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齐龙象的话之后,全舰官兵集体默然。

    或者换句话说他们早已习惯,齐龙象的作战思维早已经贯彻到全舰上下。

    在那名看似温和的青年眼中,为了胜利……

    没有什么是不可牺牲的!

    以百万人甚至千万人命换取敌方的一名巅峰战力,这种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被提上军事法庭的事情,也只有他们的指挥官齐上校才能做出来。

    所以,当齐龙象温和平静的声音再度响起时,哪怕他们心中都泛起一阵冰冷,却依然不折不扣的执行。

    虽然这是为了胜利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当做筹码交换出去的冷血指挥官,但他却是能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的指挥官!

    “磁场核能炮蓄能准备,舰队技,矢志长歌——结影?!?br />
    在藏地战舰将漫天战舰的指挥权接管过去之后,这一刻人们看到了天穹幕布上出现的一场盛景。

    无数浅蓝色的光幕开始由漫天战舰汇集到那支银蓝舰队周身,这一刻特勤舰队汇聚了其他战舰光能传导过来的屏障能量。

    联邦的舰载制式光学棱镜模组,竟然在那名男人的思维同步指挥下,形成了一万如一的盛景!

    恐怖的超大型十字斩狠狠击中那道铺天巨幕。

    轰!

    甚至肉眼都能看到那支银蓝舰队被生生向后推动了数十米。

    那道巨型的十字斩如同陷入泥沼之中,却依然在缓慢推行,不过在即将临近那旗舰舰首的位置时终于挺住。

    那道浅蓝色的光幕这一刻也被压缩到最底。

    砰!

    巨型的十字斩终于变化成雾。

    一击无效。

    “真是熟悉的一幕??!可是你还能像上一次那般和我分庭抗礼吗?”

    冷笑声从驾驶舱内泛起,处于全身协同状态的雷恩加诺随意看了看四周那被漫天战舰包围的场景,双手再度合握于身侧。

    “这种距离……嘿嘿?!?br />
    眼中一抹冷芒闪过,黑骑士手中的朗基努斯之枪瞬间高高扬起,竟是猛然间向着对面冲去。

    而这时,在遥遥相望的对面,那台外表雄奇的藏地战舰内部。

    那名温和俊秀的青年,双目紧闭,口中淡淡开口:

    “此役后果齐某一人承担,愿诸君与我奋战?!?br />
    矢志长歌——豪击!

    这一刻,天地仿佛暗了一瞬,那些??凑饫锏募嗫厥抑?,能量仪甚至瞬间失灵。

    然后那些军官就看到藏地战舰如同扁平巨锤的前端有一道璀璨如烈日的橙色光芒亮起。

    这一次,和大校身边的汪少将终于失声。

    “他疯了吗!在这里开炮!”

    和大校也顾不上理会汪少将了,他眼中只剩下那道橙色的光华。

    口中无比艰涩的说出一句话,“这是想让我们……陪葬吗?”

    藏地战舰配备的大和巨炮,其能量压缩程度比当初在紫翠星大气层外的那艘隼级战舰还要高上一倍。

    在大气层内部,这是想要将耀星之地轰穿,要无数人为他陪葬,和敌人同归于尽的节奏吗?

    而在黑骑士内部,一股汗毛炸起的感觉从背后浮起,雷恩加诺眼睛猛地瞪圆:

    “妈的你个疯子!”

    黑骑士前冲的姿态猛然一顿,周身黑炎暴涨,一道巨大的伞状护盾直接从骑枪前端炸开。

    ……

    当天空鏖战时,地面上那尚未散尽的烟雾中,一道黑色身影单手拄刀,如同一名不肯倒下的武士。

    它背后的猩红披风在头顶结成一道球形的光幕,那斑驳的黑色外壳上还有蒸腾的热气,两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从腰腹两侧斜着划过。

    修罗本就斑驳的外装甲,此刻更是显得无比凄惨。

    这台黑色的机甲此时正低头看着地面,双眼中红色光芒变得黯淡。

    驾驶舱中,一名少年的身影静静悬浮。

    在白古月彻底治好的心脏中,那奔腾的血液依然在继续,恐怖的心脏重压依然一下一下的不断跳动。

    遭受重击的沐凡艰难的抬起手掌抹了抹自己嘴角的鲜血,他的视线已经被血色彻底遮蔽。

    但是心中那团火焰却在时刻燃烧。

    那是他身体从细胞中传出的不屈的战意!

    “修罗,我们败了吗?”

    惨然一笑,沐凡看着头顶那滚滚浓云。

    这一次连修罗都被击溃,敌人真的无可匹敌了吗?

    抑或说,自己将彻底战死于此?

    “修罗不灭,无败可言?!?br />
    那艰涩的声音,在说出这八个字时,没有丝毫的停顿。

    沐凡似乎看到了一名武者持刀前行,身负重伤一次次跌倒却一次次站起将对手斩于刀下的场景。

    那名武者周身浴血,却永远不曾真正倒下,他的前途一片黑暗,然而炽烈的气息却一往无前?!笆俏姨趿恕?br />
    沐凡咳出一口血,他刚刚也清晰的听到了黑骑士机师的话。

    现在的自己驾驶着修罗,和当初的那鬼神之姿的魔神修罗一定是天差地别。

    “不死……永不言败!”

    修罗再度回复沐凡,而这一刻沐凡似乎听出了修罗语言之中的另一层意思。

    那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冲天战意!

    修罗竟然爆发了比他还要强的战意?

    可是现在的局面,沐凡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那台恐怖卓绝的黑骑士了。

    但是,沐凡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他这一辈子,哪怕最艰难困苦的时候,他都没想着要跪下祈求生路。

    “好?!?br />
    “我不想当一辈子的懦夫,也不想当一分钟的英雄?!便宸参匏降耐鲁鲆豢谘?,咧嘴一笑。

    “我只想活的没有遗憾?!?br />
    “最惨的结局,无非是死而已?!?br />
    “修罗,战吧?!?br />
    每说一句话,那处于恩赐解脱状态的沐凡,都在强大的心脏涌动下,气息开始强盛一分。

    犹如一名绝强武者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这一刻的置于死地的孤狼,即将展开临死前最为凶残的反扑。

    至于在反扑之后,他已经无暇去想。

    然而,当沐凡说出之后,却没有如期听到修罗的回应,而且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控制意图竟然完全被屏蔽。

    全身协同失效?

    这时,修罗竟然再度出声,不过声音中却带着一丝无比郑重的询问,仿佛在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

    “核心意识匣开启条件满足。宿主身体可以强行进入超负荷状态,身体将会不断崩溃,最多可以支持30秒?!?br />
    “血继模式……是否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