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合一章节,4400字。)

    这只斑驳的手臂就如此突兀的出现在大气层内,出现在监控室的光幕之上。

    所有的数据都表明,引起强烈空间波动的正是这个区域!

    “这是……机甲???”李神眼神中透出摄人的精光。

    “报告上校,五级破界门,波纹平绘结果出现,确实是……机甲?!币慌缘母惫偕艏枭?,对于他们这些经常做监控情报工作的人来说。

    五级破界门代表的意义是什么,恐怕在很多人一辈子的工作生涯中都碰不到。

    开启五级破界门需要的科技和能量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巨大的消耗往往意味着从中出现的力量将会极其惊人。

    可能是一整支舰队,可能是一艘8级以上的战舰,可能是一台……S级标准的机甲!

    这其中无论哪一种可能性,对于现在场面上的形势都是极其不利的。

    “上校,请指示!”

    “……命令第七分舰队待命,武器充能准备?!?br />
    从未接触过五级破界门的李神,下达了一个相对保守的命令。

    这时非战斗部队和战斗部队的差距就体现出来,如果是齐龙象在此,那么在这时候集火进行攻击是最佳选择方案。

    里面的波纹平绘结果是机甲,这却是最为棘手的对手。

    一旦等对方从破界门中出现,S级或更高级别的机甲,那种机动性,在大气层内部将难以被针对。

    现在看场中央正打的难舍难分的两台S+巅峰机甲就知道了。

    普通的攻击根本无法命中那机动性高到爆表的大雷枭和绞魔蛇!

    而现在竟然还出现了一台新的的机甲……

    不单单是李神,就连机甲协会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忍不住心中骂娘。

    这他姥姥的都是什么破事啊,一出现情况,所有情况都出现了。

    有两台这么高端的机甲在对战还不行,非要再出现一台。

    然而情况并不以这些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黑色手臂的主人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心声,下方所有的动静也并没有影响到这只黑色手臂的主人想要从中挣脱出来。

    “看样子应该是S级机甲了,而且体型不会很大,还好……”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毕竟这只黑色的手臂看上去还是很“纤细”的……

    尤其是对比下方那两台体型巨大化的机甲,通过手臂推测机甲的高度绝对不会超过十米。

    正当监控室的人们担忧的看着空中时,那只回勾的手臂终于反手撑住这似乎想要合拢的空间裂隙。

    终于又有一只脚从中跨出,然后下一秒,一道黑色的身影彻底从中出现,背后一道猩红色的破败披风正在随风摆动,时而凝聚时而消散。

    然后那道空间裂隙终于合拢消失不见……

    “单方破界?竟然没有使用稳固器?这是不打算回去了!”

    正在监控的军官们无不骇然。

    一股冷意从他们身上炸起,汗毛尽数竖起。

    这台机甲绝对……来势不善!

    当看清这道黑色身影的时候,他们也终于发现自己的推断没有错误。

    这台机体的确没有超过十米,甚至还显得如此渺小。

    整部机体大约六米多高,足弓,膝盖,腰椎,肘部,肩膀,脖颈这六处的关节处分别包裹着暗红装甲,其余地方皆为漆黑。

    两侧肩膀和头部分别有三道修长的刃角斜立,双目如血!

    足弓两侧分别有一对看着寒锋倒起的幽光利刃,左腿部迎面骨自足弓而上覆盖着尖刃朝上的暗红倒挂护甲,另一侧则支离破碎的露着幽黑的腿部骨骼。

    右臂覆盖的暗红装甲延伸至手腕上方,隐约能看到那一对闪烁着寒光的爪刃,缩在臂甲和手部骨骼之间。

    然而左臂……却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残存的肩部装甲,这似乎是被某种巨大的生物一口咬下。

    因为那装甲的伤口形状完全不似被利刃切割。

    此时机甲的周身还覆着斑驳的血迹,一滴滴血液正从这幽黑的身躯上滴落。

    当监控室的人们仔细看去时,却在这台机甲上只发现了一具兵器……

    那还是一柄暗红色的连鞘军刀,此刻毫不突兀的挂在机甲腰部右侧。

    那只刚刚撑开手臂的手掌此刻重新放回刀柄之上。

    这台身高只有六米多的黑色机甲,如同一名从古代战场归来的武士,立在虚空之中。

    “少、少?!痹竽压钚鄯搴豌宸驳恼饷钌闲?,正站在那里凝视着光学图像中的机甲,结果旁边传来结结巴巴的呼唤。

    “嗯?!”

