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去?

    听到这个消息,唐纳修的心情瞬间大好。

    怎么说,他也是蓝都军武集团的董事。

    蓝都军武在机甲演武大赛丢掉的份额,他要从这里找回来。

    所以,他唐家的大公子,需要回去提前准备了。

    不知道为何,他突然很期待见到洛基重工出现。

    一抹冷笑浮起于嘴角。

    包着黑头巾的赛面无表情的随着唐纳修离开,他被唐家紧急从外召回,原本以为会碰到一些乐子,却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可能是要对抗所罗门。

    这种一人抗衡一个组织的事,他没有傻到这种地步。

    大事儿还是让唐家的高层自己去头疼吧。

    几人的背影施施然消失,当唐纳修的身影彻底不见后,警局众人齐呼出一口长气。

    唐纳修根本不是那些只知道混日子的二世祖,这分明是一条见谁咬谁的毒蛇啊,哪怕刮到一点都能够令人毙命的那种。

    “局长,那我们还查吗?”

    旁边一个眼神有些发愣的探员问道。

    派恩这头在唐纳修面前的蠢猪,此刻眼神中透出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他一巴掌抡出,那肥厚的手掌压迫的风声呼啸而来,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抽的身子转了好几圈。

    “刚刚唐公子说的话都没听到?每条线索、每12小时,必须突破一层进展,否则我今天不介意扒掉几个人的这身皮?!?br />
    一屋子的人噤若寒蝉。

    翻脸比翻书还快,这才是他们的局长。

    ……

    此刻的沐凡,已经从治疗舱中走出,擦干身上之后看着眼前气质颇有些飘忽不定的长腿美少女。

    在他印象中,糯糯的性子一向是大大咧咧,哪怕在洛基重工遇到慌乱时,也没有慌掉,而是颇有主见的在处理一些事宜。

    诸如重整洛基重工,在蓝都星分部人员被释放后重新组建分部。

    不过眼前的糯糯,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眼神中的犹豫,来回缠动的两根大拇指,都让沐凡颇有些好奇。

    “糯糯,怎么了?”

    今天的王糯糯,穿着一身浅白色的高腰连衣裙,将笔直的双腿凸显的更加分明。

    看上去如同一名气质甜美,身材高挑的皇室公主!

    那种多一分太厚,少一分太薄的白皙长腿,就连沐凡都默默的将双眼……

    放到上面。

    一股红霞渐渐从糯糯脖子后面浮起,直至耳尖红红的。

    当听到沐凡的问话后,糯糯绞动的两根大拇指更加慌乱。

    不过却最终勇敢的抬起头,看向沐凡。

    额,沐凡的双眼下意识的又看向糯糯的长腿,谁让那太美了。

    结果就是耳尖的那抹红晕又传染到脸蛋儿上,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差点又泄掉。

    沐凡没等来糯糯的回答,于是抬起头,在看到少女的表情后连忙尴尬的挠挠头看着天花板。

    “有事情直接说就好了,我印象中的糯糯可是很直爽的?!?br />
    终于沐凡的话给了少女莫大的信心,糯糯点点头开口:

    “过来是有三件事想说,其中两件事应该都是好消息吧……”虽然说的是这样,但是少女脸上的落寞却连傻子也能看出来。

    这时沐凡没有打断,点点头示意继续。

    “刚刚我接到一个天讯,是来自于陨石基地的?!?br />
    听到这个后,沐凡连忙举手示意停止,牙齿轻磕后才点点头说道:“这里没有窃听,你说?!?br />
    这是面带犹豫的少女才知道自己刚刚心乱的忘记这点了。

    “嗯,是洛基重工的研究人员,一名我也是称呼为爷爷的博士拨过来的,他告诉我说爷爷……爷爷现在受到枪伤,失血过多处于昏迷状态,情况虽然很严重但生命却暂时没有危险?!?br />
    说到这里王糯糯大大的眼睛中已经泛起泪花,不过那是喜悦的泪花。

    她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而是尽量以正常的语调说道:“爷爷的昏迷可能涉及到脑部神经,但是情况很乐观。沐凡,爷爷他没死、没死!”

    少女放下手掌,不争气的又哭又笑,沐凡也被这气氛感染心情瞬间大好。

    “王基先生没死,这简直是最好的消息!糯糯,现在你不用担心了,等王老先生回来,一切来自商业上的阴谋都会迎刃而解了?!?br />
    糯糯只是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并没有顺着沐凡的话说,沐凡不疑有他继续询问:“那第二个好消息是什么?”

    “今天晚上有政府和军方联合举办的晚宴,中京市的贵族豪门、社会名流和滞留于蓝都星的一些重工巨头都将出席。这是能够有效拓展产品销路的途径,我过来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因为昨天阮教官说你身体今天应该能恢复的差不多?!?br />
    少女眼神中带着企盼,那清澈见底的一双美眸让人怜惜。

    “当然可以,有关机甲相关内容我都可以向他们解说,不过可惜的是两台极殊兵原型机都报废了……”

    沐凡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一阵感伤,这可是原型机,不是那种一般的量产机型。

    得到想要的答案,少女脸上写满开心,白皙的小拳头竖起来,这一瞬间的王糯糯似乎有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刻。

    看到少女的模样,沐凡也跟着笑起来,先将极殊兵的事放下,不由问道:“你说还有一件事情是什么?”

    “额?!?br />
    王糯糯脸上的笑容定格住了,然后重新转为落寞。

    “大人,我申请了休学一年,同时这期间申请参与到定川与韬云学院的交换生当中。这一年我会离开定川学院,”

    糯糯明明脸上写满了难过和不舍,语气却是异常坚定。

    沐凡则是满脸愕然。

    “你为什么要休学???”

    糯糯轻轻挽了挽耳边的头发,抬起头,贝齿咬着下唇,眼神中带着异样的情愫看着沐凡。

    终于轻声说道:

    “大人,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现在爷爷处于昏迷之中,洛基重工需要人主持……糯糯不想在像战网中那样除了只会哭喊、依赖你,而毫无作用?!?br />
    “糯糯想和你并肩战斗,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能够起到作用,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拖你后退,你那件被打穿的西服,我一直挂在我的卧室中?!?br />
    少女轻轻的诉说,然而泪水却开始不经意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