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章合一)

    球形闪电以极快的速度打入天空。

    这是大雷枭第一次展现出它的远程攻击能力,一连串的球形闪电将附近的空气都灼烧的几乎扭曲。

    那闪耀着雷霆光泽的电光球以精准的角度切入修罗向天空突进的路线上。

    这是大雷枭第一次主动对魔神机出手了!

    或许直到此时,或许当和大校的话说出之后,阮雄峰才发现自己骨子里还是一名铁和血铸成的军人。

    这个联邦他有再多的不满,但这毕竟是他的祖国。

    所以……

    如果你选择屠杀我的袍泽,那么我必须出手。

    这短短的一瞬,阮雄峰的钢铁意志已经做出了决断。

    然而看台上却是同时一愣,然后有些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幅画面。

    S级巅峰的机甲大雷枭竟然主动对那台魔神机出手了,可是那台魔神机刚刚替他们杀掉了那台绞魔蛇??!

    “大雷枭怎么能出手呢?那不是沐凡的老师吗?”

    胖子难以置信的问道,先前大雷枭出击的时候,他被那豪气万丈的话语所感染,这是为了沐凡报仇而来的机甲!

    可是现在,怎么眨眼间就得本应作为恩人的魔神机出手了呢?

    “首先,他是一名军人?!?br />
    白毛的眼神闪烁着和平时浪荡形象不符的光泽,他的目光注视着那台急速上冲的修罗,带着淡淡的嘲讽说道。

    周围人愕然,然后释然。

    没错,阮雄峰首先是一名军人,这是他最根本的身份。

    “可恶,可是那台机甲为沐凡报仇了,看得我好压抑!”

    胖子重重将拳头擂在面前的护栏上。

    “或许大雷枭只是想阻止那台杀生机对自己的同伴出手,否则应该早就发挥近身格斗的优势冲了上去?!?br />
    白毛看了看最后说道,他这一刻的分析很恰到好处的将阮雄峰此时的心理状态分析出来。

    那个光头男人内心的想法既不想坦白,又无处诉说,却被一名定川学院的新生不经意说出。

    然而,现在双方谁都不知道。

    思维已经彻底狂暴的沐凡,操控着修罗向上狂暴冲去。

    在他的眼中,那些试图将他从这座星球抹去的人……都该死!

    死亡的气息曾经无限接近他,他一次次从死亡的边缘爬回,然后变得更强。

    经历过死亡,才明白生命的可贵。

    更不论此刻已经彻底被潜意识支配的沐凡,生存已经变成了他意识中的绝对第一位。

    此刻任何足以威胁他生命的攻击都将被列为……

    头号目标!

    “嗯???”

    驾驶舱中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沐凡整个人面部红色发紫,那恐怖的肌肉纹理看上去如同地狱最深处归来的杀手。

    “杀!”

    外人根本无法看到那柄带鞘军刀是如何出现在修罗手中的。

    人们只看到那空中无比惊艳的一道黑色刀芒闪过。

    砰砰砰砰!

    带着雷光的礼花在半空中炸开,那几乎化作实质的闪电冲击波从雷球与刀锋间绽开,铺满整个天空。

    这一瞬间,如同两名参天巨人狠狠对撞一击。

    被劈开的闪电球化作一道道电浆,沿着黑色的刀身蔓延,手掌、手臂、躯体……似乎这些电浆要蔓延到驾驶舱内将里面的机师彻底击杀。

    然而这些雷光却没有直接蔓延进胸口当中,而是沿着肩膀继续向后传递。

    雷光交替涌入那化作星辰如雾的红色披风中,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

    猩红色的披风末端肉眼可见的泛起一阵紫色的雷光,随后便真正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颜色变浅的披风末端。

    那恐怖的雷霆竟然被这神奇而诡异的披风彻底中和。

    这一击最终没有达成目标,不过却奇迹般的让那台修罗机甲停了下来。

    人们看到那台带起一道道残影的黑色机甲,在这一刻突然停在半空,血红色的双目低头,看向下方那周身雷光环绕的巨大机甲。

    沐凡那疯狂如野兽的眼神中,露出凶残而狂暴的目光。

    “挡我者——死!”

    长刀猛地甩到身前,挂着暗红色刀鞘的前端直直对着那台大雷枭。

    大雷枭当中的阮雄峰,那狰狞的面部也露出一丝释然,随后便是和强者交战的那种谨慎和狂热。

    “终于把你逼停了,这么想打吗?那就和我阮雄峰来打吧!”

