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殊兵那悬在身前的左手缓缓伸向背后。

    嗞啦一声,黯淡无光的黑色剑柄被一点点抽出,横在身侧。

    它要做什么!

    人们看着极殊兵的右手也搭在剑柄上,双手合握之下,猛然扬起,无锋重剑被高举过头顶。

    那种姿态赫然如同旧时代即将执行斩刑的……刽子手!

    黑色的机甲双手高举那把同样颜色的重剑,低头看着脚边那台跪着的无头机甲。

    都已经没有头颅了,那还要做什么?

    “他不会是……”

    “要将裂空鸟分尸吧?”

    “那里面的机师……天??!”

    “好残忍的机师?!?br />
    观众台上瞬间沸腾起来,下方竟然有机甲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刑?

    “你敢!”

    唐纳修脸色煞白,那双目中的神情是难以形容的可怕,而瞳孔的最深处却出现了一丝后悔。

    他现在如此悔恨自己为什么在之前没有把这个小子彻底击杀。

    哪怕承担一切可能造成的后果。

    那个小子,难道心中就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么?

    在蓝都星这片土地上,谁给他的勇气,敢和自己,八大家族之一的唐家继承人甩出这样的姿态!

    混账??!

    该死、该死、该死!

    不知道那间观察室内的疯狂,特殊席上坐在前排的奈登随意回头看了冉家一眼,轻声开口:

    “听说下方那台机甲当中的驾驶员好像属于冉大机师门下,也不知道是否属实?”

    冉家双手换了一个姿态继续托在下巴上,面色自然的开口:“不知道,既然都已经是游弋机师了,那么属不属于星际机甲协会都是个问题呢,我又怎么知道?!?br />
    轻轻哼了一声,冉家脸上完全没有丝毫的在意。

    “哦是么?在用人这一点上,我始终比不上冉大机师?!蹦蔚遣欢陌捣硪痪?。

    “彼此彼此~”冉家似乎毫不在意,而是眯着眼睛回了一句。

    不过除非有人站在他眼前,才会注意到那眼底闪过的一丝寒光。

    真是好胆!

    下方的那台黑色机甲这一刻被万众瞩目。

    在这一刻,沐凡的眼中没有他物,只有眼前那跪着的身影。

    不论你的背景如何,不论你归属何方,既然在蓝都军武,那么今日……

    不死不休。

    高举黑色重剑的机甲双手猛然抡下!

    残破的重剑在这一刻将空气割裂,带着雷霆万钧之时向下斩落。

    犹在驾驶舱内喃喃自语无法相信这一切的夏佐,他的愤怒,他的不甘心,他的恨,都在驾驶舱头顶传来那爆裂的金属撕裂声时化为乌有。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生命的可贵,明白活着的意义。

    他的双手从几秒钟之前就拼命的在控制台上按动,可是那眼中如同救命稻草的投降按键,在按下之后

    这时间短不过0.1秒,可是大脑在这一瞬间却似乎经历过诸多景色。

    原来生命如此美好,可是却没有机会再去享受了。

    回想起自己几乎一生都在阴影和黑暗中度过,每天经历的血腥与杀戮,却不过仅仅是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仓惶怯懦而已。

    我真的不想死啊,还有这毫无作用的投降按键,该死的机甲协会??!

    ??!

    最后一刻,这名为组织效力十余年的游弋机师终于发出一声怒吼,眼中带着无尽的愤恨。

    那是临死前对组织最为深刻的恨。

    残破的阿卡伯特合金重剑带着撕裂一切的气势,终于破顶而入。

    夏佐眼中最后的景色便是那充斥整个眼球的无尽黑色。

    冰冷的钢铁没有片刻的停顿,鲜红的血液瞬间染满剑锋。

    轰!

    重剑毫无阻挡的直接一切到底,剑锋深深的陷进岩石之中。

    几公里之外的那四台机甲呆滞的看着在沐凡面前那台莹白色的机甲被剑锋从中……一分为二。

    时至此刻,东道主蓝都军武集团的三台机甲——全部阵亡!

