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台机甲的目光中,极殊兵轻轻将插在巨木上的这杆长枪抽了出来。

    交替的冰火气息有如具有生命的水在结晶体一般的枪身中流淌。

    “匹配武器功率锁定20%,激活FI相位力场?!?br />
    随着沐凡在控制台上的轻触,一句语音提醒回响在驾驶舱内。

    沐凡深吸一口气,套入肢体协同仪的右手缓缓一推。

    极殊兵单手持枪扬起,枪尖直指着对面的橙红色重型机甲,一团有如实质的火焰开始在枪尖燃起。

    只是这个场面却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台黑色的机甲体型只有熔岩重击的三分之一不到,但是气势却完全将对方压下。

    看到这一幕,雷火风暴机甲中的机师实在忍不住了,怒道:“你个废物,快动起来,没有锤子撞也要把对方给撞扁,别在那里傻站着了!真特么的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废物?!?br />
    骂骂咧咧的声音丝毫没有顾忌这名队友的情绪。

    这时名叫诺戈的机师似乎才反应过来。

    巨大的机甲握着手中的半截铁棒撒开脚步冲着沐凡撞过去,不过姿态笨拙了许多。

    “我……真服了,没了锤子你就不会开机甲了?”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传出,自己找的这个跟班真是有傻力气,够忠心,其他的实在是没一点优点了。

    “吗的,撞不死他你就死吧!”

    最后狠狠的骂了一句,雷火战神重新将目光对准眼前的原晶武士。

    橙红色的熔岩重击机甲没吭一声,而是大踏步的向前冲撞而来,没有了重锤,速度又提高了几分,恐怖的声势着实惊人。

    沐凡眯眼看着这台向自己狂奔而来的机甲,左手再次操作。

    “匹配武器功率锁定10%?!?br />
    陨石3号引擎对焰雨霜蓝的能量输出瞬间缩至十分之一。

    现在这台机体的条件绝对不能够再开启一次完全状态的时间之潮了,不过从20%到10%却是有着沐凡自己的考量。

    他并不想杀掉眼前这台机甲里面的机师,所以将本来已经限制功率的武器再度缩减一半能量。

    天空母舰上的观众只看到焰雨霜蓝周身气息瞬间浓郁起来,整个长枪变得异常明艳!

    周身如同火焰与冰焰的气息几乎化为实质自枪尖到枪纂完全覆盖。

    这混合的火焰将长枪本来的面目彻底遮盖,然后开始向手臂蔓延。

    右手握紧枪杆向内侧一拧,然后向前一送,背后引擎猛地增压喷射。

    黑色极殊兵保持前刺姿态瞬间突进,残影一闪而过。

    武器技——时间之潮!

    这次再没有如同上一次攻击那种的金属切割的声音,只有轻微的滋滋声响起。

    枪纂处的冰蓝气息如同活过来一般向前涌动,而焰红色尽数逼入枪尖之中,然后冰蓝色彻底覆盖长枪。

    两台机甲的动作同时凝实,熔岩重击机甲双手高举半截金属棒子似乎想要砸下来,可是体型较小的极殊兵却在橙红色机甲右侧。

    手中彻底转化成霜蓝色的长枪过半没入了重型机甲当中。

    咔、咔、咔。

    冰花开始沿着焰雨霜蓝向熔岩重击身上蔓延,很快贯穿口附近就变成了冰蓝色。

    不过仔细看去,长枪似乎特意避开了驾驶舱的位置,而是从驾驶舱的下方直接刺透后方的引擎。

    极殊兵右手轻轻一拧,相位力场转移!

