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骤然腾起的焰火,是最为纯粹与最为极致的红色。

    炙热的空气开始扭曲,脚下大地开始熔化。

    然而在所有的雷达中,那被弄弄的烟云与火焰笼罩的下方,空无一物。

    根本没人能够看到此时黑色浓云下方的这台机甲。

    在沐凡意识的最深处,当那漫天火焰燃起时,从灵魂到身躯,从大脑深处到全身肌肉,传来无比巨大的痛楚。

    如同撕裂身躯的剧痛,让他的意识开始渐渐从混沌中脱离。

    然而当意识缓慢恢复一丝丝清醒时,那双眼睛却一直没有睁开。

    所以他自然不知道金属软管中有无数灼热滚烫的液体正在源源不断向他的体内输送。

    受创的细胞贪婪的吸收着那一切,内部的暗伤竟然开始这样一点点的自动修复。

    吭!

    鼻腔中突然发出一声忍受剧痛的冷哼,然后片刻之后那不断挣扎的身躯渐渐归附平静。

    一股冰冷的可怕的气息开始从少年身上浮起。

    身躯静静悬在驾驶舱党中,黑色的碎发下,那双眸子紧闭低垂,然后一声轻声的呢喃响起,那声音杀机遍布、冰冷刺骨:

    “……所罗门?!?br />
    少年那紧闭双目低垂的头颅猛然抬起,面上是那最为极致的冰冷、漠然。

    也正是此时,黑色机甲那遍布斑驳伤痕的头颅缓缓抬起,看向天空,背后的猩红披风无风自动。

    沐凡他这次做了一个浅浅的梦,一会是梦境,一会是现实,在他的梦境中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豪迈的人,每个人都哈哈大笑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每人都是不修边幅的模样,甚至以领头的那名男人为最。

    脸上洋溢着永远是那最纯粹的笑容,那是对生活的信心和无穷的乐观。

    他们穿着简朴而破旧的衣服,他们生活艰贫,他们每天都会去捕猎,来填饱那永远填不满的肚子。

    他们生存的那颗星球……荒芜、沉寂、冰冷和炎热交织。

    那里弥漫着岩浆的硫磺气息,那里也生存着无数恐怖的星兽。

    然而,这些人世世代代居住在那里。

    他们不断猎杀一个又一个强大的猎物,他们依靠的仅仅是自己身那强大的**!

    他们顽强的在这恶劣的星球上扎下根。

    他们似乎是希望和乐观的代名词。

    然而当黑夜笼罩,无数阴影绰绰开始出现在这星球上时。

    这些勤劳而勇敢的族人竟然在刹那间变成最为狂暴和死寂的战士。

    他们生而有梦想……

    他们追逐自然和生命……

    他们无所畏惧、悍不畏死……

    他们是这世界上……

    最为勇敢、最为疯狂、也最为可怕的……

    人形凶兽!

    他们是被这个世界遗忘的种族,他们是来自地狱的战鬼,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他们叫做……

    修罗。

    而现在,沐凡感觉自己化作了那无数强大战士中的一员,他们的信念、他们的斗志,这一刻皆涌入灵魂。

    那些强大的战士似乎在操控着他的身体,告诉他真正的战士是什么样子,在为他准备特别的成人礼。

    “最凶残的野兽……从来不就是……我么,呵呵……”

    少年的冰冷的面容上开始发出冰冷的轻轻笑声,然后这笑声一点点变大,直至最后,变成那森寒而肆意的大笑:

    “呵呵……哈哈哈哈哈!”

    少年那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眼中瞳色如血,那是两朵在熊熊燃烧的烈焰。

    那陌生而恐怖的气息,冰冷、不带一丝生机!

    这一刻,哪怕是最亲近的王糯糯也绝对不敢相信这就是他认识的那温暖和煦的沐凡。

    这一刻的沐凡,眼中流露的只是一种泯灭一切生机的漠然,甚至这种漠然包括了对自身那虚弱至极的身躯。

    “复仇……阻拦者……”每一个说出,整个驾驶舱内的温度似乎都下降几分。

    终于到最后,少年彻底面无表情的说出那三个字——

    “杀无赦!”

    他的信念,在这一刻变为机甲修罗的最高支配体,而这种几乎要杀到世界尽头的锋锐意志,变为了这部机甲最为狂暴的催化剂。

    意识最深处的沐凡安静下来,他静静看着那强大的武士,在指挥着自己的身体,面向千军万马。

    星空之下,吾志所向,一往无前!

    最后那杀气凛然的四个字,一字字从脑海最深处闪过。

    轻轻舞动的猩红披风骤然扬起,背后四道血色引擎光焰猛然亮起。

    身高仅仅六米多的修罗机甲,竟有如尸山血海中归来的最后一人,带着万物皆亡的吞天杀气!

    眼中红芒闪烁,右手收在胸前,掌心中竟是有无数血芒亮起。

    在驾驶舱中,沐凡那无神的双目前方,光幕上数十处红色光标亮起。

    同时在这些亮起的光标外围竟然同时出现数十处虚框猛然缩??!

    这些光标竟是被瞬间同时锁定,它要干什么?

    手掌中那血芒越来越亮,只见修罗将右手向回轻轻一折,然后猛然……向上甩出!

    嗖嗖嗖嗖!

    无数血芒从掌心中向上激射而出。

    这漫天的血芒刺入那浓云之中便消失不见,只剩下那台黑色的机甲静静立于下方。

    修罗令——绝望天华!

    ……

    天空母舰上的人还在紧张的注视着场中央情况,他们看到的是停止交手的大雷枭和绞魔蛇。

    然后片刻之后,他们又看到了那陨石空降后的地面,已然化作一片火海。

    直到这时,两台S+级机甲依然处于对峙状态,没有重新交手。

    那边的绞魔蛇在看到脚下的情况后,安杜马里不屑的冷哼一声。

    一枚坠击的陨石而已,就算不是陨石,那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物体的体积直径不会超过6米,哪怕是台机甲,这种体型也决定了它的地位。

    S级以上的机甲体型绝对不会出现超小化,因为那样的机甲根本不可能承载更多更强的科技,也根本不符合未来空间作战的特点。

    “怎么,还打不打?如果不打的话,我就回去了……呵,这帮土鸡瓦狗也想拦住我?”

    安杜马里雄厚的声音响起,他只是单单说给对面的大雷枭听的。

    还没有打尽兴,既然大雷枭没有再战的意图,他也没什么意思在这等候了。

    阮雄峰听到安杜马里的话,额头的青筋再度浮起。

    “老子说过,今天要活撕了你!你真他娘的以为老子是怕你了?”

    大雷枭双臂再度亮起雷电光泽,直接在空中摆出一个进攻姿态。

    这时,在远方观战的冉家和奈登似乎同时接到了什么命令。

    两人在驾驶舱的共联光幕中对视一眼。

    “好机会,现在是牵制绞魔蛇的绝好时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