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幢旧楼似乎已经被列入中京市政府的拆除名单当中了,其中还有一些不肯离去的住户,不过在一个月之前这群黑衣人到来之后也都老老实实的离开了。

    这座旧楼终于真正闲置下来了。

    唐纳修当时大手一挥,在给所在区域管理长官送去一张不记名的储蓄卡之后,这座旧楼已经彻底变为唐家的私人财产,所以已经尤其是在最近这二十天里,已经没有人能够出现在这幢楼附近了。

    那连续好几道暗线可不是说着玩的。

    可是今天,老天似乎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

    四名守在门口的黑衣人,这一瞬间同时听到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从远处的巷道里传出,直至那个人影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

    “谁???”

    这四人瞳孔同时一缩,现在是晚上11点,这个时间内看到任何的人影都是极其不正常的。

    然而,在昏暗的灯光下,那道人影却如此显眼,根本没有半点隐藏身形的意思。

    甚至面部都没有任何遮掩,当阴暗的路灯光芒照射到那人的脸上时,可以隐约的看到一个清秀少年低头双手抄兜的模样。

    “花豹、豺、棕熊……你们怎么看的,有个小子都走到据点下面了,等头儿一会好好操练你们??!”

    其中一名额头有着十字纹身的满脸横肉男人抬起手中的对讲器,满脸不耐烦的质问道,这群懒货,少主点名交代的工作都敢偷懒,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可是通讯器内除了沙沙的响声再无其他……

    剩下三名黑衣人本能的觉察到一丝不对,他们对视一眼后,手开始悄悄摸向腰后鼓鼓囊囊的地方。

    不管是不是误闯入这里,反正这小子是不用想着活着出去了。

    蓝都星的中京市,作为整个第四行政星区的核心,人流量如此之大,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里每天死亡几百人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名少年听到他们说的话,低垂的头轻轻抬起,然后嘴角噙起一个笑容,轻轻的话语回响在街道内,然而那所说的内容却让他们感到一股凉气从心底泛起。

    “是不是想要问你们同伴的信息?是不是发现通讯失败?很简单啊……他们都死了?!便宸泊丝唐骄驳挠锲缤谒咚狄患掌胀ㄍǖ氖?,但是那股寒意却几乎将小巷里的空气冻结。

    在少年一路走来的身后,9个暗哨,13名携带武器的黑衣人,全都安静的躺在他们所躲藏的掩体内。

    死法如出一辙,眼中带着无限的惊恐,喉咙被某种巨力生生捏碎。

    他们携带的通讯耳麦此刻依然处于工作中,不过却是一片沙沙的响声。

    感谢碰到的数次敌人,是他们教会了沐凡,在做一些事情之前将通讯屏蔽。

    只不过黑的屏蔽,比他碰到的任何一次都要强大的多。

    随意阻断这片区域的通讯信号,甚至还能够对文字信息进行更改。

    领域内的神灵,不外如是。

    四人呈现棱形站位,那名十字纹身的黑衣人在最后,他前面的那名黑衣人张口就要发出声音,“有……”

    然而声音还没出喉咙,沐凡眼睛微微眯起,从路边随手捡来的外套下肌肉猛然间拧动,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腰腹间传出,然后传递至肩部,以背部大肌群带动手臂猛然甩出。

    在沐凡那恐怖的22级力量下,身体前倾的瞬间,两只手掌闪电般从口袋中甩出。

    黑夜中陡然有什么撕裂了这幕布一般,三道寒光刹那间映入视网膜。

    三次扑的声音同时响起。

    “嗬嗬?!?br />
    喉咙中发出不似人声的喘气声,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喉咙中出现一道血线,只有一丁点浅浅的刀柄才能看出那是一把匕首彻底没入喉咙中……

    至于另外两名同伴,他们的喉咙上也赫然出现一模一样的匕首。

    生机迅速从眼睛中流失,谁也没有想到那看似瘦弱的少年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手……

    当这三人身体软绵绵的即将倒地的瞬间,才露出最后那名黑衣人一手扶着耳麦的身形。

    这一瞬间的变化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反应速度,甚至当耳边传来那轻轻的破空声时,他才反应过来。

    只是,这一刻沐凡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重新变为那面无表情的模样。

    小腿肌肉这一瞬间震颤至模糊,当沐凡轻轻一脚踏出之后。

    整个地面仿佛被无声的巨物重压一般,凭空一陷,地面上瞬间出现一处直径超过两米的无尘区。

    终于那只脚轻轻踏下,少年的身影这一瞬间撕裂空气。

    六式·冲步!

    那名满脸横肉的黑衣人脸上的愕然定格在这一刻,那道瞬间化为模糊的人影,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这是人还是……

    一只单薄的手掌出现在他的喉咙上,然后仿佛被一辆悬浮车正面撞击一般,那只手掌上的动能尽数传导至他的身体内。

    持枪的右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整个人生生撞的后移三米。

    轰!

    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庞大身躯被直接按到身后的墙上,后脑勺重重撞击到墙面,而那手掌和喉咙接触的地方直接传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喉咙连带后方的颈椎,这一刻被直接按碎。

    眼中的惊恐才刚刚浮起,便永远定格。

    这是人还是……怪物?

    最后一句终究没有说完。

    沐凡木然的眼神从他身上扫过,然后转身返向这幢楼的入口。

    现在这幢楼内的所有生物活动全部呈现在他的脑海。

    那些人心脏的跳动,从一开始就在他的大脑中清晰的反馈着!

    刚刚觉察到吗?

    走到那三名黑衣人身旁时,沐凡俯身将那三枚匕首拔出,然后漫不经心的在这三人胸前将匕首上的血迹蹭掉。

    身上无半点血迹的沐凡,握着三把散发浓浓血腥味的匕首,身影没入这幢楼体内部。

    这幢楼一共十层,上五层空无一人,先前在701房间的母子两人已经被转移到501号房间。

    下五层,算上目标两人,目前存在的人形生命一共……

    49人。

    当少年身影步入阴暗的楼体内瞬间,两道幽幽的血色从瞳底浮起。

    “唐公子,送你的第一份大礼,还请接好?!?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