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浮车如同幽灵一般行驶在中京市的街道上,这辆车并没有刻意的去进行绕行,因为这辆车根本没有录入监控之中。

    从始至终,它根本就没有出现于监控设备记录的资料当中。

    当悬浮车停在定川学院的偏门后,沐凡下车,此时体内的细胞已经开始发出了无比饥饿的信号,表现出来就是沐凡眼睛露出如饿狼一样的目光。

    悬浮车驶离,沐凡一头扎入校园之中。

    凌晨4时,恰巧是沐凡往常去小青山封峰顶进行训练的时间,不过从今天开始,他注定要失约了。

    公寓内一片静悄悄。

    如果不是黑之前帮助自己给他们几人回复了信息,恐怕天讯早已被打爆。

    沐凡闪进自己的卧室,打开带有加密的储物柜。

    还剩下十四枚熔浆果实,还有一个装满金属针剂的药箱。

    将药箱放入旅行袋中,沐凡重新换上一身衣物。

    干净整洁的帆布衣和牛仔裤。

    当做完这些之后,沐凡毫无留恋的提着旅行袋离开了寝室。

    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旅行袋中飘出的香气,沐凡微微颤抖的左手伸进去取出一枚通体赤红的果实。

    一口咬下,汁液四溅,满口芳香。

    如同火山爆发前涌动的地脉岩浆,庞大的能量开始化作数道暖流传入四肢百骸。

    对待已经散发出极度饥饿信号的细胞来说,这就是大旱后的甘霖!

    浑身的细胞贪婪的吸取其中能量。

    沐凡开始感觉一点点力量开始在身体之重汇聚!

    就是这种感觉!

    沐凡抓起一个熔浆果实再次按入嘴中,又一股庞大的能量涌出。

    身体中细胞那惊人的生命力和张力,将这股能量再度尽数吞噬,却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一枚足以让17级体质的人食用后能够强化训练四五天的果实,在沐凡这里仅仅坚持了两分钟不到。

    当沐凡吃下第三个时,才终于感觉到身体中疲惫感开始消退。

    细胞已经彻底脱离了透支状态!

    灼热的气息从口腔、鼻腔中涌出,少年每迈出一步,都能感受到身上热量的蒸腾。

    然后就感受到自己肩膀处出现的麻痒再提升三分。

    当沐凡出现在偏门时,旅行袋之中只剩下9个熔浆果实,然而沐凡的精神却是异常的饱满。

    看到那熟悉的洛基重工悬浮车,看到那熟悉的驾驶型机器人。

    不过此时上车的人只有沐凡一个!

    扔入车中,沐凡身影没入其中。

    终于到了他计划工作的最后一步。

    感受着身体中熔浆果实带来的躁动因素,沐凡的呼吸之间带着滚烫。

    他的目标很简单——

    极殊兵原型机!

    那无人知晓,保存完好的原型机就是能够帮助糯糯挽回局面的最大胜算!

    自己从昨晚一直忙碌到现在,都在为驾驶极殊兵而做准备??!

    游走于两大超级势力之外,自身就具备超绝武力的独立势力——星际机甲协会!

    它的扶持足以决定一家企业的生和死。

    糯糯为了自己已经从开始就放弃了这方面的想法,甚至连让极殊兵这凝聚洛基重工数年心血的精工之作,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放弃了露面的机会。

    弃权的处罚,黑已经告诉了自己。

    五年之内无法再参与任何机甲协会准备的活动。

    每一个参赛的名额都无比宝贵!

    而这个被糯糯第一时间舍弃的方案,却是目前唯一能够以最强硬的姿态挽救洛基重工颓势的机会。

    那上万台的量产型极殊兵,只要能够在演武大赛上斩获名次。

    只要……通过海选战,进入无差别比赛的32强,洛基重工就将赢来它新的生机!

    那么,这就是破局的关键!

    至于能够走多远,他要一直走自己倒下为止。

    没有机械师,没有维修团队,没有关系。

    因为……他还有黑!

    他拥有这宇宙中独一无二的智能生命!

