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章合一)

    这台机甲,是所谓“革命军”的机甲?

    天空母舰上的观众,呆呆的仰望着这通体赤红的巨大机甲。

    革命,这个遥远的词汇,在此刻竟然距离他们的生活如此之近。

    可惜现在的直播信号已经被修罗令彻底破坏掉,否则亿万人将在网上观看到这一幕盛景。

    相比起真红武装,或许“恒星战神”这个名字更适合这通体闪烁红色耀眼光芒的机甲!

    “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杂碎,你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我,老子做事一向随心所欲,就凭你这不知名的机甲,就想要阻止大雷枭,你还是太嫩了!”

    雷电中的光头男人周身泛着夺目电光,他这次要先击溃这台红色的光轮机甲。

    “哦,你就那么自信?说真的,当年的大雷枭还曾经算是我崇拜的对象之一,不过这只是曾经!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了,你已经开始被这腐朽的国度所同化了!”

    嘿然的冷笑从口中传出,这声音中根本听不到丝毫的畏惧,有的只是对他手下这台机甲无以伦比的信心!

    这是真红武装,有着S级巅峰的实力,却仅仅是他三大座驾当中实力最低的那一台。

    他是谁,他是带着复仇和无畏之心来面对星河联邦这个超级势力的挑战者。

    他是带着众多旧部希望的革命军首领——柯青山!

    “阮雄峰,就让我来试试你的大雷枭吧?!?br />
    旧界——真红之剑!

    炽红的手臂向两端伸展开来,整部机甲如同朝圣者在迎接心目中神祇的降临。

    然而此刻的这个姿势却是面向那面向自己急冲而来的大雷枭。

    此刻的阮雄峰已然进入暴怒状态,对待这突然的拦路者,他可没有对待那台修罗机般的好脾气。

    这台机甲的攻击方式仅仅展现出了实体远程攻击的能力,这对于以速度著称的大雷枭来说并不算什么威胁。

    阮雄峰心中已经起了杀心,枭雷连击——破击式!

    大雷枭周身环绕雷电,有如天神下凡般撕破空间再度向那炽烈的红色身影冲去!

    脸上带着半面金属面具的柯青山,眼神淡定的看着前方疾速冲来的身影,眼中有熊熊火光亮起。

    “这次我瞧不起你……阮教官……”

    真红武装机甲身后那璀璨如同岩浆凝铸的光矛猛然间暴涨至十米高,然后忽的一下从背后消失。

    好快!

    人们根本没有看到那四道红光去了那里,现在视野中只有一个静静燃烧火焰的巨大光轮!

    “那四把光剑呢?”

    这一瞬只有不超过五个人反应过来。

    其一就是处于修罗机甲当中的沐凡,那恐怖的动态视觉配合修罗机体神秘的超强增幅,同样以速度见长的他在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那红色剑影出现的轨迹!

    没错,是出现的轨迹,而不是飞行的轨迹。

    不过此时的沐凡意识并不清醒,他只是在注意到那显现出?;械暮烀⒊鱿衷谙蜃约旱拇罄阻缮砬笆?,便不再关注。

    更不再关注那台大雷枭。

    因为……

    刚刚十枚云爆弹袭击他的是那天空中的无尽舰队!

    于是修罗竟然重新将目光看向天空之中。

    可是这个姿态只落在少数人眼中,更多数的人已经被骤然从另一端空间出现的四把光剑惊呆了。

    没有人知道那四柄炽烈光剑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知道大雷枭为何突然在空中打出一片幻影。

    他们只看到一片火红的冲击波骤然从天空中炸起。

    然后四枚光剑倒飞回来,大雷枭身上燃起四朵火花后便很快被雷光吞噬。

    这一击,双方竟然平分秋色!

    人们难以抑制的震撼!

    然而更加震撼的却是阮雄峰。

    因为刚刚作战光幕上的警报声将他从激昂的战斗姿态中惊醒,四朵火花是光剑从离子力场装甲上切割过的痕迹。

    看着能量进度的下降,阮雄峰默然,因为那一瞬间的伤害……竟然已经超过了绞魔蛇的攻击!

    眼神冷冷的注视着对面那台摆出格斗戒备姿态的大雷枭,一抹冷笑从柯青山嘴角勾起。

    “是不是在好奇我的进攻?因为真红武装是这星空下最极致攻击的代名词啊……”

    轰!

    对面的大雷枭瞬间击破音障,如同天空陨落的雷霆直直击向真红武装!

