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呼吸与脉搏越发微弱,耳畔黑的声音也越来越遥远。

    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胸口的灼热。

    那种灼热……

    曾几何时,同样是处于生死之间。

    那如墨似玉的黑色,那猩红的披风,那把几乎从不出鞘的军刀。

    那踏破星河而来的身影!

    那同样撕裂空间而去的身影!

    这是你么……修罗?

    少年遭受重创后混乱的意识中,却无比清晰的传出这样一句思念。

    然而除了骤然上升的心率,再无能为力。

    而他的意识在清晰了这短短一瞬之后便重新陷入沉寂和混乱。

    那无形的波动却没有因为他的意识出现半分的迟疑,也同样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亮起、黯灭。

    晶莹剔透的血色在胸口忽明忽暗的跃动,犹如一颗鲜活的心脏。

    这颗心脏的光华却无人得知,包括这名少年,包括黑,包括其他所有的一切人。

    而此时,峡谷上方,依然激战正酣。

    ……

    在距离联邦遥远的域外星河,一颗陌生而偏僻到极致的星球上,那里怪石嶙峋,裂谷遍布。

    整个星球上令人印象最深的一点却是遍布的荒芜。

    岩石、荒漠、火山、岩浆、黑色的泥土。

    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

    这座星球是似乎是一颗与生命彻底绝缘的荒芜之地。

    然而,在一处地形高耸却相对平坦的死火山口里,却有一具体型如同巨大山峦的怪物尸体。

    在这怪物尸体四周,已经遍布了无数如同陨石轰击的深坑,还有无数纵横交错的沟壑,整齐的切口完全不似天然。

    这庞大的尸体如果放在耀星之地,单单身躯就足以将一处峡谷填满。

    这具尸体身上包裹着厚厚的褐色甲壳,坑坑点点,如同镶嵌着数以万计的各种形状水晶。

    这些大小不一的水晶发出忽明忽暗的淡紫色光芒。

    这只庞大的怪物,远远看着就能感受到到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哪怕这具躯体上还有一处直径超过十米的巨型深洞。

    如同被强大的力量贯穿而过,这里绝对经历过一场极其惨烈的厮杀。

    呼啸而燥热的烈风刮过,岩浆的气息依然是这颗星球的固有特征。

    只不过此时的空气中除了硫磺,遍布的还有浓郁的无法遮蔽的血腥味!

    因为当视线绕过那巨大的怪兽尸体,从这具尸体向四周看去。

    蔓延十公里、百公里……

    竟是有着无数的血迹、残骸!

    有类似人的肢体,也有体型巨大的异兽。

    只不过唯独缺少了一丝生命的气息。

    静静的画面中,却突然有一处极其不协调的颜色。

    庞大令人望而生畏的褐色躯体下,竟然有着一道渺小的黑色身影。

    这仅仅六米多高的身躯和那高大百米的躯体相比实在是渺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是一台通体黑色的机甲,左臂已经消失,只剩下残存的肩部装甲,那破损的装甲尖端不时有血液在滴落。

    滋~

    滋~

    每一滴血液滴落在死火山山口的地面上,竟然都如同高温熔铁般,发出炽烈的化学反应。

    这血液竟然如此滚烫!

    这台机甲周身有如同点点星辰雾气般的红色光华闪烁,时而凝实,时而虚化。

    它仅剩的右手握着一把如同沉淀血液的暗红色连鞘军刀!

    风起,背后残破的亿万红色光华随风扬起,这光华凝成了一具破损而陈旧的猩红披风。

    这台黑色的机甲头部两道血色光芒亮起,右手高高扬起,然后向下猛地一挥。

    连鞘军刀刹时变为残影,刹那间又恢复如初,依然是先前握刀的姿态。

    然而,这极短的一瞬,却如同黑夜中闪过的巨大血色闪电!

    一道高达百米的血线从面前这山峦般的躯体上划过。

    时间静止了一瞬间后,这具庞大的身躯轰然向两侧裂开。

    刀口平平整整,竟是连血液都被封住。

    一刀……两段!

