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基栽倒滑入生物修复舱后,一道道无声的指令通过舰船底层极其隐蔽的通道不断向上传递,这些线路甚至有个别都出现在已经铸锻成型的实心钢铁墙壁当中。

    原本正在惊慌想要控制运载舰起飞的驾驶员们,看着自己面前的数十面光幕突然浮现出一排排指令:“最高权限者已启动资料销毁程序,本舰正在面临未知危险,该程序不可逆转不可暂停?!?br />
    “星图数据抹除……”

    “黑匣子数据抹除……”

    “舰船分布数据抹除……”

    “舰船进入自毁倒计时,300秒、299秒……”

    “逃生舱进入幽灵乱舞归航模式,42台逃生舱同步发射,正确率设置2.38%?!?br />
    然后驾驶室内的光幕画面同时熄灭。

    这时寂静无声的宇宙中,来自陨石基地的本舰下方突然冒出无数火光,然后那厚重的底部装甲开启。

    一道道火光亮起后,一艘艘如同梭鱼般外形的逃生舱钻入茫茫宇宙。

    然后猛然间四散炸开,轨迹无处可寻。

    那三名驾驶员对视一眼,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就是他们这艘运载舰的最高指挥人——王基先生命受到了威胁!

    “为家族效忠的时候到了?!?br />
    这三人对视一眼,眼中竟是不约而同的浮起一层死意。

    生于斯长于斯,他们的家人他们的根就在王家,如果出卖家族的利益,那么最终遭受苦难的就是自己的亲人!

    不管敌人是谁,都不能允许他们找到王基先生的下落!

    “轰!”

    驾驶舱的入口处传来巨大的爆破声,火光四射间那厚重的金属门竟是直接被炸开。

    然后烟尘尚未飘散之际,几道人影走了进来。

    砰砰砰!

    这几名驾驶员同时开枪,只见当先的身影身上瞬间暴起几朵血花倒地。

    “这船上的人都不要命了吗,就这么不怕死吗!妈-的到现在没有一个配合我们的!”

    清脆的三声枪响,这三名驾驶员额头瞬间出现一个血洞。

    骂骂咧咧的络腮胡从尘雾当中显现出身影。

    旁边跟着沉默不语的罗德里克。

    “你是洛基重工的老人,能和我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么,刚刚明明电磁屏蔽还没有消失,这艘飞船怎么弹出那么多逃生舱的!而且竟然是分别向着42个方向,这只老狐狸??!该死!”

    “狡兔三窟?!甭薜吕锟酥沼谒党鏊母鲎?。

    “不过那老东西应该被我打中静脉血管了,这么急匆匆的逃走肯定不可能有完善的手术条件的,这么久的飞行距离,他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两说?!?br />
    “不过你跑了,你的飞船可是没有跑,呵呵?!?br />
    想到这里络腮胡脸上就挂起一丝笑容,这真是一件值得心安的事情啊。

    “接下来怎么办,极殊兵已经到手了?!甭薜吕锟嗣挥薪铀幕?,只是作为机师提出了自己应当问的内容。

    “你先熟悉极殊兵,计划正常进行?;崴媸奔嗫芈寤毓に蟹植康男卸?,只要没出现异动,那就表明王基这个老东西挂掉了。即使出现也不要担心,关于机甲演武大赛我们会给你进行内部安排的?!?br />
    络腮胡随口说的内容任何一句听上去都足以让人心惊肉跳。

    罗德里克沉默没有说话,既不表示反对,也不表示同意。

    看着首席大机师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络腮胡子冷哼一声,对着旁边的人吩咐道:

    “这几个废物驾驶员都死了,找人来破解舰载地图,我倒要看看洛基重工真正的隐藏基地在哪里?!?br />
    他们寻找这么多还是为了洛基重工突然制作出来的极殊兵这台机体。

    很有可能涉及到重力引擎的应用,如果说这背后没有什么天大的秘密,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信。

    而这次行星行动的目的就是谋夺洛基重工,为此主子消耗的财力和人力已经不计其数。

    至于这件事背后涉及到多少势力,根本不是他一个普通的执行者能够知道的事情。

    他只知道,在这种庞然伟力的碾压之下,任何人力都是无可抗拒的。

    这些自诩处在文明顶端的贵族,吃人从来都是不吐骨头的。

    半分钟后,一名程序员模样的人走来,当他将自己的光脑连接段插入主控台上后,一段鲜红的倒计时文字浮现在光脑屏幕上。

    然后吓得他整个人都跳起来。

    “快跑!这艘战舰要自毁了!”

    络腮胡和罗德里克望去,那鲜红的倒计时显示“舰船进入自毁倒计时,210秒、209秒……”

    “草!赶紧跑!”络腮胡一声惊喊,拔腿就向外跑去,全力奔跑之下应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赶到对接舱。

    而罗德里克则冲着旁边的人喊道:“那台机甲装好了没?”

    “正在装?!?br />
    另一名维修工程师装扮的人员连忙回答,他身上有着通讯工具。

    “告诉他们1分钟内拉不过去就都死这里吧!王基这个老疯子?!?br />
    一行人以比来时快了十倍的速度跑了回去,根本不用任何人督促,跑慢了就只能留在这艘运载舰上等死吧。

    “150秒、149秒……”

    络腮胡等人出现在底层对接舱,此时那台机甲正在向腹舱内装运。

    “110秒……”

    络腮胡和罗德里克站在小型运输机的驾驶舱内。

    “快点,快点启动!”

    “需要进行引擎预热,否则会有损坏的危险?!?br />
    “预TM什么热,给我强行启动?!?br />
    络腮胡不由分说的直接将启动杆拉到最底。

    强烈的气流喷射而出,高温在这一刻映红了整个对接舱,然后化为一道流光冲出来自陨石基地的本舰。

    一分钟后,一团火光在太空之中爆炸。

    看到那太空中无声无息却美丽绚烂的烟火,心有余悸的络腮胡累的瘫在地上,然后硬撑着爬进机长室。

    当隔离门闭合上后,络腮胡大口的吸着气。

    这真是太刺激了,本来十拿九稳的事儿先是被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跑掉,然后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引爆了运载舰。

    感受着脑后冰冷的金属壁面,络腮胡嘴角抻动一下,取出一枚天讯,然后按了下去。

    嘟……嘟……

    “讲?!?br />
    仅仅有一个字从天讯里发出,但是说出后却让这蛮横无比的络腮胡子一脸讪笑。

    “主人,事情已经办妥,不过王基现在生死不明。极殊兵第二台原型机已经到手,请指示下一步工作?!?br />
    随后络腮胡就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汇报了过去。

    沉默了有一分多钟,天讯另一端终于传来了声音:“至于是吉人天相还是凶多吉少,这个你不用管?;籽菸浯笕叭漳?,赶到蓝都星,其余的事情我来安排?!?br />
    天讯那端的声音阴沉如毒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