    嗡的一声,距离交战中心最近的战舰上,那些士兵只感觉到脚下一阵巨大的震颤波动出现,几乎难以站立。

    在交战中心,那面红色的巨型光轮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真红武装前方,已经在急速的旋转间化作一道参天的火墙。

    雷光与火焰交织在这一方天地中。

    “竟然差点击穿烈日轮的第二重防御,真不愧是奔雷之斗神啊……阮教官,这次就由你来充当我这台机甲的磨刀石吧!”

    “革命火种生生不息,终将燃遍这世界!”

    眼神无意看了一眼那化作残像向高空突进的黑红身影,柯青山眼中闪过一丝波动。

    然后那柄名为“烈日轮”的巨大光轮一分为二,化作两道弧形手刃出现在双手之上。

    真红武装如同疾风烈光般和大雷枭开始正面撼击。

    来自隐藏势力的极致科技,对决奔雷之斗神!

    “又一台S级巅峰的机甲!这次有没有记录在我们机甲协会的数据库中?”这次连一向淡定的冉家都露出震惊神色。

    “空天型机甲,无需辅助飞行翼,未知引擎,能量奇高的攻击手段,我实在想不出哪一个机甲实验室的制作风格如此极端!”

    被誉为机甲协会智者的奈登摇了摇头,他的大脑已经将数据库迅速的过滤了一遍。

    在他的印象中,完全不存在这台机甲。

    “这…应该是新势力,一个自称革命军的新势力?!?br />
    终于两人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果然有着革命的力量,S级巅峰的机甲,在宇宙中任何一个超级势力中都可以坐镇一方。

    然而偏偏选择了对决星河联邦。

    这种勇气和力量,无论如何都是值得人侧目的。

    而在那嘈杂的天空母舰观众席上,人群则诡异的陷入一片寂静。

    现在他们已经不知道要观看哪一方了,现在他们已经无法理清这天空战场中混乱的关系了。

    他们只知道为什么一个个出现的机体都如此强大!强大到令人叹息……

    “尹帅,你说我们会死么?”哈里看着场中那绚烂的交战画面,问向自己的同伴。

    “应该不会,我目前并未看到这些机甲有攻击平民的意图,如果说谁是疯子,其实那台已经死掉的绞魔蛇机甲机师才是。这台杀生机的所作所为直到此刻表现的依然是一种简简单单的直线关系?!卑酌肓讼刖簿泊鸬?。

    只是他有一点没有想明白,到底那直线关系的另一端是什么?竟然引得这台杀生机在联邦环视之下破界而来。

    “而且,我有一种直觉……我从来不相信一个雄踞宇宙的超级势力在行政星会只有这些力量,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准备,在等着天上的这些机甲?!?br />
    “如果机甲如此容易执行斩首任务,那么代价未免也太低了?!?br />
    不得不说,当恢复世家之子身份的白毛言谈思维竟然如此缜密,在这周围人都在慌乱的时刻,竟然以冷静的态度将一切分析出来。

    听到同伴的话,胖子等人的心思终于略微平复。

    现在,他们已经被卷入了这无法控制的漩涡,但愿一切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吧。

    “你们先呆在这里吧,我去找糯糯?!?br />
    旁边的楚楚,看到纷乱的人群安静后,看向那边戒备森严的特殊席,起身说道。

    “嗯……”

    听到楚楚的话,胖子脸色一暗,他都不敢想象那名爱笑如精灵般的女孩此刻会哭成什么模样,三名最好的伙伴,最重要的那人已经……低头的瞬间滚烫的眼泪滴落,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沐凡,你一定要活着。

    ……

    处于空中的杀生机——修罗,已经成为现在沐凡混乱意识的载体。

    直至此刻,修罗机甲已经再无打扰。

    沐凡恐怖而狰狞的目光中,倒映的全是光幕上那漫天战舰。

    “波动协同,千舰能量簇击!”

    旗舰指挥室内,和刚大校和一名面容威严肩章少将的军官并肩而立。

    在那名少将的点头下,和大校直接下令阻击。

    开弓没有回头箭!

    既然一击没有击杀这台机甲,那么联邦即将做好承受这台机甲反击的准备。

    当联邦正式下定决心时,人们才发现原来这漫天战舰进行齐射的场景如此恐怖。

    舰载武器的大功率和高伤害,而且在数以千计的舰炮覆盖下,几乎刺穿了整片天空。

    如同纷纷扬扬落下的雨丝,一道道光线从高空落下。

    耀星之地的高原上,无数火光炸起。

    这次的区域已经不是之前的19号峡谷了,仅仅第一批范围攻击就快覆盖了整片战场的四分之一。

    杀、杀、杀!

