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为什么狂热?

    因为这旗帜鲜明的队伍就是来自中京市的超级军工企业!

    他们蓝都星本土的势力代表——蓝都军武集团!

    在前半部分八辆限量版银翼悬浮车缓缓驶过之后,后面还跟着四辆超大型武装重卡。

    重卡后方长长的挂车上被一层厚厚的蓝灰色毛毡布所覆盖。

    不过从隆起的外型上足以看到那巨大的轮廓!

    这支车队清一色的有着漆着蓝都军武的标记,看上去气势十足。

    在第二辆黑色的悬浮车内,高陵泽和唐纳修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后排。

    听着旁边的欢呼声,高陵泽啧啧的感叹道:“没想到我们竟然能够作为东道主出席这么重要的赛事?!?br />
    “四大星区轮换,自然回轮到我们。不过蓝都星近十年没有进入32强的历史,也该改写了,呵呵?!碧颇尚扪凵裰写判σ?,不过怎么看怎么冷。

    “是啊,这次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拉来一个准王牌机师和具备天外科技的机甲,纳修你准备让那台机甲出???”

    “为什么不呢?内部的评估可是对这台机甲赞誉颇高的,我很想看看费这么大力气弄到的机甲究竟有多强。不然怎么对得起东道主那额外的一个名额呢?”

    “真是有意思了,洛基重工的机甲登记到我们名下,然后洛基重工弃权,想想一会的画面内心就有种不可抑制的快感啊,哈哈哈?!?br />
    神经质的笑声被完美的封锁在车内,唐纳修对于这次演武大赛的32强……势在必得!

    自己作为儿子的为父亲争取到一张踏入首都星豪门圈的门票。

    阴狠的目光中是说不出的自信,他可是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

    唐家当从我中兴!

    “那两个人现在有什么动静?”高陵泽问道。

    “哼,还在里面被盯得死死的。我看他们要躲到什么时候,想等到胳膊痊愈?整个中京市都是我的眼线,洛基重工这次注定要成为我们崛起的垫脚石了?!碧颇尚拮旖锹冻鲆桓鲂θ?,现在紫翠星那里正在开始一点点吞噬王家的产业。

    王基依然下落不明,而王凌峰还会被封锁消息两天。

    “唐少算无遗策啊?!备吡暝笫鸫竽粗?。

    车内响起一阵肆意的笑声。

    车外也是一片欢呼,那是人群在为他们本土的英雄而助威!

    ……

    在城市东区边缘的一处小型医疗所内,有一名蜷缩在地上的少女轻轻呢喃一声后,猛地睁开眼泪流满面:“爷爷不要走!”

    苍白的脸色上有大滴的汗珠滚落,眼神中则有掩饰不住的惊恐。

    糯糯刚刚做了一个梦,自己孤零零的漂浮在宇宙当中,身边没有一个人,那种黑暗和孤寂笼罩了自己好久好久。

    后来看到爷爷向自己走来,顿时心安。

    但是爷爷仅仅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便消失在眼前。

    无边黑暗再次袭来,这让王糯糯的心脏猛烈的跳动,巨大的恐惧之下瞬间惊醒。

    呼……

    还好是一个梦!

    自己和大人应该是在这家医疗所内休息了一夜。

    对,大人的伤口怎么样了???

    想起来的王糯糯连忙四处张望。

    但是身边哪里还有沐凡的影子……

    “大人!~”

    “沐凡!”

    还是没有,无数的不好预感开始涌上心头。

    大人一定是在其他房间,他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少女眼眶通红的就要拄着地面站起来,但是他的手掌却摸到了一件柔软的衣物边缘。

    然后她这才看到有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西服放在自己手边。

    上面还静静躺着一台天讯。

    “是大人的天讯……他真的走了吗?”

    王糯糯眼睛红红的看着地面,白皙的手指摩挲着那件染血的西服,当手指拂过天讯上时,光幕突然亮起。

    嗯?

    糯糯连忙将天讯拾起,然后恰巧看到那被设置成呼醒后自动显示的一段文字。

    沐凡给自己的留言???

    王糯糯捧着,一字一句的将上面的话读出。

    “糯糯,如果醒来,不要惊慌,请安心等待?!?br />
    ……

    “你送我的衣服我很喜欢,你送我的机甲我也很喜欢。所以,这次我也要送给你一件礼物?!?br />
    ……

    “我会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不可能?!?br />
    当少女读完最后一句时,大滴滚烫的泪水掉落在地面上,因为她从这文字中读出了一种能够温暖人心的温度。

    从来都没有不可能……

    想象着当时沐凡负着重伤给自己留言的模样,糯糯的双眼不由的痴了。

    医疗所的工作时间是8:30,王糯糯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过会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糯糯抱起那套染血的西服,准备找机会规避一下。

    但是这时,那枚天讯突然震动起来。

    震动的号码显示是:未知。

    看着那天讯足足震动了十多秒钟,是大人还是其他人……诸如林武?

    王糯糯终于咬牙决定接通。

    “……”她细细的呼吸声通过天讯传至对面,却没有说任何话。

    再确认对方的身份前,她不会暴露自己的情况。

    “……糯糯,我是沐凡?!?br />
    对面的声音响起,瞬间让少女的戒备放下。

    千言万语最后汇成两个字,“大人?!?br />
    所有的担忧、欲言又止,全部都藏在这两个当中。

    “我这里一切放心。现在,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便宸驳纳舫廖日蚓?。

    “好,你说?!迸磁疵挥醒室桓鲎?,而是直接无比干脆的答应。

    “走出去,进入门口那辆悬浮车,然后驾驶那辆悬浮车去南郊平原,在入口等我?!?br />
    当沐凡口中说出南郊平原这四个字时,王糯糯心中咯噔一声!

    名字叫做南郊平原,却是一片民用化的军事建筑群。

    那里也是中京市军区的公开驻扎地,更是……

    机甲演武大赛的最终报名地!

    “大人,你在做什么,那里可是机甲演武大赛的报名地??!而且我这里外面那些盯梢的人还没有走?!?br />
    王糯糯满脸震撼。

    天讯另一端,沐凡孤身一人站在鹦鹉螺仓库中央,抬头看着面前那台通体漆黑、整座货舱已覆满装甲的重卡,眼中有火焰在燃烧。

    “糯糯?!?br />
    “嗯?!?br />
    “这次,我送你一件礼物?!?br />
    ……

    五分钟后,一名少女抱着一件染血的外套从里1032号医疗所匆匆走出,待进入那辆??恳灰沟男〕岛?,就这样直接的向市区方向开去。

    已经盯梢一整夜的络腮胡等人瞬间进入打鸡血的兴奋状态,终于可以进行追踪了。

    不过他们震惊的发现,直到车离开,都只有王糯糯一人出现!

    那个小子呢!

    五分钟后,络腮胡骇然的站在仓储室内,和手下对视一眼,然后猛地取出天讯。

    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惶恐:

    “主人,医疗所出情况了,目标女性撤离,而那个目标男性……彻底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