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你???

    当大雷枭的目光望向绞魔蛇身后那骤然升空的黑色身影,阮雄峰猛地瞪大眼睛!

    这世上能让这个光头男人震惊的事情没有几件。

    可是,当初在紫翠星和拉耶来族作战对战时,碰到的那台黑色机甲却如同刀削石刻般印在脑海中。

    那他娘的可是直接一刀斩破古神崇拜祭坛?;ふ值拇嬖诎?,最后更恐怖的是那台机甲竟然直接将即将闭合的破界门重新切开……

    那与体型严重不相符的澎湃力量,那身形如鬼魅根本无法被感知的行踪,几乎作为是拉耶来族的天敌一般的存在。

    那可是……未知四魔神之一的机甲!

    他娘的,老子这是在为徒弟报仇,你来凑什么热闹!

    这次就算你是十二魔神机,只要敢维护那台绞魔蛇,老子也会跟你们拼了。

    牙齿咬的咯吱作响,阮雄峰的胸口开始有节奏的起起伏伏,恐怖的气流进出声从体内响起。

    “娘的,沆瀣一气的玩意,有种来啊,一对二!怕你老子不是阮雄峰!”

    阮大光头的怒吼声恍如雷霆在空中炸起。

    这声音,场外那无数的观众自然是听不到了,不过天空母舰上的人却愕然的看着下方。

    怎么回事,这刚刚出现的机甲竟然又是一台所罗门机甲?

    大雷枭要1V2了???

    “草,机甲协会你们的机体呢,对面都上两台机甲了,还不支援?吗的那些飞船都是看戏的吗!”

    “你爹我丢你个象拔蚌哦,不要逼脸??!”

    观众席上骂骂咧咧一片,他们在质问那些“旁观”模式的战舰。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如果不让大雷枭先给对方造成重创,那些舰船恐怕根本无法阻拦那无??裳暗哪ё偕哂?!

    然而和那些骂骂咧咧的人不同,在观众席上,白毛等人的席位,竟然呈现出两种神色……

    白毛眼神恐怖的吓人,身形直立死死盯着下方,在他身边李小希和楚楚两人脸上也都露出了悲痛欲绝的神色,泪痕犹自挂在脸上。

    他们没有白毛那临危不乱的风度,他们只是接受不了好友死在自己面前。

    当看到那台黑色机体冲破黑色烟云升入天空时,李小希死死咬着嘴唇,悲愤的说道:“来一台还不行,还要来两台,是想把我们都留在这里么?”

    “该死……”

    冰冷的声音从尹帅齿缝中说出,现在他狰狞的面容在那白色的头发衬托之下更显得恐怖!

    这时候,却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身边小胖子的脸色。

    小胖子左侧是那面色狰狞可怖的白毛,右侧是那犹自把象拔蚌挂在嘴边的黑衣胖子。

    他的脸上那些悲伤和愤恨直接凝固,然后变成一种说不出的震撼!

    这熟悉的猩红披风,这熟悉的黑色外型,为什么和当初在洛伽星……在紫翠星看到的……

    如出一辙!

    终于当那台机体骤然停下立于空中后,那熟悉的外型立于面前时,胖子的眼球上遍布血丝。

    没错,就是那台恐怖的机甲!

    那台冥冥中多次拯救过他性命的机甲。

    “它……绝对不可能来自所罗门!”

    终于这句话从胖子口中缓缓说出,当这句话说出后身边数名观众同时看向哈里。

    不是所罗门,为什么如此肯定?!

    观看台上,那名心若死灰的少女此刻眼中亦如胖子的眼神一般。

    那其中是震撼、不可思议,以及心中那无法按压的……期待!

    是你吗,救世主?

    【黑色救世主】,这就是拯救紫翠星的那台机甲,在私下里人们送给它的称号。

    王糯糯正是那些心怀感激的人之一。

    当初那神威天降一般的黑色机甲,轻飘飘撕开那澎湃兽潮的一幕,始终牢记在心。

    娇躯忍不住的颤抖,手臂在不受控制的抽动。

    这精灵一般的少女用力抹掉自己滚烫的泪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下方。

    救世主,我求求你……

    为沐凡报仇!

