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属于机甲协会官方的结束比赛声音响起时,原本应当转身离去的极殊兵却没有动弹。

    沐凡再次低下头,看着脚下那已经彻底安静下去的极殊兵R。

    就在刚刚,黑将一条语音转给了他,那条语音讯息恰恰来自于十几秒前还活着的罗德里克。声音中有疲惫,却带着一股终于解脱的释然。

    “我是罗德里克,引擎的资料我没有透露,求你救出我的家人,谢谢……还有,我对……”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

    因为砰的一声响起,信号直接消失。

    沐凡默然,接下来应该就是八千吨冲压重拳彻底击溃驾驶舱的一幕了。

    你对……不起糯糯,还是洛基重工呢?

    不过人死如灯灭,起码到最后,这名未曾谋面的前洛基重工首席大机师说出了他真正的愧疚。

    从现在我才真正敬你是一名对手。

    “请洛基重工的机甲离场,请败方收拾残骸?!?br />
    天空之中,工作人员的声音再次传来。

    极殊兵那黑色的头颅突然抬头看向天空,无声的注视了大概三秒钟时间。

    然后极殊兵再次低头,在工作人员震惊的目光中突然伸出右手扣住“深蓝游骑”的脖颈,然后猛然提起。

    他要做什么???

    然后极殊兵转向洛基重工观察台的方向,一脚迈出。

    在经过那支半截枪身没入土中的红色步枪时,随手拔出后安置于“深蓝游骑”背后的枪槽内。

    黑色的极殊兵就这样单手扣着蓝色机甲,向己方拖行而去。

    观众们集体瞪大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杀掉对方的机师,这还要把对方的机甲带走的?

    “卧槽,这个碉堡了!”

    就连原本看的津津有味的白毛都忍不住咋舌。

    胖子他们则是目瞪口呆,为什么沐凡会干出这种事情……

    明明上一把还很正常的在对战啊。

    “极殊兵,请你放下手中的机甲!请放下属于蓝都军武集团的机甲!”高空中飞来一艘飞行器,那是从天空母舰上下来特意进行警告的工作人员。

    驾驶舱中沐凡听到这句话,眼皮动了动,但是眼球中依然是漠然的光芒。

    极殊兵动作突然停下,抬头看向那已经飞到自己前上空的飞行器,手中的深蓝色机甲依然没有放下。

    看到行走的黑色机甲终于停下,飞行器上的工作人员再次拿起话筒喊道:“极殊兵,请放下你手中的机甲?!?br />
    声音不但传进了沐凡的驾驶舱内,也传进了所有观看者的耳中。

    先前他们还在为这台黑色的机甲呐喊欢呼,但是现在他们也迷惑不解了。

    都已经打完了,为什么还要拖着对方的机甲残???

    这种行为有些过分了吧。

    所以,这一刻他们都将目光看向极殊兵,他们在等着那台机甲的机师给出的解释。

    下一秒,沐凡淡漠的声音从机甲头部传出:

    “这台机甲……属于洛基重工?!?br />
    说完之后的极殊兵再次低头,右手紧紧扣着这台深蓝色的极殊兵R,继续跨步前行。

    观众席上的人们已经呆住了。

    什么意思?

    这台机甲明明是属于蓝都军武集团的好吗?

    但是有些人却在深思过后脸上露出骇然的神情。

    因为他们发现极殊兵的机师说的似乎有些对,因为不说别的,刚刚那恐怖的紫色能量团,在所有人都已经放弃支持极殊兵的情况下,竟然被它直接双手托起。

    这根本就是超出他们理解范畴的事物。

    但是如果按照这机师刚刚所讲的,那么一切似乎就又行得通了,只有同种机甲才可以对那些能量进行控制吧。

    听到沐凡的话,在飞行器上的那两名工作人员也有些犯难了,怎么涉及到这种情况。

    他们需要请示上级了,于是这两名工作人员决定先请示完毕再做结论,毕竟这是在进行直播比赛,不能贸然行事。

    然而这时,在飞行器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一个略有些冷漠却威严的声音。

    “扣下深蓝游骑,不允许极殊兵将这台机甲拖走?!?br />
    两名工作人员对望一眼,这似乎是副裁判长冉家大人??!同样来自星际机甲协会的王牌机师,但是等级已经在两年前就超过了8阶!

    “大人,不进行真实性核查吗?”

    “不进行。这台机甲有争议,由星际机甲协会先行扣留,百武彗星部队会协助你们?!蓖ㄑ镀髂嵌硕允窒氯说闹室杀硐殖隽瞬宦?,声音中已经有些寒意。

    这也让两名工作人员连忙惶恐的答应:“好的,冉家大人!”

    这两人抬头看向天空之中那二十台已经盘旋下降,双翼在背后扬起、手持彗星武器匣的银白机甲!

    他们眼中露出了火热的神色,这可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第一次能和百武彗星部队直接对接。

    既然冉家大人发话了,那么一切事情就好说了。

    “下方的机甲极殊兵,关于疑问,星际机甲协会承诺解决。但请你将手中的机甲放下,由机甲协会接管,调查结果将在三日内公布?!?br />
    原本已经上升的飞行器上突然传出通知,而且这次的通知似乎有些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一次沐凡的眼皮根本抬都没抬。

    在他的眼中,光幕上那双手捂住脸庞无声流泪的少女,才是他此行的终点。

    关于解释,他已经给了。

    “机甲协会正式警告,请参赛选手极殊兵放下手中机甲!”

    “请放下手中机甲!”

    “请放下……”

    连续三声之后,那台黑色的极殊兵依然在前行,对这所谓的警告根本理都没有理。

    一些观众在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原本准备将目光投向其他区域,但是当看到这一幕时,他们额头开始不自觉的跳动。

    这是要出事??!

    不但这些观众将目光投回,更多的目光也开始投向这里。

    在天空母舰之上,银发的奈登将冰冷的目光投向自己身侧不远处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男人,当他开口时,附近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冉家,你下的命令?”

    那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中年男人脸如石削,仅仅眼中透出的精光就让人一凛,在听到奈登的话后,身子微转。

    “是我?!?br />
    “为什么要扣下蓝都军武集团的机甲?!?br />
    “因为我对这台深蓝色机甲很感兴趣,如果这种技术被协会得到,那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泵郊业哪腥俗旖锹冻鲆桓鑫⒎淼男θ?。

    这么显而易见对组织有利的事情,为什么要质疑呢?

    “我们现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做吃相太难看了?!蹦蔚俏薹ū绮等郊姨岢龅墓鄣?,但是他却对这种丝毫不顾忌组织形象的行为难以忍受。

    “很快就平息下去了,何况对方也没什么背景,小机师而已?!比郊一恿嘶邮植辉偎祷?,双手撑起下巴矫有兴趣的看向下方。

    在那里,百武彗星部队已经开始下降隐隐形成一个包围圈……

    瓮中之鳖!

    ***

    PS:公司事情忙完了,当当终于把最近紊乱的更新时间调整过来了,开始还加更了要,对于最近这么晚的更新时间,当当向各位亲爱的读者说声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