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贵的西服在这一刻被彻底损毁,鲜血染红了半身上衣。

    子弹避开了锁骨下动脉,所以没有看到血液喷射而出的场景。

    远超常人的肌肉密度,也正是这三枚弹头没有贯穿的真正原因。

    垂下的小指勾了勾,左臂依然可以发力,只是不可避免的开始流失气力,现在已经进入了失血状态。

    “?!钡囊簧?!

    右手将黄金左轮随手扔在地上,沐凡看都没有看自己的伤口一眼,就让那血肉模糊的一幕暴露在众人面前。

    恰恰这却是让这些凶徒感到后背发冷的一幕,因为那三枚弹头还镶在体内??!

    这少年竟然连腰都没有弯一下。

    不疼吗?

    看着那少年额侧滴下汗珠就知道这种疼痛感了。

    但是,他就是没有弯腰!

    没有痛吼!

    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眉!

    沐凡注视着眼前瞳孔已经缩成一点的唐纳修,“三枪……我打完了?!?br />
    旁边的王糯糯身子软软的靠在座椅上,已经泣不成声。

    眼泪如同串线的珍珠一样大滴大滴的在眼角滚落。

    她现在好后悔自己为什么来之前没有先和沐凡说一声,她好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抢先开口说出转让那15%股权的决定……

    她真的太傻也太天真了。

    现实给她上了血淋淋的一课。

    课程的内容就是站在面前脸色开始泛起一丝苍白之色的沐凡。

    大人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暖,但是王糯糯却感到自己的心疼的好厉害。

    心脏如同被人死死捏住,快要窒息。

    大大的眼睛中,雾气氤氲,眼前的世界已经被泪水扭曲。

    唐纳修看到这对自己这么狠的沐凡砸了咂嘴,然后看了看两侧,展颜一笑。

    “如果我改变主意呢?现在抓住你不是刚好么?!?br />
    这话一出口,连旁边的高陵泽心里都泛起凉气,这简直没有人性了……

    如同重新认识了唐纳修一般,现在高陵泽脑子里也不禁思考自己不会也被对方给玩进去吧。

    全场寂静,看着这突然开口的唐纳修,然后再看向那边肩膀下的血还在汩汩流出的沐凡。

    “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死?!弊詈蟀刖浠般宸彩且蛔忠痪渌党龅?,眼神这一刻如刀锋般冷冽!

    最后那半句话,更深层次的第二重意思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现在的沐凡,才是真正陷入绝地的孤狼。

    这种状态下的野兽才是最凶残的!

    “我现在这里有这么多人,你又受伤了,而且你刚刚好像并没有突破他们两个的防守吧?!碧颇尚拮旖枪雌?,语气带着嘲弄。

    “你可以试试……”

    沐凡双眼蒙上一层真正的血色,身子缓缓弓起。

    蓬勃的杀意彻底激发,让他面前两人瞬间如临大敌,摆出防守姿态。

    虽然面前的少年残了一臂,但是那澎湃如海的杀意却让他们背后的汗毛全部炸起!

    对方竟然敢在这么多枪械指着的情况下爆发如此不加掩饰的杀意!

    唐纳修在那一瞬间眉毛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两下,甚至装作低头看地面的瞬间才将这不正常的一幕压下。

    “我既然说出口了,那么自然算话?!?br />
    唐纳修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手中尖刀收起,然后摆了摆手。

    “放了糯糯小姐?!?br />
    两名看着王糯糯的心腹对视一眼,虽然不理解主子的举动,但却很忠实的将这个命令执行下去。

    他们身后单向玻璃密室之中的林武,眼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这一步开始,唐纳修做的事情才算有点意思。

    他是不相信这条毒蛇就这么结束这件事情的,虎头蛇尾从来都不是唐家少爷阴狠的风格。

    高陵泽则没有这么深沉的心机,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唐纳修。

    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沐凡有些意外对方的干脆,但是当看到糯糯身上的绳索被解开站起来就向自己飞奔过来的瞬间,他也由不得不信了。

