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护法“西风树雨”加更,晚上还有两更,剩下22章没还了。)

    极殊兵停顿片刻猛然从泥土上跃起,双手倒提重??癖┓闯?。

    那边的【熔岩重击】看到极殊兵如此做派,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庞大的机体依然带起狂猛的压迫感疾冲而来。

    这样简直是极好的,省的四处去追了。

    小老鼠……呵呵。

    冲撞,碾压!

    他要将面前这个小虫子撞成铁饼!

    橙红色重型机甲的瞬间冲撞速度快的难以想象,甚至当极殊兵双手提剑迈出步伐的瞬间,重锤与机甲之前的距离已经不足十米。

    十米对于机甲狂暴起来的速度是几乎可以忽略到不计的。

    极殊兵手中的重??翱把锲?,两道身影就已经相交。

    暗红色冲击风暴前似乎有一道黑色电弧一闪而过。

    轰!

    数十米高的泥土纷纷扬扬从空中落下,巨大的树木纷纷倒伏。熔岩重击机甲直接闯进密林之中,数十颗直径超过三米的巨大树木直接被撞断。

    咣、咣。

    随手将身上的一棵巨木推开,橙红色的机甲举着重锤再次转身。

    然而当看到那台黑色机甲竟然就在身前二十米出半跪于地时,橙红色机甲的机师终于吃了一惊,沉闷的声音传出:

    “小老鼠,竟然躲过去了?”

    “呵?!便宸仓环⒊鲆簧湫?,他的眼神盯着对面那台机甲右臂肩膀处的位置。

    咔、咔!

    两道裂痕声响起,只见熔岩重击机甲手臂上的橙红色装甲竟是瞬间出现两道裂痕,交叉成V字型,片刻之后轻轻掉落在地。

    呈三角形的装甲碎片斜着插入泥土之中,机甲手臂上那一处反射着浅灰色金属光泽的部位格外明显。

    “有效?!?br />
    沐凡轻声自语了一句。

    “唔,竟然能够破坏熔岩装甲?”沉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好奇也带着一丝愤怒。

    “但老鼠终归是老鼠,这么做毫无意义!”

    话音落下,沐凡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手臂破损处竟是开始浮起一丝暗红,如同熔浆般的黑红重新覆盖。

    熔岩再生能力!

    橙红色机甲手中重锤再度反手抡起,一道半月形能量火焰重重轰出,然后体型庞大的机甲竟是直接跟着半月火焰冲锋而来。

    砰的一声,巨大而夸张的尾焰在身后暴涨一倍。

    这一瞬间熔岩重击机甲的速度竟是突破了音速。

    二十米的距离下,那庞大的冲撞面以及恐怖的瞬时速度让这台机甲变身狂猛的擎天巨人,一撞之下山峦崩塌。

    沐凡双眼瞳孔在这一刻缩成一点,突然亮起。

    “就是现在!”

    极殊兵脚下踏起奇异的步伐,左手松开剑柄,右手手腕一转,巨大的重剑剑锋一横反手挡在身前,恰好被左手托住。

    宽厚的剑面角度出现略微的倾斜。

    轰!

    半月形能量火焰以小角度切入,然后在这沉重的剑面阻挡下竟是……折射了出去!

    阿卡伯特合金重剑上出现一道浅红色的擦痕。

    极殊兵和这道能量火焰错身而过。

    然后极殊兵脚步继续以奇异的频率跃动,左手沿着剑脊瞬间滑到剑柄,双手再度合握重剑。

    在那气势狂猛无匹的橙红色重型机甲冲到身前的一瞬,手中重剑猛然抡出……

    一道惊艳的弧形闪电划过。

    但是,这一次,极殊兵却没有出现在这台重型机甲的身后。

    而是手持重剑和对方完全架到了一起!

    双目中透出淡淡红色的技术兵被熔岩重击机甲狂猛的一路推行!

