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之中,鹦鹉螺仓库的金属巨门缓缓拉开,一辆背后蒙着毡布的重装卡车缓缓驶出。

    然后悄然间驶入地底公路,向着立体魔方前进。

    车后巨大的货箱上蒙着的那层毡布,上面清晰的印着【金晶物流公司】几个字样。

    那是黑刚刚控制着仓库中控大厅中的机器喷涂上的字样。

    金晶物流,确实是一家物流公司,不过恰好在半个月前被收购,其收购的东家就是蓝都军武集团。

    所以当这庞大的重卡出现在地底隧道中,根本没有人会怎样注意。

    因为每天来来往往的车辆实在太多了。

    沐凡坐在驾驶位上,双手轻轻放在方向盘上,每一次方向盘自动转向,他的手掌都自然而然的随转动。

    起码从外面粗略一看,这是一名司机在驾驶。

    在地表的市区的几条主路关键路口,开始陆续有一些越野型悬浮车驶入,随后安静的??吭诼繁卟辉俣?。

    在中京市的城市监控中心,一名肩佩上校军衔的军官出现,在他身后还有两队带着各式仪器的军人。

    “我是蓝都军区作战部上校李神,为保证本次机甲演武大赛的安全,现在将由军方进行正常入驻监控,请予以配合?!?br />
    随后两队士兵列队进入监控室,无数监控镜头的画面,如同一张白纸,就这毫不设防的摊开在他们面前。

    监控室的顶部四个角落,那是对监控中心的正常自行监控。

    这四个摄像头的指示灯在不断闪烁,表明它们在忠实的记录屋内所发生的的一切,从声音到画面,统统备份录入到服务器当中。

    这是官员们对军方的合理要求:不得屏蔽监控设备,要求信息透明。

    李神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他也无所谓,反正他又不会去做手脚,他只负责来找人。、

    可是谁都不会想到,在这些数据传递到服务器的线路上,已经有一个无人知晓的智能生命在静静等待。

    每当信息流经过时,总会被悄悄复制出一份数据导入一条隐蔽的网络通道内。

    至于监控中心的警报,完全就是一个样子货。

    在洛伽星就有着入侵城市监控中心的经验,黑现在处理起来已经是轻车熟路。

    所以出现在监控上的画面,有一辆重卡的身影被悄然抹去,毫无痕迹。

    披着军绿色毡布的重卡径直驶出地下隧道,进入立体魔方,然后沿着弯弯曲曲的路线前进。

    如果把这些路线画在纸上,便可以看到那个不断前进的黑点,目标始终都很明确——

    南郊平原。

    ……

    王糯糯这次坐在驾驶位上,冷静的驾驶着这台悬浮车。

    她心中牢牢记得沐凡说的话,开到南郊平原的入口,然后静心等待。

    这就是她唯一的任务,至于其他的无需理会。

    透过电子后视影像可以看到紧紧咬在后面的两辆悬浮车。

    对方甚至为了咬住自己已经闯了两个红灯。

    这次完全就是一种撕破脸皮的态度,丑陋而粗鄙。

    糯糯大大的眼睛中带着坚定。

    沐凡不在身边,是因为他在做更重要的事情。

    既然沐凡已经告诉自己去那里汇合,那么自己就要毫无保留的相信大人。

    现在自己要独立来面对这些事情,甚至要做的更好。

    对,绝对不能拖后腿!

    糯糯的眼神更加坚定,丝毫没有在意身后的尾巴。

    她沿着导航上最为直接最近的路线直直向南驶去。

    后面尾随的悬浮车中,驾驶员又险而又险的闯过红灯和一辆直角行驶的车擦身而过,不禁破口大骂:

    “前面那女的疯了吗!也不绕路就开直线,半小时了都没转过弯。脑子有病吗,你这不准备跑了是不是!”

    始终开启语音通讯的络腮胡听到后皱着眉骂了一句:“老实开车!跟丢了我们都得玩完?!?br />
    驾驶员脖子一缩立刻老实下来。

    又过了半小时,前面那辆车在连续穿过三条拥挤的街道后,前方出现一片广阔的建筑群落,而且外围拉出一道几乎望不到尽头的警戒带。

    那辆悬浮车急刹骤停之下稳稳的停在路边,恰好贴着那红色的警戒带,以及众多全副武装的士兵组成的人墙。

    后面全力追赶的两辆车也赶忙猛地刹车停在路边。

    前面停下了?

    不准备继续跑了?

    他们的眼神这才顾得上向四周看去,这是……南郊平原区域!

    人群、车辆、军队、机甲,几乎把这一片已经覆满。

    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人对着通讯器讲道:“老大,那小妞不跑了,就停在路边。这里是南郊平原,前面有好多士兵和警察啊,这是怕我们把她劫了吗?哈哈哈哈?!?br />
    “哈你妈个逼,你再说一遍你们到的地方!”

    “南郊平原啊……”

    又听到这四个字,络腮胡感觉事情已经真正棘手了。

    因为,在今天,南郊平原这四个字有着特别的意义。

    而且,主人也在这里??!

    在市区路口没有任何发现络腮胡坐不住了,脚下猛地一猜动力踏板。

    一股推背感涌来,悬浮车开始飞速向南面驶去。

    与此同时,刚刚和军政两界要员结束交谈的唐纳修也接到了络腮胡的通话。

    “洛基重工竟然真的不死心?!这样,所有人员全部调到我这里,将通往南郊平原的最后几个路口进行全面布控?!?br />
    “只要发现异样,立刻动手,只要没有出现在南郊平原入口的军队面前,就不会有任何事!擦亮你们的狗眼这次给我看好了?!?br />
    “是,老大!”

    络腮胡眼中发狠,将唐纳修的命令转达,然后联系李神。

    可是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李神那边告诉他的消息始终是没任何异样!

    但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呢……

    又过了四十分钟,络腮胡带领着数十辆车已经守在进入南郊平原的最后五条路口。

    那个女孩从始至终就没从车上下来过,而那个小子却一直没有消息。

    这两人到底在做什么幺蛾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10分钟、20分钟、30分钟、1小时过去了,期间甚至还接到过唐纳修的一次天讯,不过主人在听到一直无事的情况后语气也没开始那么凶狠了。

    心情终于不用如此紧张了,不过络腮胡一行人的目光依然透过车窗牢牢向外盯着。

    在他们身后间隔的另一条道路上,有一辆毡布印有【金晶物流公司】的重卡在缓缓驶来。

    当经过面前的十字路口时,这辆重卡向左一转,毫无停顿的继续行驶。

    而这次转过去的道路尽头,则是进入南郊平原最后的五条主路之一!

    也正是从这时起,黑终于将屏蔽的监控取消。

    因为前方就是沐凡的终点了。

    “沐凡,左右两侧有六辆越野悬浮车,是盯梢的,不过暂时还没有发现我们?!?br />
    “明白了,那就正常驶入?!?br />
    沐凡脸色如常下达命令。

    下一秒,重卡即将和那些人擦身而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