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的身体笔直,心脏跳动在这一刻被压制到最缓慢。

    在幽能的作用下,呼吸如同夏夜的微风一般自然,甚至连身上的血腥味都消失不见。

    沐凡就这样行走在医疗所后方的一小片树林之中,眼睛注视着附近所有人的举动。

    一步、两步,一名盯梢的人员头转向另一侧。

    沐凡右手搭在侧面的栅栏上,身体违反物理定律般一个侧翻,一闪而过。

    这时另一道视线投过来,却没发现任何意外。

    在他们的感知中,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异动。

    沐凡贴着栅栏外围,行走在枝叶的阴影当中。

    眼中默默将所有人的张望规律牢记于心。

    精明的猎人,要有绝对的耐心去熟悉猎物的一举一动。

    三秒后两名原本监视这里的人员将目光移向别处,沐凡脚下轻轻一跃整个人如雀起雀落,连续跨行数步。

    三、二、一。

    这道身影突然伏下,单章按在地面,整个人距离地表不足1公分,处于悬空支撑的状态。

    沐凡眼睛看向自己最前方的那片植被。

    那是建筑群落的真正外围植被,距离自己大概有300米远,唯一的障碍应该就是在那里站立的一名握着夜视仪的西装男。

    他在无聊的来回踱步。

    三分钟后,亦奔亦行的沐凡已经如同一只猎豹绕过其余十几双眼睛,接近这最后一道防线。

    在视线死角的医疗所另一个角落外,络腮胡打了个哈欠,已经准备返回悬浮车上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有一名幽灵般的影子正在缓缓向他们西侧移动。

    西侧之外,就是真正的东区建筑群。

    不得不说,沐凡眼前这个人卡的位置十分绝妙,两块巨大的岩石中央,唯一的一处通道,他恰巧就站在一块岩石前,来回走动。

    沐凡已经悄然抵达这人身前不足五米的距离,对方依然没有发现。

    冰冷的夜色下,沐凡的双眼平静的令人恐惧。

    他心中已默默的将面前这人连带侧方一百米的四人所有的行动轨迹在心中刻下。

    五秒之后,左侧一百米外的四人将会固定向南走动,而面前这人将会逆时针转圈。

    这将是他的机会。

    五秒时间到,这人真的开始逆时针转动。

    沐凡身子缓缓隆起。

    近了、近了……

    当两人距离不足2米的时候,这人终于从沐凡身前经过。

    而这时,沐凡竟是直接起身,轻盈的贴到对方身后不足半米处!

    步伐和对方完全一致,如同一个完美模拟动作的牵线木偶。

    最为恐怖的是,这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已经多了一双木然注视自己后背的身影。

    一步一步,他再次回到刚刚的出发点,沐凡平静的目光看着这人即将回转的头部,轻轻向右一跨步。

    整个人彻底消失于这片区域……

    “嗯,我这里一直没什么动静,老大?!闭馊烁崭兆芨芯跤行┕止值?,不过想想应该是自己在这里盯梢的时间太累了吧。

    跟老大汇报一声,等会快点安排轮流监视。

    身体闪在岩石之后,沐凡便彻底脱离了那一片被盯梢的区域。

    接下来的时间,恐怕会一直以为他还在那里吧。

    沐凡眼神淡淡的向后扫了一眼便径直向前走去。

    封锁,突破。

    “车在前面四百米的一面墙后?!?br />
    “知道了?!?br />
    片刻之后,沐凡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其中,这密闭的车体之内只有沐凡一人。

    从现在开始到明日,他将成为一名行走在黑暗中的幽灵。

    “黑,呼叫白古月?!?br />
    沐凡看看自己的左手,小手指、无名指还能够轻轻勾起,剩下三根手指暂时无法动弹。

    这只是暂时的,因为他还能感受到指尖的触感,他需要尽快恢复自己的神经功能。

    而这时,有着高级药植师称号的白古月将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在黑的模拟之下,腕表直接替代了天讯,以沐凡天讯卡号的伪装直接拨通了白古月的号码。

    E区山余巷,那座古香古色的宅院之内,各色的植物将其中的精致楼体包裹其中。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1点,一名少女正趴在实验台上熟睡。

    旁边的试验器皿还没来得及清洗,少女身上还穿着白色的实验服。

    很显然这是太累睡过去了。

    不过对于白古月来说,这已经是家常便饭。

    用爷爷的话来说,要对将来产生?;?,这样才能更好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一向乖巧听话的白古月自然选择听爷爷的话。

    做实验途中累的睡过去,已经好几次了。

    只要不被爷爷发现就行。

    实验台旁边的少女伸出皓腕下意识的抓住一个烧杯,然后搂进怀里,睡的更安详了。

    但是这时一声急促的铃声将少女吓得一个激灵。

    “我只是太困了,我就睡了一小会,就一小会会!”

    穿着白色实验服的少女起身慌忙说道。

    但是过了五秒,那铃声还在急促的响着,她这才反应过来不是爷爷过来查岗!

    “呼,太好了,成功躲过去一次?!?br />
    想到自己没有被爷爷发现,这名容易羞怯的少女开心的笑起来。

    滴滴滴!

    还在响,这都已经半夜了谁会联系自己,生物与药剂师协会吗?

    白古月好奇的目光看过去,天讯上显示了两个字【沐凡】。

    嗯?

    眼睛带着疑惑,白古月选择了接听。

    “沐凡,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白古月接通天讯,沐凡的心已经放下一半。

    “我左肩下有三处叠加的枪伤,虽然经过初步处理,但是依然处于失血状态,左手神经功能受阻,我需要你的帮助?!便宸哺惺艿阶约鹤蠹绱Φ恼吵砀?,语速平稳的将事实以最简短的语言阐述出来。

    “啊,你快来!”

    听到枪伤两个字,白古月吓了一条,连忙回道,根本没有问哪怕半个字多余的内容。

    手掌按下旁边的控制钮,特制的生物修复舱开始散发幽光。

    同时旁边弹出一块手术台,上面摆着密密麻麻的手术工具。

    旁边附着口罩和一次性手套,白古月已经做好了急救准备。

    “谢谢,我稍后就到?!便宸惨丫吹搅私纸蔷⊥?,那里是山余巷的入口。

    天讯挂断。

    无人驾驶的车辆停下,当沐凡出现时,那扇高大的木门吱呀一声拉开。

    一身白色药师服的少女已经看向沐凡。

    “快进来?!?br />
    没有过多话语,沐凡闪进门内,悬浮车悄悄驶向一旁。

    这片夜色归于寂静。

    但是在一层的手术台上,白古月看着沐凡的伤口,脸色凝重:“这个伤口……破坏力未免太强了一些,你的伤口实际破坏组织远远大于创伤面,哪怕在我这里治疗你最少也需要18个小时以上才能愈合!”

    18个小时……

    想起自己的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沐凡轻轻摇摇头,语气缓慢却异常坚定:

    “最多3个小时,我只需要恢复神经功能……一切拜托?!?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