    极殊兵双腿深深陷进泥土之中,似乎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只剩下双臂抖动的在按住那柄重剑,金属相撞的火花从武器之间显现。

    观众们已经有人注意到这里,他们在质疑,甚至有些激动的已经忍不住骂出声来。

    “有病吗!去和这种力量型近战机甲硬拼?”

    “脑子进水了!”

    “真是傻X,和这么强硬的对手对砍?!?br />
    但是……

    他们似乎忘记了,极殊兵现在已经完全招架住了对手!

    哪怕极殊兵在对方巨大的动能之下还在被强行后推,可是它却真真正正招架了熔岩重击!

    “在两把武器交锋的瞬间,他竟然做到了微震卸力,现在这种姿势,难道是要……反击???”

    银发之下的目光灼灼,奈登根本没有理会旁边普通观众席上的哄闹声,他注意到的是那柄重剑错开的位置以及奇异的角度和震颤到完全模糊的锋刃!

    还有那一点点向下滑动的剑锋,等等……

    他在切割!

    奈登眼睛猛然瞪圆。

    极殊兵驾驶舱内,沐凡双手十指连同双肘已经化为一片残影。

    当极殊兵被强行后推了二十多米后,一抹骤然出现的笑容浮现在沐凡嘴角。

    极殊兵左臂猛然折起向前一横,牢牢顶住剑背,然后用力一压,整台机甲向下一倒。

    但是背后引擎瞬间的矢量变化没有跟着调整向上,而是同步喷射口向下,巨大的蓝色光芒乍起。

    滋啦啦啦,一道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

    极殊兵身形猛然沉下到底,再然后瞬间高高跃起,整部机甲半旋转着升到半空。

    如同黑暗中一道璀璨的V字光芒闪烁。

    白昼中一道完全由金属火花划出的巨大V字猛然浮起!

    嗡~嗡~嗡!

    左手撑地,右手握着剑柄高高扬起,极殊兵单膝落地,背对着熔岩重击机甲。

    时间似乎定格在这一瞬,人们还在好奇那台重型机甲为何不再动弹的时候。

    熔岩重击手中终于动了一下,好像刚刚反应过来,双臂似乎想要抡起重锤转过身来。

    但是这时,观众们背部汗毛全部炸起。

    没看到裂痕是如何出现的,人们只看到橙红色机甲手持半根光秃秃的锤柄转身,那直径四米的巨大锤头轰然落地,

    熔岩重击发愣了那么一瞬间,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手中半截锤柄,锤柄确实很粗,直径也超过一米。

    可是它的武器不是这半截金属棍??!

    “这不可能!”

    巨大的怒吼从机甲头颅中发出,这声音引得旁边已经开始进行短兵相接的两台机甲同时看来。

    “诺戈你抽什么疯呢!”刚刚躲过陡然将身后巨木削段的半透明飞盘,雷火战神抽空转过头来愤怒的喊道。

    可是这一转过头来却将他看傻眼了,熔岩重击的成名武器呢?那柄重型巨锤呢?

    “草,你的大锤呢?”

    雷火风暴机甲中传来一声怒骂,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打了几分钟,武器没了?

    就不该带这个憨货过来的,这傻子是来搞笑的吗?

    “嗯?”

    左手将飞回的圆盘接住,原晶武士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结果恰好看到前几分钟威风赫赫的熔岩重击机甲。

    此刻如同一个巨大化的弱智儿童举着一根没有糖的棒棒在那里发呆……

    恩,或许连称作棒棒都不对,应该再砍一半,叫做“棒”,至于那个剩下的“棒糖”掉在地上了。

    对没错,那个巨婴手里握着一根棒在发呆!

    在它背后巨大的锤头深深陷进泥土之中。

    看到这一幕,看到那熔岩重击呆滞的样子,麦卡不知道怎么形容,突然感到好心疼。

    而这时,极殊兵看向原晶武士的方向,沐凡平静的声音传出:“一会还需要帮忙么?”

    什么?

    麦卡一愣,还没反映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是。

    极殊兵起身将合金重剑挂回后背,右手抬起,缓缓握住直插在身侧巨木上的……

    焰雨霜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