    枪尖突然一点火红乍现,随后瞬间蔓延回整个枪身,焰雨霜蓝被极殊兵闪电般抽出。

    刚刚变为冰蓝色的创伤口遭遇了这瞬间的热量,熔岩护甲在这纯粹的温度之下,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活性。

    咔咔的碎裂声中,熔岩重击机甲的腰部直接破碎成漫天冰雾。

    巨型的机甲上半身轰然坠地,如同先前的重锤,两者相距不足三十米,只剩下那两条粗壮的腿部站立当场。

    嗡的一声,焰雨霜蓝上的相位力场关闭,那浓郁的气息再度恢复如常。

    焰雨霜蓝再度恢复成那美丽的艺术品模样,不过看着这台被一枪分为两段的机甲,却只能心生寒意。

    熔岩重击上半身坠地的巨大动静,同样再度引来两台正在激烈对战机甲的目光。

    黑色的极殊兵倒提长枪静静站在巨大的几家残骸前,说不出的妖异。

    “诺戈?诺戈!……果然是个废物?!?br />
    厉吼两声没发现动静,雷火风暴骂骂咧咧得出一句结果,再度向前开炮。

    原晶武士双手撑起一片原晶力场抵挡住对手的电磁波动弹袭击,驾驶舱中麦卡咕嘟的咽了口唾沫,眼神无法置信的看着那边已经被“分尸”的熔岩重击。

    这么简单就把那台重锤机甲搞定了?

    麦卡没有注意到极殊兵是如何躲避对方“震颤大地”的,但是却清楚的看到了一枪将这台机甲终结的画面。

    对方那在麦卡看来抵抗力极强的熔岩护甲根本没有半点作用,这厮的长枪……

    麦卡突然双眼放出绿光,那是科研人员看到一件摆在眼前的跨时代的科技作品时无法抵挡的神色。

    这个极殊兵浑身都是黑科技啊,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想到这里,单手撑着力场,通体银色的原晶武士伸出右手竖起大拇指。

    “果然亲身经历比看到远远来的震撼,厉害!谢了兄弟,这次欠你一个大人情!”

    沐凡先是看看脚下半截机甲残骸,确认刚刚的缩小版时间之潮没有波及到驾驶舱,这才看向那边单手举着力场硬抗对方火炮轰击的原晶武士。

    待看到那单手撑起力场毫不在意的样子,沐凡不禁眉头直跳,这机甲硬度也太夸张了吧,难怪被称作乌龟壳。

    听到麦卡称赞的话,极殊兵倒是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稍稍移动手臂,焰雨霜蓝指向那边的雷火风暴,双目看向原晶武士。

    平静的声音响起:“那台机甲还需要帮你么?”

    “谢了兄弟,不用,这台机甲我自己来!奇火军工是我的世仇,还是自己动手过瘾?!甭罂ㄋ实男ι?。

    MD!

    雷火战神的机师脸如同被火烧一样,整个人差点气炸。

    这脸打的,啪啪作响啊。

    关键看对方那风轻云淡的模样,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随便一块矿石吗?还特么挑三拣四的。

    “好。那我还有事,不需要帮忙就先走了?!奔獗驹谀抢锟峥岬乃档?。

    “嗯,一切小心,具体的等比赛完毕详谈,保重!”

    极殊兵点点头于是提着长枪……

    直接离开了这处湖畔。

    只剩下两台还在僵持的机甲。

    “麦卡,你真是自己找死!”雷火战神当中的声音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走调。

    “哼,如果没有那台重锤机的牵制,你为我会怕你?”

    双手上半透明圆盘暴涨,双手交叉掷出,两台机甲再度进入激烈的对战中。

    看到这直接KO一台超重型机甲,随后飘然离去的极殊兵,观众席上已经有一帮人张大了嘴巴。

    哈里身边那个带着小墨镜的黑衣胖激动的大喊:“这是最骚的!这特么象拔蚌一样的枪法简直和我家门口卖蛇的一样!”

    小胖子哈里默默看了这边语言技巧等级升到Max的黑衣胖子,和旁边的白毛对视一眼。

    白毛脸上露出一个蜜汁微笑,反手撩了撩自己那骄傲的发型,给胖子露出一个肯定的眼神!

    胖子仿佛受到鼓励般,脸盘都激动地发红,站起来高声呐喊:“极殊兵——无敌!我们的口号是——”

    白毛激动的站起来不知从哪儿掏出一面大旗,用力挥舞,然后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扩音器放在嘴边。

    石破天惊的话瞬间压下整整一面席位的喧嚣,半个场地连带着哈里和黑衣胖子瞬间呆滞:

    “卧槽这么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