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枭命名的机甲,其特点必定要与这种生物有着一些特殊的联系。

    风暴神雷枭最让人侧目的从来都是那绚丽而庞大的外形,那霸道的拳拳到肉的战斗风格更是让不少知晓这台机甲的机师目眩神迷。

    然而却没有人知道,风暴神雷枭的雷达系统却是位于联邦境内的顶级之列。

    而身经百战,被大雷枭承认的唯一机师阮雄峰,却已经将这位老朋友的特点摸透了。

    雷达上出现波动正常,甚至可以说越明显越正常,这台机甲的雷达拥有极强的纠错能力,对待那些正常的生物活动是可以做到几乎完美过滤的。

    处于待机状态的大雷枭,开启的是针对机甲的探测模式,所以这种细微的波动对于阮雄峰来说,极其不正常的举动。

    处于和平区域内的大雷枭难得执行几次特殊任务,然而却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这种情况,阮雄峰只在当初率兵和加铎帝国在边境线僵持时才碰到过。

    尤其是以家族科技名震帝国的潢川舰队,他们的出击甚至只有极少数的高阶雷达在一定范围内才能捕捉到。

    大雷枭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又出现这种情况?

    “阮团长,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吗?”通讯光幕上的中??吹饺钚鄯宓拿娌勘砬?,不禁有些疑惑。

    这个老兵痞性格一向洒脱,从来不会去装模作样,最近几天一直骂骂咧咧满不在乎的,怎么突然会出现这种表情?

    “他娘的如果老子没眼花的话……就是说这个赛场混进一些奇怪的东西了?!比钚鄯逶伊诉谱?,说出的话却让光幕另一端的中校背后浮起一层冷汗。

    什么???

    赛场里混进了奇怪的东西?

    屏幕上的中校立刻喊来警卫员,似乎在吩咐什么事情,片刻之后中校神色疑惑的说道:“阮团长,刚刚常态雷达和军方在13个地点布置的第四代战略预警雷达均没有任何异象?!?br />
    听到中校的话,阮雄峰却并没有露出轻松的神情,而是瞥了一眼那名中校,随口说道:“大雷枭已经告诉我有问题了,你迅速联系一下星际机甲协会的裁判部,他们这次应该也布置了一些高阶雷达?!?br />
    “军部的好东西从来都是要么藏着要么送到前线,边境上那些远征军手里都是六代预警雷达了,这里还是四代这么老旧的玩意,真是这帮蛀虫光顾着贪钱了吗?”

    阮雄峰丝毫不顾及中校额头上的冷汗,出言讽刺,这里又不是高官多如狗的首都星圈。那些打了多年交道的老对手也都不在这里,他阮雄峰毫无顾忌。

    “老子一定要把你找出来,这只偷偷摸摸的老鼠!”

    原本只是静立姿态的大雷枭背后一对巨大的雷霆翼翅瞬间张开,那华丽翅膀上闪烁的电光,明显吓了那些联邦机甲们一跳。

    大雷枭展开翅膀后没有升空,而是抬起巨大的钢铁脚掌,向中层甲板走去。

    在阮雄峰面前的光幕上,雷达信号开始渐渐加强,这是大雷枭独有的定向采集模式。

    电离球体之内的阮雄峰眼睛死死盯着光幕上一幕幕被错层分离出来的画面,那些画面一定会透露出那些隐藏的轨迹。

    ……

    碧蓝如洗的天空下,确实有一团已经和天空幕布完全融合到一起的色彩在移动。

    只是耀星之地面积大的足以承载数以百万甚至数以千万的舰船,所以天空中那一团几乎融为一体的色彩没有人注意到。

    诡异的是雷达波在扫描过这里时也没有任何异常,当然指的是那些常态雷达。

    毕竟今天可是联邦和星际机甲协会两大宇宙势力联合举办比赛的日子,哪怕只是两大势力合作中很低级的一种,可没有谁会不长眼的来这里找不自在的。

    然而事情总有意外,那片同天空背景融为一体的影子就是一个例外。

    在那近乎透明的颜色之下,却有着一个黑暗阴森的驾驶舱。

    完全不同于联邦境内的驾驶舱,这里面的操作台被分割的七零八落,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诡异的黑色触手。

    黑色触手包围的中央处,有一名魁梧的巨汉背后刺入了十四条管路,正低头悬在当中。

    偶尔睁开的双目中,却能看到那黄色的瞳孔,只是瞳孔似乎没有焦距一般睁着。

    此刻这名巨汉突然低沉的笑起来,那笑声沉沉的听上去有如雷声贯耳。

    “这种游走在对方智商之上的?;姓媸谴碳?,能识破蛇影模式的流光天鹰座已经去了中京市,哈哈哈~这种感觉……我喜欢!”

    安杜马里黄色的瞳孔死死盯着下方数公里处,在那里、在岩壁之上有一台黑色的机甲正在肃然而立。

    “真是让我好找,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让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死,嗯?真是……想想就兴奋??!”黄色的瞳孔中透出残忍的目光。

    嗯???

    这时在这诡异而阴森的驾驶舱内,出现一道波纹。

    这道波纹出现的同时,也让一直低头的安杜马因突然将头抬起。

    “扫描波动?这里竟然还有高阶雷达的存在?”

    面具之后的眼睛中开始跃动精光。

    “我收回之前的话,原来你们不是一无是处啊,不过想要锁定这里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吧?哈哈哈哈!”

    庞大的身躯在抖动,肆无忌惮的笑声在驾驶舱内回荡。

    安杜马里说的没错,就在联邦军方联系了星际机甲协会之后,协会的监测室回复军方,他们也发现了一丝细微的波动。

    只不过仔细搜寻之下却没有任何异常,考虑到目前诸多战舰的虎视眈眈,所以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在得知这消息是由大雷枭的拥有者提出来后,机甲协会终于重视起来。

    在他们眼中,阮雄峰的话语分量是完全可以和天鹰武神对等的!

    “这帮满脑袋都是势利眼的家伙!”

    那名中??醋胖沼诳济β灯鹄吹幕仔峒嗫厥?,不由内心暗骂不止。

    远方那四台机甲看着岩壁上的黑色机甲,里面的机师齐齐咽了一口唾沫。

    现在的情况是把上一名王座占领者击杀,他却不去占据。

    那是不是说他们的机会来了?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如果对方没什么动作,那就上吧,争夺了王座尽快赚取积分。

    但是四名机师都抱有这个想法,所以他们有颇为尴尬的僵持在原地。

    就在他们僵持之际,那台黑色机甲却动身了。

    极殊兵随手拔出一旁的焰雨霜蓝,准备转身跃入峡谷内部。

    可是,当沐凡控制着机甲转身时,一声平静却粗犷的询问自天空中突兀响起。

    内容虽然是询问,可语气却只是平淡无奇的陈述,而且声音中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

    “请问是沐凡先生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