    王糯糯的四肢上有数道还渗着血珠的印子,这对于自小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来说已经是天大的伤害了。

    但是这一刻她从起身到飞奔至沐凡身前,眼神没有半秒是落在自己的伤口上的,大滴大滴滚烫的泪水从眼眶中掉落。

    她的目光全是那血肉模糊的一片,深色的正装左肩破损的大洞已经和伤口混成一体了。

    可是少年投向自己的目光却柔和而温暖,声音依旧安静如昔:

    “对不起……我很喜欢这件衣服,但是现在却把它弄破了?!?br />
    糯糯眼眶通红的仰脸看着沐凡,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渗出血珠,在听到沐凡这句莫名的话瞬间,最后坚强的伪装尽失。

    这一刻,王糯糯仰看沐凡,泪如雨崩。

    沐凡微笑着拍了拍糯糯的肩膀,示意她站到自己身后。

    现在他正在努力控制着肌肉锁住伤口。

    超绝的身体素质才是他能站立到现在的根本!

    目光重新投向唐纳修,现在糯糯已经放了,对方会不会任由自己这么离开呢?

    沐凡的眼神重新变为冰冷。

    唐纳修脸上此刻却挂着一个略显诡异的笑容,在和沐凡目光对视之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可能你不知道,我本来就没打算对糯糯小姐怎么样……毕竟王凌峰大??墒亲懿文辈康拿餍侨宋?。所以,其实……你不开枪,我也会放过你们的,最夸张也是多和你们聊几小时而已?!?br />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很仁慈。怎么样?是不是呢,已经残废的定川学员,实力强大的机师先生?哈哈哈哈?!?br />
    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意响彻整个仓库。

    高陵泽听到这个答案后,感觉一盆冷水从头到底将自己浇了个透,妈-的到现在他才彻底看清唐纳修。

    这不只是一条毒蛇,这TMD还是一个变态??!

    一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疯子!

    从头到尾,唐纳修都在以一种最残忍的方式在耍这两个人玩,将少年那所谓的自尊握在手中揉捏。

    头稍稍倾斜抬起,唐纳修嘲弄的眼神从狭长的眼缝中看向沐凡,“现在,二位可以走了?!?br />
    他很期待对面两人的反应,尤其是那始终有着莫名傲气的少年沐凡。

    从始至终,他都很反感这种自以为是。

    呵呵,现在你成了累赘,洛基重工的小公主是救你呢还是救自己的企业呢?

    她……顾得过来吗?

    啧啧。

    王糯糯低着头,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这一刻浑身发抖。

    她感觉到了一种从外到内的寒冷。

    自己现在的意义是什么?

    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身边的人吗……

    但是,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掌搭在自己瑟瑟发抖的肩上。

    王糯糯诧异的抬起了额头。

    沐凡没有露出唐纳修脸上想象的那种失落、愤怒、不甘,有的只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平静以及淡漠。

    漠然的眼神在和唐纳修对视了一秒之后,便垂下眼皮,转身搂住王糯糯那瑟瑟发抖的肩膀。

    然后在少女红肿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不哭?!?br />
    “糯糯,我们回去了?!?br />
    王糯糯看着沐凡的模样,死死咬住嘴唇,连忙扶助沐凡,重重点点头。

    谁也没有再看身后那恶魔一样的变态。

    谁也没有理会这屋内上百名持枪的凶徒。

    两人搀扶着一步一步,从荷枪实弹的人群当中缓缓经过,然后走出大门,留给身后的是萧索的两道背影。

    扶住沐凡的王糯糯,只感觉到自己手中全是温热的黏稠感,泣不成声的看着沐凡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手掌不颤抖。

    身后的大门缓缓关闭。

    这一刻,沐凡却眼皮抬起,望着远方的漆黑。

    眼神中开始弥漫起一股摄人心魄的冰冷。

    丝丝杀意,毫不遮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