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到王基说的话之后,罗德里克三人都放下心来,准备继续上前走去。

    但是王基这时看着下方三人却淡淡的开口:

    “寒地试验场的精工维修部由洛基重工直接指派高级工程师入职,每一名人员的入职手续都必须经过董事长也就是我……的批复。但是到现在为止,我竟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签署过这样一份手续?!?br />
    罗德里克三人的动作一下僵住,这名中年男人抬头笑着说道:“王先生,这种事情我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呢?!?br />
    王基的手指敲击停止,身形缓缓离开二层甲板的扶手,说道:“这里当然不可能有人知道,因为这是我暗中安排的……罗德里克,你能告诉我寒地试验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名头发斑白,但是精神矍铄的老人证目光炯炯的盯着罗德里克。

    罗德里克的语言一下塞在喉咙里,王基已经彻底挑明,精工维修部是独立于寒地试验场的暗线,只不过按照平常的惯例选择一名高级工程师跟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成了引起王基怀疑的直接线索。

    “罗德里克大机师,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字字诛心,却让那名中年男人张嘴间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领着洛基重工高昂的薪水,同时持有整个集团0.5%的股份,地位有了,财富有了。

    这一切都是面前这名老人带给他的,哪怕王基身上没有半点武者的力量,但是那长年积累的权势却不可忽略,在心理上王基从来都是给他带来巨大压力的人。

    现在面对王基的质问,罗德里克真正说不出话来。

    “现在你还在犹豫什么!”

    眼见王基的身影竟然有要消失在上面的趋势,旁边那个络腮胡男人怒吼一声,一个大跨步竟是直接踏向步梯扶手,然后整个人腾空扭转,竟然就要翻到二层甲板上。

    终于由那名伪装的维修部人员打破了这里的平静状态。

    “老爷快撤!”原本恭敬低头在身侧的王松这时猛地抬头,发力一推王基,在他们后方有一道平面紧急逃生滑板。

    王基被王松这带着技巧的一推,竟然瞬间安然无恙的被送上逃生滑板。

    看到自家的董事长触发了滑板的逃生程序,然后王松整个人腾空转身一记重踢,竟然和那络腮胡的右拳狠狠对了一下。

    终于将原本意图跳上来的络腮胡男人顶了回去。

    “罗德里克!你给我好好想想!办砸了谁都活不了!”那满脸胡茬的男人眼球都布满血丝。

    此刻他的怒吼,是在提醒这名中年男人,他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都在他们手上。

    王基竟然要逃跑!

    而且这名管家的实力竟然如此惊人,这让有着17级体质标准的他无比震惊。

    那老家伙的力量等级最少18级,但是相信他的耐受力等级绝对没有这么高!现场真正实力最强的正是那一直顾忌洛基重工情分的罗德里克。

    被络腮胡男人这么一嗓子,终于彻底惊醒。

    对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在他们手上,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皮了,如果再犹豫下去,那么最后悔的人一定是自己!

    不行,要拦住王基!

    罗德里克这名洛基重工实力最强的首席大机师眼睛瞬间变得通红。

    “??!不要怪我,我都是被逼的?!?br />
    一声凄厉的不似人形的嚎叫声从喉咙里发出,罗德里克重重踏地,五步并做两步,一个借力反踏狠狠冲上前。

    这时紧急逃生滑板已经弹出,正在飞快提速中。

    不足三十米的距离还有2秒就要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王松看到罗德里克的样子发出愤怒的吼声:“罗德里克你忘了洛基重工的恩情了吗!你这是谋杀!”

    “对不起?!?br />
    一拳重重将王松打的后撤两步,罗德里克凭借他高达19级的力量终于将已经处于体能衰减年龄的老管家击退。

    “你们死定了!全舰封闭!”王基的身影已经飞速移动了一半,此刻他的声音无比寒冷,带着一股上位者独有的威压。

    “呵呵,老东西你真是想多了?!?br />
    刚刚翻爬上来的络腮胡男人在王基和王松的眼中掏出一枚原型按钮。

    当他轻轻按下后……

    轰!

    走廊中、通道内、密闭的库房内,瞬间变成烈焰的海洋。

    运载舰的自动灭火系统瞬间激发,但是警报声却没能如实响起。

    因为在剧烈的爆炸中一股无形的电磁波自下而上的覆盖了整艘船体。

    络腮胡男人猖狂的笑道:“你当我们没想吗,哈哈哈哈哈,这十多分钟的干扰,这艘飞船就是个废铁?!?br />
    “我杀了你!”

    王松如同一头愤怒的狮子,身形向着络腮胡男人暴怒的扑来。

    咚!

    一脚准确的踢在他的身前,尽管用手臂挡住,但是王松的身形却不可避免的改变了方向。

    落地时身体强行扭转,停在刚刚王基撤离的道路上。

    “妈-的你看住这个老货,我要将那个老头拦下!”

    暴了一句粗口,络腮胡男人从怀里竟然掏出一柄闪着乌黑光泽的巨大手枪。

    “不能杀了他!”刚刚按住王松的罗德里克震惊的大喊出口。

    他明明警告过这人很多次绝对不可以杀掉王基!

    “你***别操心了,这是诱捕枪!”

    砰!

    一声枪响,蓝色电光炸出,一团扩散的光影出现在枪口。

    这时一道身影飞速弹射在他面前。

    嗡的一声,那团扩散的光影扩张成一道电网瞬间将那道身影包裹住,然后重重落地。

    原来王松趁着罗德里克刚刚震惊开口的瞬间猛地挣脱出来,甚至肩膀处的衣服都被撕裂了。

    带着一股疯狂的决绝,王松这名从始至终都默默守护在王基身边的老人,终于爆发了他深藏已就的力量。

    在那络腮胡扣下扳机的瞬间,就飞到了枪口之前。

    高压电网瞬间吸附在他身上,一阵电火花闪过,肌肉不受控制的震颤中,浑身力量消退,老管家重重摔在地上。

    这时半跪在逃生滑板上的王基看到这一幕睚呲欲裂:“王松!”

    但是他却不能下来,因为一旦下来,对方的目的就真的得逞了。

    现在唯一的逃生机会……

    就是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来自陨石基地本舰的最高控制权限就在王基的手上,对这艘运载舰最熟悉的人也正是王基自己。

    真正的逃生手段,只有王基他自己知道!

    “草!王基绝对不能跑掉!”

    将手中的乌黑色手枪重重摔在躺在地上的王松身上,左手不知何时取出了一柄精致的金色手枪,体积比刚刚的那把电磁诱捕枪小了很多。

    但是当这柄手枪掏出来时,一股莫名的心悸同时浮现在另外三人身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