    李神不满的回头,他十分反感手下这种唯唯诺诺的表现。

    现在的军人都是怎么了,没有经历过边境战争中的血与火,和平年代下的军人连一点血性都没了么,连说话都是一脸慌乱的样子。

    像什么话?

    “什么事???注意你的态度?!?br />
    “报告上校,这台机甲雷达中完全没有显示……”那名士兵挺身立正敬礼,然后指向一旁的光幕。

    “什么?”

    “相控阵雷达和大型预警雷达全部开启,发现目标为……0!”

    当那骤然出现的破界门出现然后又消失之后,他们终于发现,雷达仪器上代表的那个光点不是机甲,而是那道破界门。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只要这台机甲动起来时,除非光学目镜始终追寻目标,否则他们根本无法发现这台机甲!

    李神的心脏在这一刻猛然提起,在他的军人生涯中,身居行政星的作战部高位,还没有见过有如此特性的机甲。

    要知道,就连空中的那台以诡秘著称的【绞魔蛇】,在被大雷枭逼出本体之后,都会被雷达扫描到。

    所以绞魔蛇的作战路线就是不断制造迷惑雷达的镜像。

    可是再怎么样,也绝对不可能……看到了都扫描不到??!

    “上校,是不是雷达坏了,我去检测一下……”那名士兵看到自家上校沉默的样子,突然想发声给上校一个台阶下。

    然而他这个台阶本来是想拍马屁,没成想拍到了马腿之上。

    “混账,这是军部去年才采购的雷达,说话动用你的脑子行不行?”

    李神的一声厉喝,让这名士兵吓得浑身发抖。

    这名士兵委屈极了,他十分想问一问那为什么扫描不到,不过看到李神那如同铁甲将军一般的脸色,就止住了话语。

    “增加扫描波段,功率提升,进行聚波扫描?!敝沼诶钌衲﹃艘幌轮沼谙麓锩?。

    “是!”

    听到后,李神一把拿起旁边的通讯器。

    准备进行正常的询问步骤,务必识别清楚对方的目的。

    这么一台六米多高的机甲出现于此地,到底想要做什么?

    ……

    无人知道,当黑色机甲出现在这片安静的平流层时,在它内部的驾驶室内,那片光幕上自动浮现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红点。

    这些红点大小不一,颜色深浅不一。

    它竟是将周身所有的机体、战舰全部标注出,而且根据能量反应以颜色和大小的形式进行了完全备注。

    这台黑色的机甲已经身处无数火力的监控之下……

    然而它却没有任何其他反应。

    黑色的头颅低下,眼中两道血色火焰燃烧!

    那目光似乎穿透了层层云雾,直直看向下方某一处。

    当黑色机甲出现在蓝都星的大气层内部时,那无形的波动似乎和某处建立了一个奇妙的联系。

    那是两道意识的最深层也最直接的交流。

    “修……罗……是你么……”

    断断续续、气若悬丝,但是那道思念却有如引燃整片火海的火种!

    强烈的波动刹时间从机体当中涌现,那是最为强烈也最为坚决的反应。

    “修罗……参见吾主!”

    机甲的头颅突然扬起,血色双目看向高空,黑色的手掌在这一刻用力握住刀柄。

    轰!

    一圈红色的冲击波从这部机体上突然炸开,这台机甲背后的猩红披风竟是突然高高扬起!

    四道猛烈的血色光华从身后喷涌而出!

    四台绝强的引擎竟是同时绽放出暴烈的尾焰,那尾焰的颜色如此鲜艳,如同鲜活的血液。

    这台身高仅仅有六米多高的黑色机甲竟然有四台引擎,而现在,四台引擎竟然全部启动。

    “它想要做什么?停止警告、进行六联齐射!”

    李神眼睛瞪眼,一把抓过通讯器,对着第七分舰队下达命令。

    这台机甲从进入后从未表现过任何来意,也不接受任何讯息,现在竟然直接出现异常反应。

    他李神绝对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终于下达了他本次指挥最正确也……最无效的命令。

    嗡、嗡、嗡!

    天空中霎时布满漫天光华,一道道璀璨的湛蓝色脉冲炮瞬间如同雷电撕破云层,涌向更高处。

    然而……

    当那些脉冲炮的炮口刚刚有能量凝聚时。

    轰!

    一圈白色的气浪猛然从原地炸开,血色和黑色的光华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向着……斜上方更高的处猛烈冲去。

    这台黑色的机甲竟然在不到0.1秒的时间内突破了音障!

    瞬时超音速!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当先前站立之地那圈白色的气浪在高空中还没有彻底消散之时。

    轰!

    又是一圈白色的气浪炸出!