    这台黑色的机甲抬头看向面前裂开躯体的最深处。

    在躯体最深处有一处仅仅一米见方、被宛如囚笼的骨骼,在那之中有血色光华透出。

    右手轻轻下压,噌!

    爪刃飞出,直接扣住那具骨笼,然后瞬间缩回。

    斑驳而破败的手掌拖着这具骨笼,猛地一握,白骨瞬间爆碎。

    一颗晶莹而璀璨的血色晶石在这一瞬仿佛成了这一片空间的焦点。

    这台黑色的机甲沉默的看着这掌心的血色晶石,然后血色的双目似乎合上一般,光芒消失,手掌将晶石握住。

    一股能量波动开始从那拳头中涌起。

    那股能量澎湃而令人震撼!

    一股股开始从掌心沿着手臂向躯体蔓延。

    它竟然在吸收这块晶石的能量?

    机甲的能量供给竟然不是由正常的能量炉来提供,而是以掠夺生物能量这匪夷所思的方式来补充能量!

    一道道暗红色的纹路开始从机械躯壳缝隙中亮起,然后汇入胸口的核心位置。

    “能量补充59%、61%、63%……”

    当机甲内无人的驾驶舱中浮出这些数据时,掌心里的晶石体积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不过现在看来,才刚刚消融了五分之一。

    嗡,突然似乎冥冥之中的一短信息划过空间,掠过这片大地,拂过这台黑色的机甲。

    背后随风卷动的猩红色披风突然凝滞。

    那周身亮起的暗红色纹路也尽数熄灭……

    吸取能量的行为突然停止。

    这台黑色机甲似乎直接僵在原地。

    然后停顿了只短短一瞬,那猩红色的披风猛然扬起!

    两道浓郁的恐怖的血色从头部再度显现!

    这一瞬间整部机甲的气息,竟然攀升到一个可怕地步。

    生涩而冰冷的话语从机甲当中传出……

    “主人……危险……”

    一字一顿,但是那每一个字的杀意却滔天而起。

    生涩的声音落下之后,机甲的双目在这一刻彻底变成两道燃烧的血色火焰!

    咚咚、咚咚!

    犹如战鼓敲击的声音,犹如澎湃的心脏跃动,这一刻一股雄浑的伟力自机甲身躯当中震撼勃发。

    右手猛然摊开,驾驶舱中的能量进度停留在63%。

    这台黑色的机甲竟是停止了能量吸取。

    血色燃烧的双目看向掌心中那块晶石,然后猛然转身看向身后!

    在它身后,有一座古老的祭坛。

    看上去和机甲同样斑驳、破败的祭坛,上面铭刻着和联邦文字完全不同的符号。

    而且诡异的是,这座祭坛虽然身处此地,却完全没有半点被摧毁的迹象。

    黑色的机甲转身大步走到祭坛面前。

    对待这自己赖以生存的能量来源毫无半点留恋之意,直接让右手按入祭坛平台之中。

    当那块红色晶石放入其中时,黑色机甲的血色双目似乎越过了层层空间与壁障,看向了那遥远的的未知之地。

    在那里,是它的使命所在。

    先前缓缓被吸收的红色晶石,在这一瞬间如同冰块遇到烈焰,刹时融化不见。

    汹涌的能量这一瞬间灌注到整座祭坛。

    红色光华笼罩这片区域,一道璀璨的能量光柱直直打入云层。

    然后……

    嗡的一声,一道漆黑的空间裂隙,竟是在祭坛中突兀的浮现。

    这座祭坛……竟然是能够开启破界门的遗??萍?!

    高约十米的裂隙散发着吞吐不定的光华,似乎在诉说着另一端的未知。

    然而这黑色的机甲却没有任何犹豫,身后猩红披风高高扬起,一步跨入,消失不见。

    只留下那荒芜万物死寂、杀意凛然冻结天地的声音:

    “吾以杀生铸……修罗名……”

    “阿迦修罗……参见!”

    黑色的空间裂隙陡然消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