    台上尽显人间千奇百态,而在那遍布蒸腾烈焰的空中,S级巅峰的绞魔蛇身躯缓缓回转。

    听到阮雄峰的声音后,安杜马里突然一愣,然后一声冷笑从金属面具后发出。

    呵呵,没想到如此充满运气的一天也能被我安杜马里赶上。

    看样子不是联邦的机甲,无论是出场还是这破烂一般的外壳。

    “哈哈哈,原来不是你的朋友啊,多谢提醒,阮疯子!”

    肆意的嘲笑声响彻天空,安杜马里只感觉现在的心情好极了。

    看样子是友非敌,不过这么破的一台机甲能做什么,还这么???

    当黑色的修罗机缓缓立于空中后,安杜马里目中不屑神色一闪而过。

    这台体型不足绞魔蛇三分之一的机甲能做什么?

    就这么飞上来也不怕一会的战斗波及到它?

    真是无知者无畏,它知道这是何种层次的战斗吗?

    不过既然找死,那就随意好了。

    安杜马里淡然的目光从光幕上移过。

    绞魔蛇在发出那震天的笑声之后小距离撤退一段,手中的大王蛇矛指向那腾空而立的黑色修罗。

    “怎么,这位朋友,也想蹚这趟浑水么?”

    雄浑的声音没有半点将联邦和机甲协会放在心上的意思,在说完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这种机甲过来确定不是来找死的么?这么小的机体不说,你的武器呢,难道是手里的那把刀?哈哈哈哈~~~”

    安杜马里在哈哈大笑,然而在远方黑白银翼这两台机甲当中的机师却同时陷入沉默。

    “冉家,四引擎模组分配在十米以下机体上的机甲你见过几个?”

    “没有?!?br />
    “所以……”

    “静观其变?!?br />
    两台原本准备出击进行牵制的S级机甲再度沉寂,场中的三方对立局面,在搞明白形式之前,他们不会贸然出击。

    那台沉默的小型机甲到底是哪里来的?为何如此破旧还断了一条胳膊。

    然而就当人们目光有些发呆的看着这台破旧机甲时,却没想到这台黑色机甲的右手搭在刀柄上,然后轻轻抬起。

    相距两公里,刀柄尖端遥遥指着对面那台高达三十米的大型机甲。

    黑色的头颅上,那两道如同火焰般的血色目光漠然注视,艰涩的声音清晰的传遍这一片天空,那声音中的语气让人们背后汗毛瞬时炸起,冰冷、毫无生机。

    “……所……罗……门”

    在驾驶舱中,沐凡的双目已然睁开,不过那血色的双目却是空洞、漠然。

    这一刻的沐凡再度进入那恍如半梦半醒一般的世界中。

    而这个声音,确切的说……是机甲修罗的意识!

    当这一声响起时,那些注视这里的人同时愣住。

    什么,这台机甲竟然冲着那台绞魔蛇去的?

    阮雄峰原本已经做好了以一敌二的准备,但是听到这一声之后,突然愣住。

    这稀奇古怪的机甲竟然不是来针对自己的,而是那台绞魔蛇?

    “这位朋友,看样子这里是不是没有我老阮什么事了?”

    大雷枭不动声色的后撤两步之后,同时做出一个语言和动作上的试探。

    只要对方动作出现一丝一毫的变化,那么他将立刻做出应对。

    然而猩红色的披风依然在背后张扬,这台身高仅仅六米的残破机甲依然单手举刀对着绞魔蛇。

    对旁边大雷枭发出的声音毫不理会,甚至连头都没有动一动。

    “看样子我估计错了,安杜马里,这好像是针对你来的?竟然有人和老子抢对手,可以?!比钚鄯暹踹醯睦湫χ?,目光开始重新放到绞魔蛇身上。

    “哼,无名之辈……”

    安杜马里发出一声冷哼,“你是来找死的?”

    在听到暗黄色机甲内发出的回答之后,一股狂暴的嗜血杀意缓缓从黑色机甲身上浮起。

    “……杀!”

    “哈哈哈哈,这简直是我安杜马里纵横星际几十年听过的最大笑话。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句话!你先把你那机甲残废胳膊修好再说吧?!?br />
    金属面具后那怒极反笑的声音冷然响起,绞魔蛇手中的大王蛇矛轻轻一转,两条金属蟒蛇同时脱离缠绕状态。

    暗黄色的光焰开始在躯体闪烁。

    当黑色的机甲听到安杜马里的话后,尤其是那最后一句,眼中的血色光焰剧烈跳动了一下,仿佛有什么刺激到它一般,然后整部机甲竟然燃起熊熊火焰。

    而就在这时,监控室中的李神,双目中猛地有精光爆出:“好机会,百三七舰磁能阵列炮——覆盖齐射!”

