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合一大章,4600字。)

    整个赛场已经完全被信号隔离,也就是说赛场内除了近场通话以及机甲协会官方的通讯,任何外界信号都无法接入。

    所以外界人员无论再怎样着急,都无法将掌握的信息透露分毫。

    没有人知道那台极殊兵为何突然从高空冲下,他们只是没有想明白这台机甲为何对着东南方冲去?

    既然极殊兵也选择了一个钢铁王座方向冲刺,那么关注的重点还不如提前转移到那些已经抵达王座的机甲,看看他们的对战。

    反正过一会所有的机甲都将出现在王座附近。

    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的裂空鸟急速驶向东南方向,驾驶舱中的夏佐也注意到刚刚作战光幕上突然提示的雷达扫描信号。

    这个信号一闪而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在这巨大地图之中的机甲数量有几十台,雷达扫描不一定是哪台机甲,如果什么都要关心的话那根本关心不过来。

    夏佐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同时对手中的这台机甲也有着空前的信心。

    蓝都军武集团的秘密天空系列机甲的原型机——裂空鸟,独有的变形装置,当改变为战机形态时,速度甚至突破了11马赫。

    这是一台足以撕裂空间的机甲??!

    速度至上!

    这就是裂空鸟的终极属性。

    以撕裂长空的速度,彻底震撼这个世间。

    自己的空降点在这片圆形区域的东南向,在东南方向的王座中距离最近的16号王座,距离最远的是19号王座。

    而这次夏佐的目标,就是那座编号为19的钢铁王座!

    因为这处谷地是独立的一处峡谷,位于一道大裂谷之后,只有这狭窄的通路可以通行。

    险恶的地形和最远的距离决定了19号王座绝对不会成为那些竞争者的首选。

    然而对于能够飞行和天空作战的裂空鸟来说,这却是得天独厚的地形优势。

    裂空鸟的速度现在已经达到7.5马赫,飞过去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以其他机甲难以企及的速度抢占王座,然后时间过半后锁定36强,就可以出去出去寻找那台该死的机甲了。

    毕竟自己从蓝都军武收到了不少好处。

    终归要出一些力的~~

    嗖、嗖、嗖!

    这时从前方茂林之中猛然窜出六道火光。

    交错旋转的刺蛇飞弹袭向半空中的裂空鸟。

    夏佐眼神一冷,双手以眼花缭乱的姿态瞬间在控制台闪过。

    莹白色的裂空鸟身形竟然再次提速,瞬间达到8马赫!

    整台机甲竟是对着这些地空导弹迎头冲上。

    白色的身影在那能够进行跟踪的导弹之间螺旋穿梭,竟然从六枚刺蛇飞弹明明已经封死通路的航路中穿越而过。

    眨眼间的功夫,两方交错而过,六枚刺蛇飞弹丢失目标后努力盘回角度准备再度发起冲击。

    这时依旧处于人形状态的裂空鸟双手猛然张开,掌心之中有两柄直径超过三米的大型飞轮急速旋转。

    半空中的裂空鸟转身双手用力一甩,两道莹白飞轮猛然间交错切割向那六枚飞弹。

    飞轮旋转着在空中划过一道曲折的轨迹,终于直接切在飞弹之上。

    轰轰轰轰!

    六枚刺蛇飞弹在半空中燃起一团巨大的红色烟云。

    夏佐透过作战光幕看向下方一个角度,冷哼一声:“没时间跟你们浪费时间?!?br />
    莹白色的手臂上弹开一处支架,一枚体型修长的导弹从背后自动装填器中出现,准确的滑动到支架上。

    然后轻轻一声咔的金属锁扣开启声,一道白色的气浪冒出,这枚显得圆滚滚的导弹直直向下方飞去。

    高空投掷——温压弹!

    发射完毕之后,夏佐看着下方那再次浮起的几处火光,没再理会。

    裂空鸟再次向东南方飞去,三对高高扬起的翅翼在空中划出美丽的轨迹。

    当一秒钟过后,那枚导弹直接打入地面。

    然而根本还没有安静下来,整个地面轰然炸起。

    一团恐怖的火光吞噬了那片丛林,熊熊的火焰这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竟、竟然是温压弹!这种武器怎么可以携带的?”

    “还好是机甲,如果下方是人,恐怕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

    “那片雨林都被点燃了,这画面太恐怖了?!?br />
    在光幕中,那绿色的浓郁的雨林已经被彻底点燃,一个巨大的深坑将上方的植被尽数吞噬。

    一台浅绿色的机甲狼狈的从中奔出,望着远方那已经化作一枚白点的机甲,终于放弃了追击的打算。

    果然能来参加王座争夺赛的机甲,没有一台是省油的灯。

    “系统提示:机甲【猎雪鹰】已经占领27号王座,当前积分1分?!?br />
    “系统提示:机甲【苍龙刀机】已经占领15号王座,当前积分1分?!?br />
    “系统提示“……”

    正当极殊兵化作的流光在向前奔行时,沐凡耳边开始传来机甲协会的提示。

    瞳孔中有深沉的血色在闪动,听到这些话时沐凡的表情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已经有人占领王座了吗?

