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她!”沐凡眼神如同野兽,几欲噬人。

    从齿缝中透出的声音如同寒冬凛风。

    “放开?当然可以啊,我其实并不想杀人呢,毕竟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求财,而不是害命?!碧颇尚蕹遄陪宸参⑽⒁恍?,但是手中的黄金左轮却丝毫没有移开的迹象。

    沐凡身前两名沉默不语的高手成掎角之势将他拦住。

    王糯糯现在都无法想象,为什么军方竟然和这些人沆瀣一气。

    联邦的制度、法规,公民所拥有的人权竟然在这些人的眼中丝毫不值一提。

    “说出你的条件?!?br />
    “条件?好说啊。我再问一遍糯糯小姐,我对糯糯小姐手中拥有的洛基重工股权很有兴趣,不知可不可以转让?”

    唐纳修说完之后,一把将王糯糯口中的布条拽出。

    “呼~~呼!不可能,你休想!”刚来的喘两口气,王糯糯对着唐纳修愤怒的喊道。

    “别乱动啊糯糯小姐,这种枪械可是有着走火的可能,万一不小心走火了,对大家都不好是不是?”

    唐纳修脸上并没有过多的不满神色,只是带着嘲弄的眼神用左轮对着王糯糯的头部。

    金色的枪身,黑洞洞的枪口,森然的杀意。

    但是这时黑在沐凡耳中却悄悄开口:“目前神秘的股东已经控股29%,这里的15%归属于谁恐怕不言而喻了,再加上市面上的20%流动股份,以及洛基重工突然断裂的资金链……对方这是想吞并洛基重工啊,本大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么阴险龌龊的人?!?br />
    “真是可惜,糯糯小姐毫无配合的诚意?!碧颇尚藓谜韵镜母刑镜?。

    “这是我们家的产业!你们休想夺走!”她是洛基重工第二大股东,王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她的回答对着现在已经失去掌舵人的集团具有决定命运的作用。

    这些人的目的如此不加遮掩,吃相已经难看到一种境界了!

    高陵泽在一旁玩味的看着唐纳修,他才不相信这条毒蛇不咬人,现在好戏可能才刚刚开始。

    “王小姐何必死守着不放呢?听闻贵集团的掌舵人王老先生已经失踪半月之久了,恐怕现在你还不知道你心中的洛基重工已经是怎样的局面了吧……”

    唐纳修招招手,旁边一名手下开启光影投射。

    是一段视频截取。

    “紫翠星今日热点新闻:洛基重工八大股东同时撤股,关键人员离职,以劳斯特伦矿业为首的39家供应商因未收到回款,停止矿石供应。目前洛基重工掌门人仍未露面,一夜间竟有大厦将倾的趋势,紫翠星财务部长发表讲话,重申企业信用问题……”

    光幕戛然而止。

    王糯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那一幕,视频当中甚至还有一小段拍摄的视频。

    曾经洛基重工引以为豪的大楼中现在已经变的一片混乱。

    能看到数队抱着箱子离开的人……

    那些都是洛基重工的员工??!

    到底怎么了??!

    “实在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贵公司……怎么说呢,掌握了一种不属于自己的科技,却没有?;に氖盗?。所以自然就被很多人盯上了,唉,对于这种事情我只能抱以同情?!?br />
    唐纳修看着眼前这一分钟前还情绪激动的少女突然间精气神全无,心中在满意的……冷笑。

    一点点击溃对方的心理!

    “洛基重工在蓝都星的分部也陷入了混乱之中,不过鄙人很是好奇,为何分部当中没有看到贵公司用来报名演武大赛的机甲呢?”

    沐凡双目泛着血红,一眨不眨的看着唐纳修在这里表演。

    王糯糯心中带着无以言表的愤恨和痛苦,就因为洛基重工拥有天外科技,所以就可以成为被豪取的对象。

    就因为他们有这门科技,就因为他们的力量不够强,所以就该遭受如此重创!

    毁掉的是王家几十年以来的心血??!

    心中闪过一幕幕,爷爷现在还下落不明,罗德里克叔叔已经被关押,紫翠星八大股东撤资,第二股东瞬间易主,偏偏家里还没有一个主事的人。

    父亲自从进了参谋部就没怎么和家里联系过了,现在需要他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自己为什么傻傻的就过来了,本以为是过来了解情况和军方要人的,却突然落到这种人手中。

    而且现在……

    沐凡也被牵扯进来了。

    一时间所有的责任落到她一个家里受尽千般宠爱的女孩肩上。

    糯糯咬着牙,在天塌之下,那柔弱女孩的肩膀在这一刻却出乎意料的坚强。

    王家还有她,大人也在这里。

    不能让大人看自己的笑话!

    “不知道?!蓖跖磁蠢淅涞幕氐?,她不想让大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糯糯小姐真是出乎意料的坚强,啧啧~洛基重工都这种局面了,莫非还想着参加什么机甲演武大赛吗?是不是你还在指望着星际机甲协会的出面?不过想想吧,数百家规模远超洛基重工的企业,最后的八强才会受到机甲协会的扶持……你别告诉我现在连仅有的分部员工都被抓入警察局的洛基重工还能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笑着笑着的唐纳修脸色终于冷下来,现在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手中的黄金左轮顶着糯糯白皙的额头。

    这时沐凡突然开口:“唐纳修,说出你喊我过来的目的,然后,放开她?!?br />
    唐纳修眉毛挑了挑,这才恍然大悟般的看向沐凡:“差点忘了叫你过来的作用了,不过如果我不放会怎么样呢?”

    “那你会死的很惨?!便宸驳男脑嗾馐笨技涌焯?,血液在这一瞬间开始加快流动。

    但是同时一股剧烈的刺痛感传来!

    沐凡闷哼一声强行压下去。

    还差一周心脏才能愈合,刚刚的恩赐解脱状态刚刚准备开始就差点被剧烈的疼痛所打断。

    现在沐凡已经不准备理会接下来自己身体的后果了。

    他心中已经是一片冰冷的杀意!

    “哦?我好怕啊……既然这样,那么我给你们第二个选择?!?br />
    这时谁也没想到一脸阴狠的唐纳修突然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事情莫非出现了转机?

    王糯糯猛地睁大眼睛看过去,却没想到唐纳修松手示意之下,两名手下再次将她封嘴拖到一旁。

    黄金左轮收起,缓缓挂在食指之上,然后轻轻一甩,左轮之中的六枚子弹落到掌心之中。

    “你知道吗?我很讨厌变数?!?br />
    唐纳修掌心轻轻一抖,地上发出三下清脆的子弹落地的声音。

    还剩下澄黄的子弹!

    于是这名仓库中央的青年慢条斯理的将这三发子弹一枚枚推入转轮之中,然后手腕一抖。

    咔!

    转轮归位。

    然后唐纳修一步步撤到王糯糯身边,手中取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尖刀抵到这女孩的脖子上,肉眼可见的一滴血珠渗出。

    同时右手轻轻一抛,那把精致的黄金左轮就这样划过一个抛物线,落到沐凡的脚下。

    随后,淡淡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中响起:

    “捡起来?!?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