的挣脱出阮雄峰的手掌,点点头:“好?!?br />
    “老子可算能解脱了……”

    天雷滚滚,沐凡只感觉那个老兵痞在为甩掉一个大累赘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