    三名机师——全部阵亡!

    极殊兵将手中那把重剑随手插入这两半机甲之中,然后再次抬起头,那眼神在这一刻似乎越过空间,看向天空母舰之上的某一人。

    “?。。?!我一定要杀你了!一定!”在特殊观察室内,高陵泽和其他人在身后五米处机体看着已经彻底失态的唐纳修,谁都不敢上前去说话。

    唐纳修猛地转过头来,看着自家的下属那名络腮胡,眼球上的血丝几乎爆出来:“给我联系游弋机师部队,重金,砸到他们肯杀死那个小子为止!”

    “是,少主?!?br />
    络腮胡连忙低头,匆匆走出这间屋子。

    唐纳修没有看高陵泽,而是重新转身看向下方地面处的那台黑色机甲。

    极殊兵这光秃秃的丑陋模样,他发誓会记住一辈子。

    ……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老子的徒弟,过瘾!真他娘的过瘾!”

    天空母舰之外,还有一艘体型相对较小、却对普通人乃至机甲来说都相当庞大的运载舰。

    在运载舰中有一台极端霸气的巨大机甲,周身环绕的紫色电芒看上去威风赫赫如同魔神降世。

    在这台机甲身旁的那上百台浅绿色军方机甲,其高度甚至才堪堪到达这台机甲的腰部。

    风暴神雷枭!

    传说中的S级巅峰机甲,有着【大雷枭】之称的超级系机甲。

    断剑骑士勋章持有者阮雄峰的专属座驾!

    听到阮雄峰那肆无忌惮的声音,通讯频道中沉默半晌后,响起了无奈的语言。

    “阮团长……那个,您能不能关闭一下语音链模式,由于您的级别很高,所以刚刚的话战士们都听到了?!?br />
    “哈哈哈,是吗?太不好意思了?!比钚鄯蹇吹矫媲肮饽簧铣鱿值哪敲嫔奈弈蔚闹行?,哈哈一笑,挠了挠自己的大光头,然后吐出一句话,差点让对方蹦起来。

    “其实我是故意的,哈哈哈,我就想显摆我的徒弟??!”

    我……

    那名中校差点一口气憋死在胸口,要是别人他走就破口大骂了,偏偏这货他还惹不起!

    “好了,好了,关了通讯,我这就关,不为难你?!?br />
    始作俑者的阮雄峰毫无自觉的摆了摆手,仿佛这事情有多勉强一样。

    中校偏偏还得做出一副讨好的神色。

    处于CICH直连系统状态下的阮雄峰,周身环绕电离屏障,粗糙的大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盯着面前的光幕。

    当然这个动作也被大雷枭做出来了,明明英武霸气的大雷枭偏偏做出一副猥琐的模样。

    阮雄峰对着光幕小声嘀咕道:“你们把飞船压低一点,就在19号王座上面,为了维护本次比赛的治安,我决定由这里入手!”

    这老流氓的状态被中??丛谘劾?,内心愤懑却又无可奈何。

    这都是什么理由啊,真会找借口,明明就是想变着法子?;つ翘ê谏?。

    咱们都是军人,知道偏袒自己人是惯例,可是总得有个度啊,敢情在您身上这些都没上限了!

    阮雄峰懒洋洋的看着光幕:“怎么样,有情绪吗?”

    “没有,当然没有,一切以您的意愿为主,感谢阮团长为蓝都星军部做出的贡献?!?br />
    中校这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硬着头皮拍马屁。

    “哈哈哈,好说,我的直觉一向很灵敏,这里你们会很头疼的,所以交给我吧!”

    阮雄峰继续将自己的说法圆了一遍,这次他仔细捋了捋,发现这种措辞简直无敌。

    就在这时,大雷枭作战光幕的左上角突然有一丝极其细微的波动。

    这种波动在普通人看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对于身经百战,对敌无数的阮雄峰来说,却是极其不正常!

    当他的眼睛瞬间从光学目镜闪过时,面上先前的笑意却完全没了。

    “等等,这他娘的老子眼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