    光头男人的声音在驾驶舱内回响,那是他的自言自语。

    他阮雄峰,可是驾驶着大雷枭能够硬撼SS级夜魔鸟的存在,这次他将再次对战另一台魔神机!

    随着阮雄峰双拳缓缓一个后拉,这台华丽而恐怖的机甲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不过那异象却仿佛天地之间的雷霆被两只巨手分开,那刺眼的光芒让注视这里的人几乎睁不开眼。

    枭雷连击——起手式!

    四肢上的等离子发生器同时亮起至最高功率。

    大雷枭以一种决然的姿态开启了进攻姿势,人们屏住呼吸。

    反观那台黑色的修罗机甲,体型严重不对称,却没有人敢小巧它半分。

    身高仅仅六米多的机甲,却举着擎天巨刃将那不可一世的巨型绞魔蛇切成一块块碎片。

    这是一台力量严重超出体型的机甲杀神!

    现在这名杀神已经彻底被激怒,意识已经重归于混沌的沐凡,心底要把阻挡他复仇的敌人全部劈碎!

    修罗背后四台引擎下一瞬轰然作响。

    空中大战此时一触即发,这台莫名而来的机甲的魔神之姿已经深深烙印在无数现场观众心里。

    “这才是真正的机甲!”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这样的感慨,引得旁边人纷纷点头。

    没错,此生如果有机会驾驶一次这种站在宇宙巅峰的机甲,也不枉此生了。

    然而,就在大雷枭已经腾空而起,那已经彻底暴走的沐凡正准备反向冲击时,谁也没有料到的一幕发生了。

    轰!

    这次的声音轰然而气势磅礴,那些还站在地面上的机甲甚至都感到脚下一颤。

    已经和武平汇合,成功逃出大赛区的南之国业少东家——麦卡,在原晶武士机甲中都感受到了那从地底传来的巨大震颤。

    因为那巨大的震颤就是从他身后传来的,看着那仪表上骤然亮起的红色警示灯,他脸色大变。

    “不好!”

    轰隆隆~

    低沉而有力,这一刻如同山崩地裂。

    然而,当他看到那场中突然喷起高达数百米的岩浆后,不单单是他,观众席上的所有人集体失声。

    真的山崩了!

    数百米的岩浆直接炸向天空。

    无数尘雾向着更高空扩散开来,瞬间那广袤的地面就被这些烟尘所笼盖。

    只剩下那大地向着天空发出的怒火。

    “火山喷发了!”

    监控室内的人也没有想到,耀星之地的火山竟然在此刻喷发了。

    然而没有人想到的是,那火山喷出数百米的岩浆竟然没有四下扩散,而是向着一个斜斜的方向直接冲上高空。

    那个位置……

    正是大雷枭冲刺的路线之上。

    越到高处,那岩浆便越来越少,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通红通红的颜色。

    然而正当人们还在为这天地之威震撼时,那似乎已经到喷发尽头的岩浆都已经开始出现下落迹象时……

    轰!

    一道璀璨的红色流光从这流动的熔岩中竟是脱体而出。

    一枚硕大的红色光轮竟是彻底脱离岩浆,继续向着更高处飞去。

    下一秒,大雷枭的华丽身影和那红色光轮真正相交。

    红光闪烁间,大雷枭双拳连发。

    砰砰砰!

    无数光拳凌空炸开。

    雷电光影中的大雷枭竟是直接退出那急速状态,原本袭向修罗的招式尽数向着那道巨大光轮打去。

    嗡的一声震颤。

    这声音透过机甲几乎传入了灵魂。

    那道遭受重击后的红色光轮终于彻底停止前进,转而悬在半空。

    当然这红色光轮的外形也真正落入监控室那些人的眼中。

    那是一枚直径超过十米的巨大空心轮,金属的轮刃上雕刻着无数繁密的花纹,同时还燃烧着熊熊烈焰,时不时有液态的岩浆从上面滴落。

    现在这枚红色的空心轮正静静悬在大雷枭面前。

    刚刚大雷枭的枭雷连击似乎只是将那空心轮当中的岩浆击破。

    嗯?

