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人们奇怪的看着极殊兵的举动。

    这台机甲到底在做什么?

    然而当看到极殊兵将背后那红色的重装枪械取下时,关注这里的人都愣了。

    这玩意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极殊兵手中的红色重装枪械上面开始有无数构件凸起收回,片刻之后这原本仅仅不到一臂之长的笨重枪械变成了一杆线条优美,枪管修长的红色步枪!

    “这镜头好熟悉啊,这不是当初的那台深蓝游骑的武器么?”

    “对啊,这把武器当时在那台机甲手里好像直接击中了极殊兵,可惜最后却死了,唉?!?br />
    “别叹气了,我现在想问的是——为什么这台极殊兵抽出了一把步枪???”

    这问题不单单是他想问,甚至连特殊观众席上的人都想出声询问。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极殊兵以一个异常标准的姿态将完成构装的“炎”托在手中。

    焰红色的枪口缓缓扬起,左手掌心出现两枚黄澄澄的破甲弹,塞入枪膛,然后对准天上那静静悬浮的裂空鸟。

    这一刻Ge-Z的样子甚至和当初的Ge-R出现了一瞬间的重叠。

    王糯糯甚至恍惚间仿佛见到了罗德里克的身影。

    曾几何时,罗德里克叔叔手中的极殊兵R也是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

    “哈哈哈,你是想笑死我吗?用枪?临时抱佛脚的就想击中我,真是无知到一定地步。就让你看看裂空鸟真正的速度,不是你能够企及的!”

    夏佐看到极殊兵的这个动作,不由得心情大好。

    极殊兵保持这个姿态没有动弹,或许应该说是还没来得及动弹。

    裂空鸟背部三对翼翅上猛然间喷射出无数花火,一圈白色的音爆在半空中浮起。

    莹白色的机甲陡然化作残影升向高空。

    然而当人们定睛看向那一道道残影时,却发现那一道道残影呈现的景象竟然完全不相同。

    那是一台机甲在向一架战机转变的过程!

    人们震惊的目光沿着这些残影追逐到更高空。

    嗡!

    空气震动,有如一把剪刀在肆无忌惮的裁剪整片天幕。

    那种耳膜压抑的声音,正是那架划起流光的白色战机在肆无忌惮的割裂这片天空。

    一道白光从天际掠过。

    “9马赫!”

    “10马赫!”

    “速度已经突破了11马赫!”

    11倍音速的状态呈现在眼前时,有如看到了一枚弹道导弹从大气层外坠落的场景。

    “……好快?!?br />
    “竟然完全变成了一架战机,可变形机甲!”

    虽然在赛前登记表上没有隐瞒,可是普通观众哪里会知道这些,在先前的比赛中裂空鸟可是从未显现过如此状态啊。

    嗡、嗡、嗡!

    白色的流光在天空中绕出眼花缭乱的轨迹。

    这才是裂空鸟!

    突然当残影停留在近地面的某一处时,一处白烟乍起,一枚空地导弹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情况下射出。

    速度超过7马赫的导弹刹那间就欲跨越这短短的距离将目标撕碎。

    然而当人们的是视线和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那台极殊兵却没有任何慌乱的举动,单膝点地,身体一个小角度的后仰,焰红色的枪口在恒星光芒下闪烁出淡淡的光泽。

    驾驶舱中,沐凡双手已经彻底离开控制台,眼睛静静看着作战光幕呈现的画面。

    在耳边,是黑那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

    “转向变量分析成功,引擎资料导入。矢量矫正中,风向……风速……湿度……数据载入成功……锁定?!?br />
    一连串的数字和繁杂的三维坐标图如同瀑布般在光幕上滚过。

    这些时间加起来连三分之一秒都没有,焰红色的枪口依然闪出一道橙色的光芒。

    砰!

    极殊兵R的专有武器“炎”在时隔两天之后终于再度发出怒吼,而这一次,它的目标是蓝都军武!

    橙色的光芒自下而上,以更快的速度射出。

    当人们的视网膜中残存的仅有那枚空地导弹拖影时,一道橙色的光芒如同神迹一般出现,精准的从空地导弹前端没入,瞬间又从尾端钻出。

    然后半秒之后……

    轰!

    空中一团巨大的火焰乍起。

    裂空鸟的空地导弹竟然被瞬间击爆。

    “枪械初次试射成功……”可是在极殊兵的驾驶舱内,沐凡耳边却只响起这样一句毫无感情的电子声音。

    什么?

    当裂空鸟掠出数公里之后才发现那枚空地导弹竟然在它先前射出的位置不远处爆成一团火光。

    这怎么可能?

    没有丝毫的减速,机头猛然上拉,一个空中眼镜蛇动作甩出,战机同时开始自旋起来。

    这是顶级飞行员的乱向眼镜蛇???

    这个动作引得观众席上一片惊呼。

    可是……

    这时的极殊兵左手再次扬起,四枚闪着澄黄色光泽的修长子弹出现在五指之间。

    右手稳稳的没有一丝动弹,左手四枚子弹动作似慢实快的塞入枪膛。

    极殊兵这一刻已经变为毫无人类情感的纯粹杀人机器,手中枪口再度扬起。

    “预判五向射击?!?br />
    驾驶舱内机械的电子音响起,有五个红框呈现,并瞬间缩成五处红点。

    这五处红点赫然将那道莹白色的战机身影包围其中。

    咚、咚、咚、咚、咚!

    五次不快不慢的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如果站在极殊兵身旁,可以看到那枪口瞬间的极细微抖动。

    虽然差在毫厘之间,但是当蔓延出几公里之外,却直接一分为五覆盖而去。

    人们看着那一架明明在做乱向眼镜蛇动作的战机竟是直接撞上其中一处橙色光带……

    砰!

    可怕的红色步枪“炎”射出的洛基重工独家破甲弹,终于向世人证实了它的恐怖。

    那橙色的子弹轨迹直接钻入战机的机身侧面,然后斜着从另一侧钻出,再次没入尾翼的引擎之中。

    毫无阻碍的,这枚破甲弹将正在喷射的引擎直接打穿,橙色轨迹毫不受影响的继续向天空远处飞去。

    至于另外四处橙色弹痕自然是落空了。

    可是人们却只感觉到喉咙中难以遏制的窒息感,以及掌心涔涔的冷汗!

    莹白色的战机迅速进入失速尾旋当中,急速的旋转下落间,战机艰难地完成了从战机到机甲的转变。

    可是引擎的破坏却让这台机甲已经没有任何动力再进行喷射飞行了。

    在远离地面的高空之中,前一刻还嚣张无匹的裂空鸟此刻却在为维持平衡而拼命努力。

    “不可能、不可能!”

    夏佐的声音中带着难以置信的惊恐,这怎么可能,这种水平他这辈子只在一人一机身上看到过。

    那就是星际机甲协会以亿中无一的远程射击能力冠绝寰宇的【曜石射手座】!

    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台机甲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珈兰大人亲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