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得好,死得好,哈哈哈哈哈,就这么死了!”

    在天空母舰的贵宾观察室内,唐纳修那病态的笑声震得杯中水都在摇晃。

    当看到那台几乎已经成为他心头病的黑色机甲被一击打入峡谷岩壁之中,溅出一地碎片的样子,唐纳修那心头压抑许久的阴云竟然在一瞬间尽数散开,接触到了久违的阳光。

    空气中弥漫的处处都是美好??!

    在别人注意力都放在那惊天动地的两台机甲身上时,他唐纳修眼中只有那破碎一地的裂片。

    那是极殊兵的装甲碎片!

    哈哈哈哈,想起来就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对待一个神经质,根本无法用正常的思维来理解。

    高陵泽现在都觉得唐纳修已经疯了,为了对付一名学院生都表现的如此夸张,甚至还要请游弋机师部队出手。

    这件事如果放在他身上,高陵泽自问是不敢的。

    “多么美妙!我蓝都军武的32强梦断,然而你却是丢掉了性命,哈哈哈!”

    每每想起沐凡那冷漠而淡然的表情时,他唐纳修的内心就有如被蚂蚁啃噬,那种屈辱感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至于两台机甲的大战能否会波及到天空母舰上的问题,他才不会担心。

    这是机甲协会的天空母舰,还有众多高阶机师在这上面。

    真正高等级的战舰力场,不是开玩笑的。

    反正只要不往前面凑,是不可能被余波伤害到的。

    眼中映着远处那暴起一团又一团的火光,那天空上留下的一道又一道残影。

    唐纳修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至此时,一切又回归原点。

    一切又在他掌控之中!

    这种感觉,真是极好。

    ……

    直到现在,似乎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都在天空之中,都在那机甲战舰之上。

    处在漩涡中心的观众在瑟瑟发抖,处在网络上的无数人群则是抱着一种看乐子的心态。

    人们在期待这两台机甲最终的胜负。

    这种一辈子都难得看到一次的画面,简直比先前的对战精彩百倍!

    可是人们却忘记了这件事因何而起,他们忘了那台绞魔蛇是为什么出现,选择性的忘记了那台大雷枭为何迎击!

    他们只知道,当邪恶出现时,那么正义必将伴随,这才是符合他们心目中的战争大作标准。

    不在现场,永远会将这些看做儿戏。

    真正在乎那19号峡谷之中巨大侧面陨坑的人,只有那些同样热血,一路走过来的同伴。

    如果沐凡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会开心,因为现在在为他祈祷的人还有很多……

    那些直接或间接和他产生交集,被他人格魅力所感染的同学、伙伴。

    你可是定川新生届的骄傲,你一定要活下去!

    在数以十亿的观看人群中,这一小批人显得微不足道,但是他们的许愿却如同金子般闪烁。

    阴云密布、电闪交加的云层下方,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

    高耸岩壁上侧面出现的巨大陨坑中心,陷进石壁中的极殊兵,背部朝外,正中央处那巨大而深邃的破洞显得触目惊心。

    这是被S+级机甲的主武器——蛇影魔踪炮击中的后果。

    如果没有人打扰安杜马里,那他一定会称赞一声这台机甲的硬度。

    这可是足以轰穿7级以下战舰的主炮,一般的机甲在这一炮之下恐怕早就变成满地碎片了。

    绝对不会像这台机甲一样只有中心处的巨大空洞。

    不过也没什么区别,机师都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驾驶舱都没了,人还能活着?

    简直是个玩笑。

    可是,这真的是个玩笑么?

    没有人能够在大雷枭和绞魔蛇的下方静静停留,所以也就没有人能够毫发无伤的站在那巨大的空洞面前,望向深邃的洞口里面。

    这道洞口笔直的通向内部,在贯穿了岩壁大概三十米的地带,这个深洞便不再蔓延。

    已是坑底。

    然而,在这黑黝黝的坑底之中却有一颗被打扁了大半的圆球。

    那金属球上的光泽和极殊兵的外壳颜色颇为相似,然而却又有很大的不同。

    那就是光泽似乎更明亮一些,而且在这外壳之上还有一些流动的光芒

    这些暗暗的微光在这黝黑的坑底中尤为明显。

    如果洛基重工陨石基地的奥布里博士在此,那么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

    这就是极殊兵的驾驶舱!

