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出一条红色瀑流的“陨星”从天而降,那炽烈的气息撕裂一切阻碍。

    在顶端那血色的双目,此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下方山洞中那最深处的少年。

    修罗……是你么?

    这虚弱却清晰的话,同时在坑底和驾驶舱内响起。

    当这一声响起时,坠落速度再度加快,如同一道巨大的血箭划破长空!

    黑色的手掌微微弯曲,四枚血色光镖陡然出现于手中。

    在那赤炎“陨星”即将坠向大地的时候,修罗手臂轻轻甩出,四枚血色光标脱体而出。

    那有着下坠速度加成的、极度细小的光镖甚至根本没有人发现。

    嗖嗖嗖嗖!

    四枚光镖直接没入峡谷岩壁之中。

    修罗令——守卫!

    呢喃出那一句话的沐凡意识再度被无尽的黑暗和漫天席卷而来的烈火所覆盖。

    他不知道,有四枚忽明忽暗闪烁的血色光镖此时已经化作一个阵列将他守护在其中。

    当那四枚光标彻底没入大地时,无数璀璨的光华亮起。

    而就在这时,情感逻辑已经出现无数混乱错误的黑突然扫除了那自暴自弃的状态,将那些错误瞬间修复。

    它不断呼唤的声音也在沐凡耳中停止。

    一切都只是因为从沐凡口中说出的那句话……

    修罗?修罗!

    这个词语甚至都足以让黑这个智能生命出现刹那的停顿。

    那台气势凛然、杀心四溢几乎可以毁天灭地的自主意识机甲?

    那台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甚至可以完美屏蔽自己入侵的绝强机甲?

    那台和沐凡血脉相连,甚至可以进行跨越维度沟通的神秘机甲!

    现在……

    它回来了?

    亦如当初在洛伽星的那一幕。

    虚拟空间中的那枚狂乱飞舞的金属球彻底安静下来。

    黑喃喃的自语也在虚拟空间中响起,此刻没有了那幽暗当中的莫翰达,黑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也格外孤寂。

    但是那语气当中却带着无尽的希冀!

    “修罗,虽然本大人很不喜欢你,但是这次……拜托你了?!?br />
    四枚深深没入岩石之中的血色光镖上方骤然有一道淡淡的光幕浮现……

    一道勾勒出恰到好处弧度的淡红色光幕把极殊兵的驾驶舱彻底包裹住。

    那忽明忽暗的光泽,有如具有生命般的呼吸。

    也就在这时,速度超过三十马赫的“血色流星”也终将临近大地。

    远方还在观望的机甲在这一刻再度向外撤离!

    真正陨石轰击地面的威力,谁也不敢尝试。

    谁也不想去体验这陨石的冲击波范围是否会波及到自己。

    天地间在这一刻,焦点只有空中的那枚血红色的流星。

    黑色的手掌重新搭载刀柄之上,背后的四处引擎依旧在奔腾咆哮,毫无停止的意图。

    这名沧桑如亘古武士般的黑色机甲,

    它诞生的意义只有两个,守护和杀戮!

    自它出生时,被赋予的名字就是以那一族当中那至高无上的名讳。

    它具备着这宇宙中独一无二的自主意识,它是族中历代最荣耀战士……血与信念的集合体。

    它从尸山血海中来,终将回归那无尽死亡之地。

    它所经之地,大地燃烧,星球崩裂。

    血狱刀所向之处,万物皆亡。

    “吾名……阿迦修罗!”

    低沉、干涩却遍布杀机的声音在这一刻……

    竟然如同晨钟暮鼓,清晰的回荡在心间,刹时传遍整片天空!

    那无数关注场内战况的人,不论普通观众,还是专业的机师、观察员,他们无不愣住。

    这突兀的声音就这样毫无先兆的出现在耳畔。

    甚至连天空之中的阮雄峰、安杜马里、冉家、奈登……

    他们都清晰的听到了这一声沧桑的话语。

    那声音,仿佛经历过一个甚至数个世纪的古老武士,在向无数人发出它自己的声音。

    那声音冰冷、漠然,又好像仅仅在宣告自己的名讳。

    “这是……谁的声音?”

    “雷达呢?声音源从哪里?”

    “怎么突然有男人的声音响起,这是什么情况!”

    天空母舰上的观众以及网络上的那无数观众,同时愣住。

    因为到现在,就连主持人都已经彻底呆住。

    这莫名的声音,根本没有半点迹象,如此突兀的出现。

    但是,这声音,仅仅听上去,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到底是谁在说话?

