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你现在看上去好诡异……”

    黑的声音幽幽响起。

    沐凡眨了眨眼睛,他也觉得自己现在看上去确实很诡异。

    而且这种状态,他出奇的并不反感。

    “你说,陆学姐到底是什么来历?”

    沐凡看着玻璃墙中自己的倒影,却是在说给黑听。

    “档案中显示陆晴雪并非贵族,其父母也都是位于联邦版图边缘的一颗行星上的普通人,学院中关于她的记载极其简单?!?br />
    “本大人也曾经查询过她父母的信息,确有其人看,可是如果按照今天这件事情来看那绝对不正常了。怎么需要本大人帮你进行监控么?”

    听到黑的回答,沐凡想了想后轻轻摇了摇头。

    “不用了?!?br />
    陆晴雪用这种方式来表明她的态度,并不是自己的敌人,那么沐凡毫无理由去调查她的**。

    毕竟……

    拿人的手短。

    这面具沐凡随后摘下,递给了研究中心内出现的机器人。

    直至此时,计划依然在完美无缺的进行中。

    沐凡重新进入修复液当中,仔细感受着浑身的细胞开始贪婪吞噬能量。

    监控恢复正常,沐凡从始至终都在研究中心的治疗室内,没有离开片刻。

    ……

    第二天刚蒙蒙亮,当沐凡还在睡眠中时。

    一名按照惯例在各个街道游荡的拾荒者出现在编号为W16的楼体附近时,那些在外面被沐凡捏碎喉咙的暗哨尸体终于被发现。

    在拾荒者恐惧而兴奋的叫喊声中,中京市迎来了崭新的第二天。

    然而这一天的中京市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都被同一件事占领。

    当然不是那被军方封锁消息的机甲演武大赛,而是一件骇人听闻的屠杀案。

    这件事情由于拾荒者第一时间提供给消息的并不是警局,而是一家报社。

    所以仅仅因为拾荒者美滋滋的领取了属于价值线索的五万星币后,唐家并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内线汇报。

    直至《联合新报》的记者在赶往现场拍摄了大量图片之后,并第一时间大版刊发之后,这件事情开始以燎原之势在中京市蔓延。

    无数安装有新闻app的天讯,第一时间弹出了这条头条新闻。

    【骇人听闻,中京市惊现数十人被屠杀现??!】

    “本报社独家报道,据调查这些死者位于的w16号楼体属于唐氏家族的产业之一,那些……”

    这时,警察局才知道这件事,愤怒的警局第一时间派人封锁了现场之后,警察局长才战战兢兢的拿起天讯向唐家汇报。

    “什么???”

    管家第一次不顾唐纳修之前的规定,硬冲进属于唐纳修的庭院后,终于将还在熟睡中的唐纳修喊醒了。

    唐纳修十分、十分讨厌自己在已经明确说明要补觉的前提下,还被人打扰休息。

    此刻他那阴沉的双目木然看着老管家。

    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他一定会让管家永生难忘的。

    老管家看着自家少主的模样,擦了擦额头的汗,颤抖的将天讯递过去。

    嗯?

    眯着眼的唐纳修,淡漠的将天讯接过来,低头看去。

    一秒、两秒、三秒……

    老管家只感觉身边的空气都突然降低了好几度,甚至感觉自己处在冰窖之中。

    他颤颤巍巍的看向自家少主。

    只见唐纳修双目中的目光恐怖的吓人,但是身体却没有其他异样。

    他抬起头来,木然说道:“帮我收拾一下,去警局?!?br />
    当管家匆忙退下之后,唐纳修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极度的森寒。

    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在中京市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唐纳修的专属座驾,十五周年限量款峰峦系列悬浮车就是最好的通行证,一路畅通无阻直接驶入警局。

    身为唐家的少主和蓝都军武集团的董事之一,贵族的特权是平民永远只能仰望的存在。

    当悬浮车抵达目的地时,一身笔挺西服的唐纳修直接被迎进了情报厅。

    “派恩局长,我需要一个解释?!?br />
    根本无视面前这一众警局的高官,唐纳修径直坐进主位,在背部完好的贴合之后,面色不善的开口。

    那名胖的像一只大号平原猪的棕发男人咽了咽唾沫,眼神示意周围自己的手下落座,然后自己坐在唐纳修右手第一个位置。

    “唐少爷,这件事是我们警方的失职,最早发现异常的那名拾荒者因为贪图报社的金钱利益,并没有汇报给我们,所以现在媒体上的消息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br />
    中京市七大家族,唐家是其中之一,而报社媒体何其多,唐家掌控的媒体资源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一帮……废物?!?br />
    唐纳修毫不留情的讽刺,让派恩这名警局局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终还是低下头没有反驳。

    “我们已经将现场彻底封锁了,而且派去了最顶尖的专家进行勘察……”

    “直接告诉我结果?!?br />
    唐纳修看着面前这肥成一只猪的局长,实在是没什么耐心了。

    当初自己怎么就选定这个蠢材了?

    “经过分析,现场只有一种脚印,所以可以确定作案者只有一人?!?br />
    这话说出之后,唐纳修眼睛眯了眯。

    这种事情比想象中的更加棘手,一人在没有任何信息泄露出的情况下就屠杀掉了全部的人。

    六十二名唐家的精英??!

    就这么一夜之间悄无声去的死去。

    而且最为关键但是,对方选择的地点,赫然是他隐藏罗德里克家人的地址。

    究竟是谁???

    “继续说?!?br />
    “可是那留下的脚印极其诡异,正常成年人的尺码应当为30-45,然而那脚印我们看上去竟然每只都在55码以上,根据这个数据推算作案人的身高应当是在2.5米以上,可是这在中京市是不可能的?!?br />
    “中京市目前停留的外星族人大概在2万人左右,符合这种高度的只有不足300人,可是经过比对,这三百外星族人的脚掌形状根本无法穿戴人类的鞋子。而那发现的一个个脚印边缘清晰,分明是鞋印?!?br />
    满头大汗的派恩讲道,这结果简直扯淡到极致,现在他只奢求唐少爷不要骂的太狠。

    奇怪的是,唐纳修此刻并没有发作,而是头部轻轻转向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