    沐凡开启一管特效药剂一点点滴到自己的伤口之中,强烈的疼痛刺激之下,少年的眼神愈发幽深。

    穿梭在熟悉的隧道内,依旧是眼花缭乱的路线,寂静无人的地底仓库带,一辆悬浮车没入密密的甬道内便如石沉大海,杳无踪迹。

    鹦鹉螺仓库,抵达!

    看着那厚重的金属大门,沐凡闭上眼睛,几秒钟后整个人气息先是沉寂下去……

    随后当他再次睁眼的瞬间。

    双眼中那幽幽的火焰终于变成滔天烈焰。

    那久违的斗志!

    那一往无前的意志!

    那任何情况下都不言弃的必胜之心!

    再次在少年眼中绽放。

    洛基重工,谁都不能除名!

    他沐凡第一次参赛的舞台,谁都无法剥夺!

    他……从来都不是猎物!

    面前的金属巨门缓缓拉开,少年一步跨入。

    ……

    黎明前的黑暗很快褪去,随着柔和的恒星光芒投射到大地时,中京市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不过行走在街道的人却感觉到今天的气氛明显不对劲。

    确切的说,是一种盛会即将开启时的热烈。

    大戏来临之前的盛况!

    因为天空中来来往往的飞船简直太多了!

    这些明显没有按照普通民航路线飞行的飞船,大小不一,涂装各异。

    但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或流线型或狰狞的外型,都凸显着这些飞船的昂贵与不凡!

    几条关键的主干道上已经被完全戒严。

    蓝都星的军方开道,各式悬浮车组成的车队驶过两侧分立的人群。

    这甚至有些大战前日的气氛让一些人都紧张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一名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的模样还夹着公文包,看到旁边有一名青年津津有味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开口询问。

    “怎么回事?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肯定是大事,你看两侧警戒部队,这是蔚蓝机械兵团的士兵。他们出现一般就代表有星区范围内的大事要发生?!?br />
    “亚伯重工,蓝雀鸟公司,等等,这、这不是麦卡锡家族的徽章吗?那边是布雷重工的暴食者机甲列队么,我靠!我的天,怎么这么多工业巨头都出现了?!闭饷嗄旮崭栈卮鹜昱员咧心昴腥说奈驶?,结果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为什么这么熟悉,是因为这些企业的机械产品几乎覆盖了他们对机械产品认知的每一个角落。

    小到普通的民用智能机器,大到军方重型武器、坦克、战舰、机甲,这些资产均以百兆计算的超级集团,他们的盛名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已经到了烂熟于心的地步!

    尤其是年轻人,他们最感兴趣的机甲、战舰,几乎所有高端系列都有这些财团或企业的影子。

    “哼,亏你还知道这些企业的名字,说明平常你根本没怎么关注!”旁边传来一声冷哼。

    先前那名青年恼怒的看过去,却发现是一名同龄人,那人双眼释放出狂热而炽烈的光芒却根本没有看着自己,而是迷醉的说道:

    “本届星系第一武道会的举办权,花落蓝都星!而这些都是参赛企业,军方在为他们开道,他们这是要前往报名点!很快就要坐着地心车去星球另一端了。这些企业,只是九牛一毛,九牛一毛?。?!其他城市肯定还有很多在向这里赶!我得问下其他地方的盛况了?!?br />
    原本还想质问的青年呆呆的看着对方,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整个人激动的瑟瑟发抖起来。

    “竟然是机甲演武大赛??!我这两天基本与世隔绝了,一直在加班,天啊,我要赶紧去抢地心车的客运票?!?br />
    说完之后,这名青年一溜烟的跑远了,根本顾不上理会对方讽刺自己时的语言。

    他只希望,只希望明天还能剩一张票让他赶过去。

    如果赶不到,那就后天。

    该死该死??!自己TM为什么这几天傻·逼一样的加班!

    边走边啪啪的抽脸,引得旁边好一阵看。

    在无数围观者兴奋而震撼的眼神中,又一支涂装通体浅蓝色的车队驶来。

    当这支车队出现,他们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