    两大势力的监控室内,瞬间陷入忙碌之中。

    然而在联邦军部的监控室内,作战部上校李神,却双手青筋暴起,死死扣住面前的钢铁平台。

    身边耳畔是那些忙碌的脚步声和控制台键盘敲击的声音,他们都在查询这声音的来源。

    可是李神的目光却死死盯着那天空之中的血色流星。

    一种冥冥中的直觉在告诉他,那声音的来源正是那里!

    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流星”,而是一台机甲??!

    “阮团长,小心那道血色流星,那是……新的机体,破界门等级……五级?!?br />
    终于联邦的荣耀胜过了个人的私心,身为监控室的最高指挥,李神选择了和阮雄峰通报这一消息。

    说完这句话,心中仿佛有什么石头终于放下,李神的身子重重撑在控制台上。

    毕竟,这不知敌友的机甲加入,对战况发展究竟如何,谁也无法保证。

    甚至先前制定好的作战计划也被打乱。

    从现在开始,大雷枭机师的自主选择将变为主导地位。

    “你他娘的说什么?”

    在驾驶舱中的阮雄峰突然一愣,竟然是李神的声音。

    然而李神却没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

    轰!

    那璀璨的“流星”终于彻底击中大地。

    从高空俯瞰下去,大地在这一刻直径超过千米的范围内竟是同时一陷。

    然后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痕瞬间浮起!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不足半秒之内,再然后这些裂痕中竟是有无数熊熊的烈焰喷吐而出。

    黑色的烟尘和高高扬起的烈焰将19号峡谷彻底吞噬。

    狂暴的冲击波如同核弹爆炸时那一瞬静止后的瞬间勃发。

    轰轰轰!

    挟裹着火焰的冲击波肆无忌惮的在向四周倾泻,在冲击波扩散的道路上,一切障碍皆被扫平!

    巨石、岩壁、山丘……

    这狂暴的冲击波在摧毁着它所遇到的一切。

    先前被绞魔蛇击出的巨大侧方陨坑也没能多支撑一秒。

    厚厚的岩壁被瞬间撕裂,陷在岩壁之上的极殊兵残骸也随着那些岩石一同向外扩散出去。

    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那片腾起的黑红色烟云就覆盖了整个东南方的赛场。

    这一刻,不少位于东南赛场的监视仪器都被毫不留情的摧毁。

    正在直播的网络上有近半画面变为一片漆黑,那是传感器彻底断开的标志。

    然而……

    那烈焰和岩石变成的黑红色风暴掠过时,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竟然有一道微弱而黯淡的红色光幕在最下方静静闪耀。

    那道仿佛具有生命般的光幕,正在默默守护着它想要守护的事物。

    巨大的陨坑最深处,那里是熊熊火焰燃烧最为明亮也最为炽烈的地带。

    就在这火焰当中,在腾起的黑云笼罩之下,有一面猩红色的披风高高扬起……

    那是一道半跪于地的黑色身影。

    左臂尽失,右手握着一柄暗红色的连鞘军刀反手撑在身前。

    黑色的外壳上,先前那遍布的斑驳血迹,随着这些熊熊火焰竟然开始燃烧起来。

    片刻之后便彻底消散在炙热的空气之中。

    黑色的机甲外壳却没有半分被烧红的迹象,甚至连身后那莫名的猩红披风都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光雾腾起、卷动,闪烁、熄灭、凝实。

    这鲜活的披风在随着火焰起舞。

    身躯上污垢尽除,那斑驳的一身伤痕也真正毫无保留的显现出来。

    遍布躯壳的弹坑、刀痕,破败的装甲……

    这宛如从战场上浴血百战九死一生回归的武士。

    这黑色而“渺小”的身躯一点点起身,双目之中跳动的血色火焰看向不远处那忽明忽暗的光幕。

    一脚踏出,猩红的披风卷动时扬起的残影还留在空中,整台机体竟是扭曲后缓缓消失。

    这是极快速度之下引起的残像。

    这边消失的瞬间,在另一侧一道身影则是瞬间凝实。

    黑色的机甲站在那已经被挤压过半的金属球前。

    机甲双目中的火焰竟然变成那种最为深沉、最为纯粹极致的红色!

    手中军刀斜挎于身侧,右臂手铠中的五道爪刃突然弹出,然后猛地一挥。

    这球形的驾驶舱被瞬间切开一半。

    然后这台黑色的机甲仿佛在抓取什么珍贵物品一般,小心翼翼的将手掌伸入其中。

    手掌轻轻撑开,那破裂的金属外壳在这只黑色手掌之下,毫无阻挡之力的被分开。

    里面那被压到控制台上的少年身躯也缓缓滑落。

    不过却被那只黑色的手掌准确的接住,然后缓缓托起,放到胸前。

    黑色机甲低头看着掌心,血色的双目中映出那昏迷少年的倒影。

    “修罗……参见!”

