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估计得等到1点多才能发布了)

    当看到极殊兵那一脚暴烈的踩下,听到唐纳修手中砰的一声时。

    高陵泽和身后一众蓝都军武的人员都感觉自己身上汗毛炸起,唐纳修那身上几欲噬人的气息简直太恐怖了。

    现在绝对没有人主动开口,谁会傻的往枪口上撞呢?

    然而这只是他们自己人的想法,对于那些记者来说,这却是最好的新闻。

    他们当然听到了那砰的一声玻璃杯破碎的巨响,所以他们更要冲过去问清楚当事人的感受。

    蓝都军武集团的机甲和机师已经尸骨无存,请问唐先生现在的感受怎么样?

    不行,这种问题实在是太刻薄了……

    但这么刻薄才更能调动起被采访人的情绪??!

    一群媒体人的眼中都露出绿光。

    有些人惧怕唐纳修,但总有一些不惧怕的。

    于是这些记者突然向前冲去。

    “唐先生!”

    “贵方机甲已经……”

    “我想采访一下唐纳修先生……”

    蓝都军武集团那些安保人员这一刻表现出了优异的素质,他们第一时间拦住了这些想拼命冲上去的记者。

    有几名记者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些强壮的保镖弹到地面。

    唐纳修依旧没有回头,右手依旧死死的攥着那些玻璃残渣。

    鲜红的血液开始沿着手掌滴落。

    滴答、滴答。

    旁边的人抓过一块手帕就想冲过去,但是这时唐纳修的左手突然扬起。

    喧嚣的一幕瞬间停止,所有人都看着那竖起左手的背影。

    阴沉而平淡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唐某需要召开公司内部会议,只能麻烦各位媒体朋友另行安排时间了?!?br />
    话音落下,那些原本被动阻拦的安保人员将还在推搡的几名记者摆正,然后强行架走。

    这时那些狂热的记者们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蓝都七大家族的传人。

    虽然不甘心,但只能无可奈何的走掉。

    看到那些媒体彻底走出,高陵泽等人才看到那一脸阴狠转过头的唐纳修。

    “从现在开始,我要……他死!?。?!”

    右手猛地一甩,那鲜血淋漓的手掌终于摊开。

    唐纳修疯狂的咆哮声回荡在?;ふ种?。

    他永远忘不了对方那特意抬起头望向自己的一眼。

    冰冷、无神,他知道那仅仅是电子眼。

    但他更知道在那电子眼之后,还有一双真正的眼睛。

    在那双漠然的眼睛中含着的一定是嘲讽。

    ……

    “好!真特么不愧是老子的弟子!”

    机甲特训室内,阮雄峰猛地一拍大腿,脸上满是兴奋的光泽。

    这个光头男人喊完之后发现自己身后静悄悄一片,然后咧嘴看着自己身后一帮被吓的说不出话的青年讲师们。

    “不精彩吗,嗯?”最后一个字是从老兵痞的鼻腔中发出的。

    “精彩!”

    “真不愧是阮教官的弟子,这种暴烈的风格如出一辙?!?br />
    “名师手下出高徒?!?br />
    “对啊,有阮教官当年的风采?!?br />
    一帮青年讲师吓得浑身一哆嗦,然后拼命点头,各种好听的话不要钱似的送上。

    “哈哈哈哈!老子当年的风采你们知道个屁。不过这话听得心里这叫敞亮啊,行了,你们没事回去吧。今天的会议取消,我要准备出任务了?!?br />
    阮雄峰抚摸着自己的光头哈哈大笑,这群年轻人虽然能力水平一般般,但是说话水平却很高嘛。

    光头男人表示很是受用。

    听到阮雄峰的话,这群青年讲师如蒙大赦,慌不迭的离开这间屋子。

    跟这个人形怪兽在一起压力实在太大了,性格喜怒无常不说,偏偏实力还强的变态。

    上面还有院长大人一直护着他,真是没天理了。

    算了,就当过来陪老兵痞看了一个视频吧。

    不过话说回来,那台机甲的机师真的是阮光头的亲传弟子?

    等等……

    不会是这届的新生吧!

    这群青年讲师对视一眼,没有阮雄峰在身边,他们才反应过来。

    眼中带着骇然。

    刚刚光顾着抵抗那光头男人带来的压力了,现在回过味来,竟然细思……极恐!

    等到特训室内只有自己一人的时候,阮雄峰重新靠坐回沙发。

    拿起手中的天讯,拨打了一个号码,眼睛依然盯着屏幕中的那台黑色的机甲。

    “我是阮雄峰,明天我会过去,不过我只是开着大雷枭去观战的?;褂屑亲?,如果老子徒弟有危险,我不管什么机甲协会的规矩,我肯定会出手?!?br />
    天讯那段唯唯诺诺似乎在说着什么。

    然后阮雄峰不耐烦的举起天讯,脸正对着那话筒位置说道:“行了,别墨迹的跟个娘们似的,就这样?!?br />
    随手将天讯挂掉甩到一边。

    阮雄峰两只手掌抱在脑后,那颗大光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想起昨天晚上接到的军方高层请求,机甲演武大赛从王座争夺赛开始怕出现一些意外,需要绝强的机甲配合军方战舰来进行秩序维护。

    这个维护当然不只是针对那些未知的可能,更多的是让机甲协会投鼠忌器。

    “就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条件都还讨价还价的,现在这些和平星球的军队简直越来越弱了。明明在自己地盘上,怂的和个蛋一样,他个娘的~”

    “嘿嘿,不过,便宜徒弟,你这便宜师傅来给你助战了,下一战给我安心打吧,哈哈哈!”

    自言自语道最后,阮雄峰再次得意的笑起来。

    没办法,谁让沐凡这小子是他徒弟!

    ……

    至于沐凡的几名小伙伴,此刻都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

    尤其是胖子,脸色通红,那表情就和连续来了半天**一样,爽的几乎无法呼吸了。

    他的嘴巴张开却喊不出一个字,只能用手啪啪的拍着护手,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和震撼。

    但是,就在这时,胖子身边一名体型和他相仿的哥们,带着一副圆形小墨镜,猛然将手里的爆米花往椅子上一怼。

    “我草,这么变态,这尼玛还打个象拔蚌??!”

    激动的吼叫伴随着弹出来的爆米花让哈里小胖子茫然的转过头去。

    “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文盲真可怕,自己上光脑搜去?!蹦敲导锌伺致诚悠?。

    当白毛注意到回过头的瞬间,甚至看到了胖子眼中激动的泪花。

    特么的胖哥哥竟然被人嫌弃是文盲了。

    哎……

    白毛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这话他懂,但没法解释啊。

    唉,做一个纯洁的人真的好难。

    胖子看到白毛那一脸便秘似的内疚,又开始转而安慰白毛。

    只剩下旁边一直注视这里没有作声的李小希在细细思考那个象拔蚌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自参赛开始,极殊兵留给人们的印象极其深刻。

    谁都无法想象那台被认定为仅仅是A级的机甲竟然连续以各种夸张而狂暴的姿态连续挫败对手。

    不对,是彻底击杀对手!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

    那台机甲手下竟然无一活口。

    看着那台特意踩碎对手透露的黑色机甲,那些观看者心中无不泛起寒意。

    这台机甲,竟然就这样一路杀进了王座争夺赛。

    明天,不知道明天,这台机甲究竟会带给他们怎样的视觉盛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