    以刚刚裂空鸟的速度来看,如果为了占领王座的话,那么很快就应该出现了。

    果然,当沐凡如此想到时,又一声提示在耳边响起。

    “系统提示:机甲【裂空鸟】已经占领19号王座,当前积分1分?!?br />
    沐凡眼中一亮。

    目标——锁定!

    手指在控制台上快速的敲击,王座地图上位于地图右下角方向有一枚紫色光点亮起。

    “直线距离210公里,期间地形较为复杂,这个19号王座有着天然的地形优势,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可以进入。两侧是巨大的裂谷,如果机甲不具备飞行能力,那么进攻这个王座将会非常危险?!?br />
    “知道了?!?br />
    “你这是什么态度……”沐凡平淡的回答直接让黑把接下来的话都无法说出。

    “不管再危险,也要去把他撕碎,不是么?”

    “本大人竟然无言以对?!?br />
    本局语言对战,黑完败。

    极殊兵为了将速度最大化,特意避开了地形起起伏伏的丘陵和丛林地带,而是沿着河流边上的

    平原地形向前奔行。

    黑色的机甲在褐色的土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黑色踪迹。

    ……

    蓝都星大气层外,此刻有一艘外表黄褐色的战舰正如同幽灵一般悄然游荡。

    对比那颗美丽而巨大的星球,这艘战舰渺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指挥室内依旧是斑驳的黄色与褐色交织,那名坐在最中央的庞大身影,此刻正静静望着眼前的作战光幕。

    在他旁边,有一名手下正在躬身汇报。

    “大人,已经确定机甲演武大赛具体位置,不过由于今天比赛内容的更改,真实位置距离现在锁定位置还有1100公里?!?br />
    “嗯?!本薮笊碛暗囊簧卮?,没其他任何语言。

    “发现联邦军方舰队踪影,不过目前都集中在大气层内部,现在魔蛇之影装置能够?;ぶ鹘⒃菔辈槐环⑾?,不建议继续深入,否则被发现几率将会增加到65%?!?br />
    “嗯?!?br />
    “大人……”那名手下看到自家首领的表现,声音卡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脾气捉摸不定的门柱骑士大人,实在不是他们这些手下能够揣摩的。

    “一群土鸡瓦狗罢了,这些舰队都是些低级舰队?!本薮蟮纳碛奥跛估淼纳斐鲆桓种冈诿媲靶榭罩谢?。

    光幕上的景象开始切换,同时安杜马里那浑厚却冷血的声音同时响起。

    “联邦的真正精英都在边境之上,第四军区的雷、明、雪、风四大突击舰队没有一支驻扎在这里,这些行政星的本土舰队旗舰只是一艘普通的七级战舰,不是任何一种特改型号。至于其他那些五、六级的战舰……呵呵,我又不是要和他们打攻坚战,舰海战术对于绞魔蛇来说有任何意义吗?”

    承担情报工作的手下听言抬起头:“安杜马里大人,可是您的计划是要连续突破联邦和机甲协会的两道封锁线,下方的那些参赛机体以及机甲协会的裁判机可是有不少高阶存在的,一旦发生缠斗,被舰船集群用力场壁封锁,那么……”

    这名手下眼中带着恳切神色,作为归属第七十二门柱骑士的情报头目,他必须将所有可能危险性向自己的首领汇报。

    “大人,这一切,仅仅为了击杀一名普通机师,这代价实在太高了??!”

    听到自己手下得力干将的陈述,巨大的身影突然出现一丝细微的抖动。

    然后这抖动越来越大,大到整个人身上的重型盔甲都在颤动。

    呵……

    呵呵……

    呵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你不觉得,这样才更符合我们所罗门的作风么?我安杜马里仅仅是想为我忠实的手下报仇而已。乔,如果你死了,本大人一样会为你来这么隆重的一次袭击?!?br />
    安杜马里肆意的笑声震得那名手下慌忙跪下,被称作乔的男人激动的双目含泪:“愿为大人效死!”

    跟随安杜马里多年,起码在对自己人这一点,他从没见过大人失过言。

    巨大的身影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乔起身。

    “关于演武大赛参赛机体的资料我都已经浏览过了,其中S-级机体五台,连一台评价达到标准S的机甲都没有,这对属于七十二门柱的绞魔蛇来说连塞牙缝都不够!”

