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军队的人?”

    少女用手遮住强光,努力向外看去,黑压压的一片人!

    天空上悬浮机的四轮喷射器发出蓝色的幽光。

    在这辆计程车前,正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走来。

    “下车?!?br />
    四名士兵同时守住四个门的位置,枪口对内。

    强烈的灯光让王糯糯只能堪堪看见这几人的军装。

    真的是联邦军人!

    “下车接受检查!”

    再次听到一声厉喝,看到那名司机已经老老实实的下车,于是她也推开车门走下车。

    “联邦特殊警戒卫队,请问是王糯糯小姐么?”

    一名军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显示是上尉身份。

    “我是,你们为什么要拦我!”王糯糯一脸愤怒的看着对方。

    那名军官不为所动,“请问您是洛基重工的董事么?”

    迟疑了一下,王糯糯想起了自己手中持有的15%股份,点点头,“我是?!?br />
    “贵公司涉嫌走私军火,还请跟我们走一趟?!?br />
    “怎么可能!我是定川学院的学生,凭什么要抓我!”王糯糯说出了一个最关键的名词。

    定川学院!

    “糯糯小姐请不要激动,这只是正常询问步骤,请问罗德里克先生是否属于贵公司?”这时一名披着斗篷的军人走出。

    可以看到当他出现时,身边的士兵自动让出一条通路。

    对方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煞气,这让糯糯愤怒的气势一滞,“是?!?br />
    “那就没错了,我们已经在贵方的飞船上发现了违禁武器,属于联邦禁运范畴,而且属于大规模杀伤武器,所以飞船上的最高负责人罗德里克已经被我们抓捕?!?br />
    “什么,你们已经抓了罗德里克叔叔?”王糯糯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她还没有到达15号空间港,竟然已经看到军队的影子。

    而且从对方的口中听到罗德里克叔叔被抓的消息。

    “那他人呢???”王糯糯急切的问道,关心则乱,现在她急于见到对方,然后要从对方口中确认真正的消息。

    她的爷爷到底怎么样了!

    为什么面前的军官从始至终也没有提起过爷爷的名字!

    一颗心渐渐沉到谷底,王糯糯深吸几口气,调整了呼吸。

    然后在这群军人当中,这名身材高挑的少女终于显出大家闺秀的风范,强行调整了情绪正色说道:“我是王糯糯,洛基重工蓝都星的最高级别负责人,请带我去见罗德里克先生?!?br />
    这名披着斗篷的军官轻轻点头,转身过去淡淡的说道:“带糯糯小姐上车?!?br />
    眼神扫过周围这上百人的军队,王糯糯面无惧色。

    当看到王糯糯走入那装甲运输车时,刚刚那名披着斗篷的军官和运输车旁边的尉官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

    那名尉官从口袋中取出一枚环形吸附装置直接按在装甲车上。

    淡蓝色的光辉一闪而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通讯屏蔽器!

    做完这一切,这支军队迅速撤离了原地。

    当进入黑暗的装甲车中,王糯糯坐了片刻,强迫心思冷静下来,终于能够进行略微清醒的思考了。

    突然,她才想起来,自己在离开之前还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然后自己的天讯刚刚还碎掉了……

    “你们给我一台天讯,我要通话!”

    糯糯起身对前方喊道,她相信在那通话孔的另一方一定有人。

    “对不起,军事机密,禁止通话?!?br />
    “我现在还没有被正式抓捕!我要求通话自由!”

    咣的一声,通话孔中传来的光线消失不见,对方竟然单方面关闭了隔音板。

    夜晚淡淡的星光下,这支车队开始快速向55号仓库返回。

    ……

    当糯糯被军方带走时,这里仿佛一次超强核爆的能量中心,一股无形的冲击波开始向四周蔓延开来。

    在不远处,两支车队已经向出现在N104公路,而且交汇后竟然混成一支车队。

    两艘限量版的黑爵悬浮车并排形式。

    高陵泽和林武接着两重玻璃对望一眼。

    一人面露兴奋喜形于色,一人脸色平静。

    只不过两人对视的瞬间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刚刚两名唐家的嫡系人员分别直接找到了他们,而且只递给他们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共同一句话:“事成,前来合议?!?br />
    于是高陵泽兴奋的抓了一把怀中吉古族女奴的臀.肉,从山庄内出发。

    而林武则是从林家旗下一家银行的办公室内走出,车队早已恭候多时。

    林武所在的车内除了司机只有他一人,头靠在柔软的沙发座椅之上,林武闭着眼自言自语:“好一条毒蛇,速度真是……出乎意料的快啊,还安插了那么多暗手。几乎同时显现,瞬间就断掉洛基重工的资金链……好手段,竟然隐忍到现在,啧啧?!?br />
    随即车内便陷入平静,只有充耳不闻的司机在专心开车。

    ……

    在遥远的紫翠星,这一刻,洛基重工的八名大股东同时宣布撤资并转让股权,一时间竟然只剩下握有36%股份的王基和15%股份的王糯糯,以及市面上20%的流动股份!

    这种大事之下,王基多次联系不到,董事会自动缺席。

    于是一名身份神秘的股东瞬间握持了29%的股份,成为洛基重工第二大股东!

    这种特殊的时刻下,王基不在,这名幕后的控制人在原有的八名大股东支持下,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打通了洛基重工的数个关键业务渠道,宣布洛基重工陷入动荡重组期,正在整合财务,暂缓支付原料及配件费用。

    其结果就是…

    在一些追随王基的老人眼中,明明强大无比的洛基重工几乎在瞬间就完成了从极盛到衰败的转变。

    而且那大股东新任命的管理几乎瞬间就把他们架空!

    他们同样去找王基,找王糯糯,天讯全部联系不上!

    蓝都星的分部也联系不上!

    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蓝都星的分部,一群茫然的员工已经被突然出现的警方人员带走,说涉及军火走私。

    于是他们将希望寄托于遥远的首都星之上的王糯糯的父亲——王凌峰!

    他们也是急病乱投医了,从来不参与集团事务,没有参与任何股份的王凌峰,身为首都星军部参谋部大校!

    其天讯是严格受到军方监控的。

    所以这个呼入的天讯就按照正常的手续报备过来。

    不过,极其不凑巧的是……

    在一天之前,王凌峰接到紧急任务,需要跟上议院的某位大人物进行秘密基地的考察。

    天讯全部没收!

    严禁个人通讯!

    所以,最终紫翠星洛基重工的那一众嫡系人员,在公司多名元老背叛撤资的情况下,在真正的话语人王基无法联系到的情况下,他们被无情的抛弃了。

    这一切,仿佛有一只手掌在无形中跨越数十光年的距离进行有条不紊的操作。

    像机器一般,精准而残酷。

    ……

    而这时,蓝都星,定川学院。

    沐凡还坐在大礼堂之中,面带微笑的看着台上,因为瑞琪儿火辣热情的声音已经在宣布下一个节目的到来:“下面是本次晚会的第九个节目,有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