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都环宇传媒!”一名眼中透着精光的矮个子男人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毫不避讳的大声说道。

    周围一片议论纷纷,因为这个名字在其他同行耳中是相当出名的存在。

    蓝都环宇,这是蓝都军武集团旗下的报社啊,地位超然更是资金雄厚啊。

    现在台上的小子突然被这个媒体的记者盯上,想都不用想,就是没新闻也能制造出大新闻来。

    几百名同行如同见了腥味的猫,眼神都直了。

    手中的镜头已然对准了这里。

    “沐凡,这家报社的幕后控股者是唐家?!焙诘脑阢宸捕锌?。

    听到这里,沐凡注视着那似乎已经成功吸引一众目光的矮个子男人,轻轻一步跨出。

    这个姿态无疑是具有某种压迫性的,而且这也将王糯糯挡在了身后,这也意味着沐凡对糯糯的一种无声的暗示和?;?。

    “那请问……你看好哪一家?”少年歪了歪头,很自然的问道。

    咦,有点意思?。??

    人们眼睛亮了,这小子的语气看样子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是要反击吗?

    “我看好哪一家?当然是我们蓝都星的英雄代表了啊,蓝都军武集团恐怕今年是第四星区成绩最好的企业了?!?br />
    这名矮个子看到沐凡回复自己的话,整个人进入了亢奋状态,不禁向后一指,高声说道:“各位同行不妨关注一下蓝都军武集团,这是有着丰富经验积累以及积极态度的企业,这种比赛态度和实力缺一不可。恕我之前,在你身上我根本没有看到所谓的参赛选手应有的表现?!?br />
    周围一片哄笑,这个小矮子说的没错啊,拉着一台机甲就过来,这是来玩了吗?

    哈哈哈哈~~

    还没离开机械台的奈登矫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作为一名已经身经百战的王牌机师,见过的场面实在是太多了。

    在他看来机师的心理素质比综合水平还要重要的多,他很好奇那个报名的少年该如何应对这种问话。

    听到蓝都军武那几个字后,沐凡的眼睛突然变得异常冰冷,不过却没有立即开口。

    而是看小丑一样等那个矮个儿记者笑完了,才随意的开口说道:“你看好蓝都军武集团是么,在你眼里他应该是参赛者学习的榜样对吧?”

    “我当然看好蓝都军武集团,不过在场值得学习的有很多,这个我可不敢说。当然,我认为你肯定不在大家学习的范围内?!卑黾钦呋目戳丝淬宸?,做他这一行规避语言陷阱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他才不会傻傻的给自己东家树敌。

    对面这小子明显涉世未深,利用这么好的一个目标来免费做一波宣传,这可是平常几千万广告费都达不到的效果??!

    一旦开赛了,他们媒体可就没这么大的权限了,趁着机会坑对方一次,然后编者花样给自家打广告。

    自己简直是机智至极。

    这时却不成想,沐凡突然说出一句话,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如果我要是把蓝都军武淘汰了呢?”

    什么!

    这小子在说什么?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三个名额的蓝都军武集团,还拥有着三台根本没有透露过型号的高阶机甲。

    你一个人说淘汰就淘汰了?而且竟然傻傻的成功引起了话题。

    “哈哈哈,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你能做到,那么我朗布尔立即辞职!如果你做不到呢,我感觉你纯粹是来炒作的,那就公开对所有观众说一声对不起吧?!卑鲎蛹钦呃什级挪换澈靡獾男θ菘醋陪宸?,等着沐凡往他的套里钻。

    沐凡以一种莫名的眼光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最后引得旁边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朗布尔脸色都有些羞恼。

    沐凡终于说话了,眼神中带着漫不经心,随意的向下走去:“我没有兴趣和你赌什么,既然你问了,那我可以直接说?!?br />
    “别人我不管,如果是蓝都军武集团和我对战?!?br />
    少年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能感觉右臂上紧紧抱住自己胳膊的双手,那是已经一夜之间就已无依无靠的王糯糯。

    每每想到这里沐凡眼神就异常的寒冷。

    人活于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片刻之后少年平静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每名媒体人的耳中。

    “我保证只能下来一个……”

    那语言中带着的淡漠和随意,却让听者背部无不汗毛立起。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旦对战,场上只能下来一个。

    后面半句话用脚想也知道是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不死不休的话??!

    这少年到底和蓝都军武集团有什么仇恨?再傻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明目张胆的说这种话。

    场地外围的高陵泽听到后,脸色阴鸷,“纳修,我第一次觉得你之前对他还是太轻了,这小子实在是太不识好歹了?!?br />
    唐纳修嘴角挂起一抹冷笑,“不用动气,如果真碰到,在赛场上把他打死,简直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br />
    这一刻唐纳修以看死人的眼神看着那缓缓而移的沐凡。

    “我们走吧,去给我们的小朋友准备一下见面礼,呵呵?!?br />
    毒蛇一般的身影从外侧渐渐隐去。

    无人注意到刚刚有几名站在外围的人正式蓝都军武集团的真正控股人。

    “先生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向对方发出的战斗宣言吗?”

    “您好,请问您刚刚如此公然的挑衅对方不怕对方的报复吗?”

    “先生……”

    沐凡视若无睹的向前走去,军人自动为他分开一条道路。

    他正带着王糯糯向那辆重卡走去,这就是他参加机甲演武大赛的全部家当。

    一路旁边的的记者如同哈巴狗一样凑上来,不断向从他身上嗅探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沐凡将驾驶门拉开,将王糯糯先托入驾驶舱。

    随后转过头,只看了一眼身后锲而不舍追过来的记者们,便跨上驾驶舱的脚梯,淡淡的声音传出:“做一件事比说一百句废话都要有用,那不是什么宣言,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br />
    沐凡将车门重重关闭,那辆重装卡车发出启动的低沉轰鸣,随后向南郊平原深处驶去。

    只留下身后一众目光望着这辆卡车孤独的背影,犹如弹尽粮绝慷慨奔赴沙场的战士,悲壮而凄凉。

    沐凡的眼睛静静望着前方,喧嚣的声音渐渐从耳边掠去,只剩下少女浅浅的呵气如兰。

    你们看到的没错,这次参赛的人只有他和她。

    你们想的更没错,如果两方有幸相遇,的确是不死不休。

    不过这不是选择题,答案只有一个——

    我生,他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