    低低的声音从机甲胸腔中发出,这一次的声音却没有传播走出去,只是静静回响在这极小的一片天地。

    头顶的黑雾和火云依旧没有散去,在无人的驾驶舱内,周围千米已经没有半个红点的存在了。

    这一刻的空间和时间,是属于面前这名少年的!

    沐凡的生命体征化作一片片的数字出现在驾驶舱内的作战光幕上。

    那波动不稳的指标,那缓慢下降的生命线……

    熊熊的血色之焰在跳动,迟缓而干涩、但听上去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从胸腔内再度响起:

    “伤……吾主者……杀……无赦?!?br />
    一阵机械的声音响起,这台机甲胸前开启甬道,弹出一个敞开的接纳舱。

    黑色机甲将手中的沐凡送入接纳舱,吸入体内。闭合!

    当身体彻底躺在那对接舱内时,少年的脸上的痛楚和紧皱的眉头开始平复,罕见的露出一丝平静和安然。

    心安处即吾乡!

    当沐凡出现在这台机甲内部时,那突然弹出的无数金属软管在张扬飞舞!

    “噌!噌!”多达三十余条的金属软管同时弹出尖刺,然后各个方位直接刺入沐凡全身。

    两处最为粗壮的针刺管直刺脑后。

    电路激活!整个驾驶舱亮起血色幽光。

    “吼!”昏迷中的沐凡在这一瞬间如同野兽,双目依旧紧闭不开,但是喉咙中却发出如同一声暴烈的嘶吼。

    那是最原始血性的觉醒!

    那是血脉中一种暴虐和狂躁的苏醒!

    面前的血色光幕亮起,光幕上一个刺眼的数字正在首先亮起:

    “能量储存度:63%!”

    随后便是一系列的属于机师独有的数据。

    冰冷的声音在驾驶舱内响起,这不是修罗的声音,却更偏向于那种纯粹的电子音。

    “能量反输模式开启,血脉对接?!?br />
    “修罗梦境驳接系统启动?!?br />
    “激活修罗因子,开启强能量生物恢复模式?!?br />
    “修罗辅战模式……启动!”

    一连串的沐凡都无法理解的语言开始闪烁,如果黑在,或许能够将这些指令蕴含的内容一一记录,一一破解。

    然而自从修罗握住沐凡开始,那无形的超强电磁场就直接将黑彻底屏蔽。

    现在沐凡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彻底失效。

    甚至始终驻留于腕表当中的黑也被打入了一座无尽的黑色牢笼。

    可是这一次的黑,没有任何抱怨,也没有任何躲避的行为。

    它完全可以在思索的瞬间将本体转移到任何一处空间,然而它知道握住沐凡的是修罗,它便不再躲避。

    这一次,请你照顾好沐凡!

    这是黑此时此刻内心最为虔诚的愿望。

    黑色的金属软管上开始蔓起一道道血色光芒。

    那血色光芒甚至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犹如大量的鲜血在不断汇集到沐凡体内。

    沐凡在这一刻再度发出野兽般的嘶吼,面部、脖颈,上身青筋尽数暴起。

    然而,当三秒钟之后,那些红芒彻底消退,痛苦似乎也一并消失。

    就在这时,少年那始终低垂的头颅突然缓缓弹起。

    整个人在那三十多道黑色软管的支撑下竟然开始从驾驶舱内缓缓浮起。

    双眼依然紧闭,然而面上的痛楚、挣扎、紧皱的眉头却都消失不见。

    剩下的只是那一种平静到极致的漠然。

    这漠然之下,是遍布整个驾驶舱的冰冷……

    这一刻,沐凡的气息,出现了彻底的变化。

    他,是他,抑或说不是他。

    至于沐凡自己,只知道,在最深处的意识中,他终于看清楚了那道黑色而伟岸的身影。

    那道身影此刻虽然断掉一臂,然而却毫不在意的在他身前单膝跪地。

    浑厚的声音如滚滚惊雷——

    “阿迦修罗……请战?!?br />
    迷茫而混沌中的沐凡,似乎还在思索这当前的局面,还在疑问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样一处场景之中。

    可是口中却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冰冷的话语:

    “准?!?br />
    当这声音出现时,一股勃然而恐怖的气势,竟然瞬间从黑色机甲上腾起。

    一道烈焰刹那间从刀鞘上浮起,然后蔓延至整个机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