    而且这次的气浪比第一次音障面积要大一倍……

    整台机体逆向冲向高空,竟然周身与大气层距离摩擦产生了一层薄薄的火焰。

    这时,那数道脉冲炮才击中刚刚的位置。

    黑色的身影被穿透,湛蓝色脉冲波无限击向远方。

    击中了?

    监控室中却一片死寂。

    因为击中残像的画面和二次突破音障的画面同时出现在光学目镜中……

    然后下一秒一圈更大的音爆出现之后,光学画面中彻底失去了那血色与黑色交织的狂暴身影。

    “少?!??!?br />
    这次报告的是另外一名士兵,监控室里的这些军人都感觉喉咙发干。

    因为在刚刚那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分析仪上显示的速度分别是10马赫、20马赫、30马赫……

    本以为此生见过最快最暴烈的机甲就是那台周身环绕雷电的大雷枭了。

    然而当看到这台体型渺小的黑色机甲时,他们所有的世界观被瞬间颠覆。

    听到手下的汇报,这次李神没有再说话。

    饶是以冷静如他,身上也深深浮起了一种无力感……

    这真的是S级机甲吗?

    这句话不断回荡在心中。

    黑色机甲的意识中现在已经完全被思念的信息所填满,那微弱的联系如同即将熄灭的烛光,正在努力照亮两者之间的黑暗。

    这唯一的联系,也终于让这台黑色的机甲彻底进入暴走状态。

    现在它的意识和注意全部汇聚在下方的那处峡谷。

    在那里,是它存在和延续的意义。

    混沌出生时种下的那个记号,是它此生永垂不朽的荣耀!

    吾族的荣耀……

    吾族的信念……

    代代传承……

    若战魂不灭……

    吾将陪你——

    征战到星空尽头!

    轰!

    这道突破三十倍音速的残影直接化作一道璀璨的血色流星冲到最高处。

    然后一个完美的令人赞叹的血色弧线划过时。

    幽黑色的头部、血色的双目死死盯着下方,仅剩的右手牢牢握住刀柄,血色狰狞的披风拖拽出如同彗星一般的绚丽光彩。

    去势不减的血色光影终于彻底化作一道从天外坠下的陨石!

    原本阴云密闭的天空中,开始有隐隐的红光闪烁。

    没有声音传出,但是无数人已经瞪大了眼睛。

    因为大雷枭和绞魔蛇头顶的那厚厚的云层中如同被燃烧一样,越来越明亮。

    仿佛有什么即将突破而出。

    突然……

    一道血色光华撕裂云层,更高处万丈光华透体而出。

    阴云密布的战场中竟是有一道纯净的光柱均匀的洒下。

    在这道光柱的前端,却是一枚熊熊燃烧的火球,又有如一枚血色的长箭瞬间贯穿天际!

    “陨石?”

    “嗯?”

    正在交战的两台机甲一弹即分。

    两台机甲的机师在这一刻同时一惊。

    什么情况?

    不是陨石!

    安杜马里和阮雄峰同时看向雷达。

    竟然没有任何提醒???

    那股如同血脉间的联系越来越强烈,那种跃动越来越密集。

    幽深黑暗的坑底之中,沐凡胸口的那枚金属牌甚至发生了轻微的震颤。

    这种震颤的频率,和心脏如此相像。

    这股震颤,沿着金属牌周身蔓延至佩戴它的主体之内。

    咚咚、咚咚。

    那依旧在沿着指尖滴落的血液开始有热腾腾的气息腾起。

    在黑震撼的意识中,沐凡原本开始不断降低的脉搏竟然开始缓慢回升。

    那种回升,仿佛是意识清醒的前奏,又仿佛有一种新的力量在苏醒。

    冥冥之中似乎有如战鼓的声音在已然化为混沌的脑海中响起。

    “燃三界烽火……当赏红莲炎华?!?br />
    “战鬼转生……自然历……灭天劫杀!”

    少年紧闭的双眼在这一刻突然动了一下,然而眼皮却没有睁开。

    但是整个人的气息却莫名的平静下来。

    那是火山即将喷发前的最后一次安静,那是海啸来临之前的水平如镜。

    然而下一刻,少年的意识中燃起漫天红莲焰火!

    那熊熊火焰中,有一道黑色而伟岸的身影正在缓缓走来。

    那道身影,带着那熟悉而亲切的气息,带着那独有的、杀伐无尽的战意,带着那一往直前的意志,就这样朦胧而清晰的出现在他意识最深处。

    修罗……是你么?

    沐凡的嘴唇微动,终于轻轻发出一声呼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