    安杜马里眼中透出残忍的黄色光芒,他森冷的声音继续从金属面具背后传出:“我需要防备的仅仅是同为S+的高阶机体——流光天鹰座,以及联邦的那台大雷枭?!?br />
    “不过对于已经晋升到S+等级的机体超级系巅峰机甲来说,想要彻底击毁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等它们都成长为SS级再说吧。作为七十二门柱中有着鬼蛇之称的绞魔蛇机甲来说,在无数人眼皮底下袭杀这不从来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安杜马里摊了摊手,乔最终额头点地示意遵命。

    所罗门做事,唯所心所欲而已。

    打了个哈欠,安杜马里庞大的身躯起身,起身之前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光幕中正在持枪奔行的黑色身影,黄色的瞳孔中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绞魔蛇需要进行预热了。

    庞大的黑影最终消失在这指挥室内。

    ……

    在那道疾行黑影的前方大概120公里的位置,有一处清澈的湖泊,巨大的湖泊倒映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四周有郁郁葱葱的树木环绕。

    本来这应当是一处绝佳的美景,但是此刻这里的上空却凝聚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一台通体银色的人形机甲被两台一大一小的机甲合围在湖岸。

    这台银色的机甲,最为明显的就是双手上那半透明的圆盘武器。

    如同一枚放大数十倍的圆盘,不过颜色却是泛起淡淡蓝色的半透明状。

    两只圆盘分别在掌心极速旋转。

    另外两台机甲成掎角之势将这台银色的机甲逼在湖畔无法动弹分毫。

    一台橙红色的重装机甲手持一柄巨大的粒子喷射重锤狂暴的往复重装砸击,另一台浅褐色体型稍小的人型机甲双手伸开,刁钻的电磁波动弹交替射击。

    每一次重锤砸下,银色机甲一只手掌总会及时出现在那恐怖的重型武器下方。

    半透明的圆盘精准的迎上。

    轰的一声,银色机甲周身似乎有玻璃碎裂的纹路。

    银色的机甲身形一矮随后起身,竟是抗下了重击。

    手中圆盘依旧是那副半透明的模样,只是机身四周那如同破碎水晶体的感觉还是不曾消散。

    另一台浅褐色机甲不断发出的电磁波动弹似乎根本没有向着那银色机体袭去,一团团磁暴光芒在周边炸起。

    竟然隐隐将那无形的水晶体轮廓炸出,那是如同倒扣的碗状形态。

    每次爆炸水晶体上的裂痕就再次出现一些。

    现在两台机甲轮流进攻,竟是想一举攻破这个无形护盾,而且看这种进攻的火力,似乎……想要彻底击毁银色机甲?

    “麦卡,真是没想到,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哈哈哈哈,南之国业的另一台机甲呢?是不是你们投放的位置相差太远了?真想看看你的原晶力场还能维持多久!”

    “固态化的离子场不是很牛逼吗!你倒是反击???为什么现在像个乌龟一样站在这里?你也可以后退进入湖水嘛,哈哈哈哈,史上第一个被淹死的集团少主?!?br />
    浅褐色的机甲头部发声器传出一阵刺耳的笑声。

    这台银色机甲主人的身份也随之曝光,竟然是来自科技星都的南之国业少东家——麦卡!

    此刻麦卡面色凝重的看着驾驶舱内四处开始响起的警报。

    【原晶力场衰减中……】

    【力场维持度47%】

    【力场维持度46%,产生速度不足,请尽快规避攻击?!?br />
    ……

    该死的,我也想规避攻击??!

    武平你到底在哪儿?

    可怜机甲间的通讯已然被机甲协会以特殊的手段屏蔽,他根本联系不上自己的搭档。

    原晶武士举起手中的圆盘再次抵挡了一次重锤攻击,周身的水晶体再度崩裂。

    真是倒了血霉,竟然在进军14号王座的途中碰到了南之国业的世仇——【奇火军工】,自己的父亲就是死在和对方的竞技比赛中。

    当然对方的首席机师已经被他杀死三个了。

    现在没想到的是,王座争夺赛中,对方竟然如此幸运的两台机甲汇合。

    遭受阻击的【原晶武士】只能依靠自身的独有力场苦苦支持。

    “你们这群奇火的废物,等攻破我的力场再说吧!”

    麦卡恨恨的说道。

    “哼,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这次比赛只要能击杀你,就是我奇火军工的最大收获了,哈哈哈哈。南之国业……我替你掌管吧!”

    肆意的笑声从浅褐色机甲头颅中发出,电磁波动弹再次从两臂发出。

    这透过头颅发声器的笑声清晰的扩散开来。

    这时,在相隔不足三百米的林带之外,一台手持长枪正在奔袭的机甲突然停下。

    南之……国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