    如同野兽的沐凡口中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

    这一次,甚至连那柔性训练服都被沐凡身上坟起的肌肉撑到最鼓。

    巨大的血管纹理从周身浮起,每一次都随着心脏澎湃的跳动而不断扩张。

    脑海中如同被灌进了成吨成吨的血液,沐凡潜意识中只是感觉自己身边的气息越来越灼热,感觉到他自己越来越愤怒。

    修罗行走于这片星空,无需向任何人低头!

    这就是阿迦修罗传递给他的信念。

    以手中长刀,斩灭一切!

    以无尽杀戮,铸就无上威名。

    轰!

    沐凡的额头太阳穴重重一跳,修罗竟然再次瞬间突破第三重红色音障。

    奥义·往复修罗破界斩!

    刀柄一个奇异的旋转后落在手掌之中。

    修罗右手反握刀柄,在那激荡的空间乱流中,刀鞘如同被一种莫名力量固定在半空。

    然后引擎轰然作响间,整台机体竟是直接拔出……血狱刀!

    不过这次仅仅有淡淡的血色在上面浮动,没有那奥义·万狱空时的恐怖景象,也没有带鞘使用律令疾风斩时的巨大黑芒。

    有的只是一柄修长如血的军刀!

    那淡淡的红芒只是延长了一倍后便不在喷涌。

    这次极细的刀芒离远一些几乎无法发觉。

    当长刀出鞘时,驾驶舱中的作战光幕上,能量开始以每秒0.1%的速度恒定下降。

    轰的一声爆响,红色的气浪炸开,黑色身影贯穿而出。

    修罗拔刀,不见血——

    不归鞘!

    两者相向飞行,沐凡只感觉无数光芒带着巨大的威胁刺向自己。

    可是明明感觉到即将相撞时,却发现身体不由自主的一个侧向踏步。

    这是踩踏空气有如坚石的力场踏击。

    这是一名尸山血海铸就的杀神在用最直接的方式教导他。

    ??!

    一道又一道危险擦着脸颊经过。

    终于再度刺激沐凡的意识提升到一个极其夸张敏感的程度。

    他悬在驾驶舱中的身体诡异的膨胀后又再度扁下,然后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身上弥漫。

    这一刻的沐凡,气息竟恍如那实力始终不曾发觉上限的阮雄峰。

    他的身体素质开始在一种莫名力量的灌注下节节拔高,然后终于在升至顶峰后……

    猛然爆开!

    嗖、嗖、嗖,数千艘舰船的协同攻击,几乎将下方的地面犁平,那一道道光柱有如连成线的雨点骤然急落。

    可是注意这里的人却用肉眼看到了一道红色的气浪竟然逆势上行。

    鬼魅般的身影在这一道道光雨中穿梭突进。

    竟是没有一道光柱袭击到它。

    吾速,击破星河。

    吾刀,斩尽一切!

    带着逆势龙卷气浪冲向高空的修罗猛然抬头,双眼中猩红的目光如此冷漠、噬人!

    人们看到了那黑色与红色交织的身影竟是生生挺进了漫天舰船组成的乌云华盖之中。

    嗖嗖嗖,那道黑色残影在无数联邦战舰之上跳动。

    一艘刚刚发射完准备进行转移的战舰中,有一队士兵正护卫着一名少校向底层甲板跑去。

    然而这时候一道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见,快到所有人都没有觉察到的浅红色光芒闪过。

    这一队人的声音同时凝滞,一道极细的红线在他们的头顶、脚下瞬间出现。

    滋…

    一声轻轻的流水声响起,然后这队士兵和那名少校军官竟是分成了两片向两侧倒落。

    那切口平整光滑的让人难以想象,切面似乎被某种未知的热量灼烧封存住了。

    这道红线不但经过着一艘舰船,更是随着那道跃动的黑色身影,不断显现在其他舰船之中。

    一秒、两秒、三秒。

    冲进战舰群之中的黑色身影如同鱼归大海,那跃动的身姿无人捕捉到,但是人们却诡异的发现。

    黑影所经之处,万物俱寂。

    二十秒之后,一道黑影闪过,猩红的披风终于凝实。

    人们也终于看到那天空之中背对舰队群的“渺小”黑影。

    那黑影竟然再度回归到它先前突进时的位置。

    那黑影手中的血色长刀缓缓归鞘。

    轰轰轰!

    漫天光华炸起,这一刻。

    蓝都星燃起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