    在高空之中,那原本安静悬浮的舰队中,突然有一处发出刺目的蓝色光芒。

    然后这水蓝色的上百道光柱轰然从高空落下。

    那是第四坐标区的一百三十七艘6级战斗巡洋舰,在修罗机甲出现后,隐隐开始防备两侧攻击的绞魔蛇终于出现一丝防御漏洞。

    就在刚刚大雷枭已经恰好脱离的覆盖射击范围。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李神瞬间把握住,下达了开火命令。

    磁能阵列炮的蓄能已经达到了2分钟,只要命中一炮,那么机甲的机动性将大幅衰减。

    只要命中一炮,他李神就是联邦的英雄。

    感谢你,新出现的诱饵。

    李神目光灼灼看着那台黑色机甲,脸上露出一种计谋得逞的快感。

    他才不管你是什么机甲,没有经过联邦的允许出现在蓝都星,那么将你击落也无半点差错。

    所以,你就给我陪着那台绞魔蛇一起下地狱吧!

    修罗驾驶舱中那如同野兽般在呼吸的少年沐凡,猛然抬头看向一处高空。

    “死??!”

    那凶暴的嘶吼从喉咙中瞬间发出。

    水蓝色的光柱瞬间席卷而下,人们看到无论是那渺小的黑色身影,还是那体型庞大的暗黄色机甲,几乎瞬间就被水蓝色光柱所吞噬。

    光柱去势不减的轰中大地,甚至在那一刻将下方的黑云轰出无数孔洞。

    “够阴险的联邦军方,不过我喜欢!这才是个像模像样的对手!”安杜马里邪异的笑声传出。

    在涌动的水蓝色光柱外侧,一道暗黄色身影缓缓从空气中浮现,由虚凝实。

    竟然毫发无伤!

    观众席上一片哑然,刚刚那瞬间的攻击如此之外,那台暗黄色的机甲是如何躲避的呢?

    嗯?

    就在这时,那数百道水蓝光柱颜色由深变浅,直直消散之时。

    一道被无数红色尘雾包裹的身影静静立于其中。

    裹在身前的披风随意的摆动了一下变重新化为背后狰狞的红色。

    在沐凡眼前的作战光幕上,代表能量的进度仅仅下降了0.2%!

    那台黑色机甲……竟、竟然硬抗了下来?

    修罗的头部猛然扬起!

    双目中跃动的血焰死死看着天空那发出怒吼的舰队。

    “这是什么意思?又看向联邦舰队了,特么的这台机甲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两边都不认识,明明要干所罗门了,现在被联邦干了一炮难道还要干回去?”

    一名紧张的观众实在受不了这种难受的气氛了,自己生命在别人手中的感觉真的不太美好。

    他焦急的内心需要分赛注意力。

    然而这一幕却让他更加心急。

    “百四一舰队,光束能量炮准备,目标——黑色机甲?!?br />
    “百六二舰队,束缚力场炮准备,目标——绞魔蛇?!?br />
    李神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既然开火了,那么就不会再犹豫了,两位不请自来的贵客,请好好品尝联邦的招待吧!

    一百四十一艘小型炮舰同时将能量炮口对准下方,开始进行急速蓄能。

    然而当来自地狱的战鬼修罗,第一次认真起来时,李神的喉咙如同被扼住喉咙的公鸡,喔喔叫不出声来。

    已经彻底进入原始本能与潜意识控制状态的沐凡,如同一只最为凶厉最为敏感的人形野兽。

    他的心中此刻感受到那奔腾不息、澎湃不止的能量浪潮,那股灼热将他的血液燃烧至沸腾。

    他血色的视界中,敌人只有那台暗黄色机甲。

    可是,在这个目标之前,却有一个前提——

    “今日,挡我者……死!”

    那如同野兽般的怒吼声响彻整片天空。

    修罗猛地将暗红刀鞘掠至身侧,背后四台引擎轰然作响。

    四道长度近乎达到五米的超长能量光柱喷出!

    轰!

    白色气浪炸起。

    轰!

    气浪变为浅红。

    轰!

    一道超长的红色气浪直接将身后空气尽数点燃。

    奥义——修罗破界闪!

    在一旁安杜马里和阮雄峰震撼而愕然的眼神中,那道轰出三次音爆的血色流星,直直冲向高空舰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