    独特的驾驶舱采用了独有的Gframe双重缓冲装置,对待能量和物理冲级有着极强的防御能力。

    洛基重工的这台代号为Zero的原型机,似乎将对机师的?;ぷ龅搅思?。

    曾经在面对阿拉贝拉的风速竞技者时,极殊兵就在极端的时间内脱离对方的电磁脉冲干扰。

    然而却没有人真正实验过当瞬时的袭击超过临界点时,这双重缓冲装置有何效果,就连它的创造者奥布里博士也无法表述。

    外界已经打得天翻地覆,无数人开始汇聚于此。

    这里却始终一如既往的安静。

    在这已经挤扁一半的驾驶舱内,所有的电源似乎遭到严重破坏,只剩下按键发出微弱的灯光,里面也是黑黑的一片。

    安静的座位上,一道人影正毫无动静的躺在那里。

    确切的说,是已经被挤压的变形的座椅,将这道身影挤在了座椅和屏幕之中。

    滴答、滴答……

    水滴落的声音响起在这驾驶舱内,显得格外清晰。

    不过这些“水滴”颜色却格外浓重,整个驾驶舱内也浮起了血腥味。

    这是人的鲜血!

    这是……沐凡热腾腾的血液!

    控制台几乎和身体平行,重重压在胸口。

    少年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五官中同时有血液渗出,最为明显的是鼻腔和口腔中涌出的血沫。

    在这道人影的耳中,此刻正有急切的声音在呼唤,那声音似远似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语气非常非常的急切。

    “沐凡,你的呼吸、脉搏正在减弱,如果你还有微弱意识的话那么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撑??!”

    “沐凡,你的脉搏又下降了8%,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是黑,我是黑蛋??!”

    “沐凡,本大人不和你开玩笑了,本大人只希望你好好的,我们的舰队还在外面等你发话呢?!?br />
    “沐凡……我的程序中出现了一段可以自我消融的变异程序,它让我很难受,可是我不想把这段程序切除?!?br />
    “沐凡……你的脉搏上升了5%,你是不是听到我说话了!”

    “还记得我们当初在洛伽星并肩作战的日子么,当时你吉人有天相,现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br />
    “沐凡,你对我说一个字好不好,本大人求你了??!”耳中黑的声音情绪已经接近崩溃。

    这个常常自诩伟大的智能生命,在这一刻有如一名无家可归的孩子。

    沐凡的精神世界,是黑存活在这个宇宙独一无二的记忆,也是这个智能诞生之时的唯一归属感所在。

    然而现在,属于黑的天空,崩塌了。

    滴答、滴答……

    在看不见的机师服下,胸口位置,有两块小巧而精致的牌子叠到一起,已经被深深的挤进沐凡身体内。

    刻着“沐”的木牌在上,斑红点点。

    刻着“凡”的金属牌在下,鲜血已然……

    彻底侵染!

    少年的身体上有多处伤口正在汩汩的流着血液,这些血液最终汇到一起,沿着指尖,沿着衣服边缘滴落在地。

    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在驾驶舱的座位下方,那里鲜红而热腾腾的血液已经凝聚了一汪。

    不过,有些诡异的是,胸口处那铁牌彻底陷入的伤口之中,却没有一滴血液沿着牌子边缘滴落!

    一滴血珠从边缘浮现出来,即将滚落到底端之时。

    嗞,竟是如同烈火灼烧般——

    瞬间蒸发!

    而随着这一滴滴的血珠渗出、滚动、蒸发,这枚印着“凡”的铁牌仿佛一颗心脏般……

    开始泛起微弱、明显……

    鲜艳的红色!

    跃动的血色!

    那如同生命流淌的血液颜色,正有如婴儿呼吸般一闪一灭。

    嗡~

    无形的波动在这一刻从铁牌上散开,穿透机舱、穿透岩壁,蔓延向更高的天空,穿越时间和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