    突然的变故让修罗身影停滞,因为那熊熊的火焰遮挡住了修罗的视线,自然也就遮挡住了沐凡的视线。

    “快点给我查,这突然出现的光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军官突然冲着身边的士兵喊道,那名士兵连忙答是,低头在控制台忙碌起来。

    不过接下来天空响起的声音,比查到的资料更直接。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响起在天空之中,伴随着刚刚火山喷发的轰隆隆,让人们几乎是刹那间就想到了先前刚刚被斩掉的安杜马里。

    “安杜马里又回来了?”

    “刚刚不是死了吗!”

    观众台上瞬间再度慌乱起来。

    他们想活着回去,他们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不对,这不是安杜马里,这名机师的声音听上去,要比安杜马里年轻!”

    驾驶舱中的光头男人突然说道。

    这不但是给自己说的,也是给军区参谋部那些人说的。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那道燃烧着火焰的红色光轮依然静静悬浮,并且在规律性的自旋。

    除此之外,只有下方那依旧怒吼不熄的火山还在咆哮。

    “阮雄峰啊,阮雄峰~~~”

    突然又一阵让天空动荡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如此指名道姓,却莫名的让人心里一惊。

    这声音是……

    从地下传来的!

    轰!

    又一声火山喷发的怒吼,这次真正响彻了整个天地。

    这次的岩浆向着天空席卷而去,原本就被温压弹和绝望天华点燃的天空此刻变得异常绚烂。

    真正变成了火焰的海洋。

    岩浆渐渐退去,露出那通红如烈日、红的如此纯粹热烈的头部装甲。

    依旧通体透红的肩甲、肘刺、胸甲、战裙、腿甲……

    岩浆彻底从上面剥落,一台通体烈红高达三十米的巨大机甲浮现于空中。

    嗡的一声,那先前阻挡住大雷枭进攻的光轮旋转着回归于身后,静静悬浮。

    唰唰唰唰!

    四声响起,四枚修长的红色光矛两两成对浮于光轮两侧。

    一道流光在机甲周身闪耀,那声音的主人终于彻底现身,然后那没有说完的话继续在空中响起,丝毫没有在意对方那台机甲的身份和其中机师的身份。

    “阮雄峰……亏我之前高看你一眼。呵呵,一代兵王,竟然总是被联邦牵着鼻子走。你瞪大眼睛看看,这是替你那所谓徒弟报仇的机甲,现在你要亲手去终结,你的良心难安吗?你的心灵受到谴责了吗?”

    “阮雄峰,这充斥着腐朽气息的联邦军部,还值得你用命去效力吗!”

    震撼的声音,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字字诛心!

    这冰冷毫不掩饰的声音,将联邦军部那一层遮羞布直接撕了下来,也将阮雄峰那不堪一击的理由彻底击穿。

    红色机甲右手高高扬起,然后重重压下,指着对面的大雷枭。

    冰冷的声音依然在延续:“我早就对这腐朽而贪婪的联邦政府、军队失望透顶了,今天我终于看到一名毫不在乎的反抗者,那我怎么能允许你将这给无数人类带来希望的火种给扼杀掉呢?当然,也没准是对方将你扼杀,哈哈哈哈!”

    听到那大逆不道的话,阮雄峰脸上勃然变色。

    “你他娘的是谁!老子想做什么需要你来管?”鼻孔撑开,驾驶舱中的光头男人每吐出一口气都夹杂着灼热的气息。

    那是这名光头男人被激怒的表现。

    “我是谁?呵呵,呵呵呵……我是想要掀开这个国度黑幕的希望火种??!我是那一小批不断追寻光明的求知者,我是那仅仅想改变这个腐朽旧世界的革命者。所以,大雷枭,我不会允许你去阻挡那想要冲破这黑暗世界的希望!”

    “现在,请见识下我的机体吧!”

    声音中先是肆意的笑,然后变成低沉的压抑,最后变成一股昂扬的战意。

    那声音如此具有感染力,以至于下方无数观众脸上都变成了一股震撼的惊惧。

    因为这人,似乎将他们平常抱怨的话真正说了出来。

    联邦已经太平多少年了?

    今天竟然要在蓝都星出现叛军了吗?

    一股夹杂着丝丝灼热的冷意在人们心中泛起。

    “来见证这革命的一幕吧——真红武装!”

    璀璨如烈日的光华从背后光轮绽放,这一刻名为“真红武装”的巨大机甲,宛如恒星中走出的末日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