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贺新进舵主“刹那芳华..”)

    通话完毕,王基看着身边的老管家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老伙计,这两个月最后一次交接了,假期近在眼前喽?!?br />
    于是在王基的吩咐下,苍老的管家井井有条的将一条条命令吩咐下去,对待每一处细节的严谨一如往昔。

    观察光幕当中的运输机渐渐靠近本舰,然后一点点没入腹舱。

    从那艘运输机出现开始,可以说一切都在监控之下,根本不会因为是不是洛基重工的亲信就掉以轻心。

    最终的对接程序将在运输舰的底层中转舱内完成。

    运输机停在巨大的机库之内,舱门开启,来自寒地试验场的工作人员陆续出现。

    一名名穿着工作制服的人员按照顺序站好。

    一共三十二人。

    随后就是身穿机师服的罗德里克出现,后面跟着两名穿着标准维修工制服的大汉。

    罗德里克显然是熟面孔,从他出现之后,不少人都走过来和他打招呼。

    作为本舰的工作人员,已经和罗德里克对接过很多次了,这次也没什么例外。罗德里克也是一副微笑的老样子,这名富有魅力的中年男人对待普通工作人员还是很和蔼的。

    “约克,好久不见了?!?br />
    “朗普森,还是那一副扑克脸,哈哈?!?br />
    “啧啧啧,我这是看到谁了,小昆特,这次还是你来负责进行机甲存放库的工作吗?”

    言谈之间准确的喊出一个又一个熟面孔的名字,在罗德里克这熟稔的话语之下,中转舱内的气氛也活络起来。

    “罗德里克先生,王董已经在剑桥内等待您了,您看是不是现在上去?”

    一名年轻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恭敬的说道。

    “哦,当然,不能让王先生久等?!?br />
    罗德里克双手一摆,连忙示意他带路。

    他带领着两名维修部的工程师跟着那名工作人员走过去。

    剩下那三十二人则是按顺序站好之后,跟随本舰工作人员前往机甲存放区。

    当罗德里克最后获得王基下达的命令之后,机甲才正式交接。

    程序每次如此,从不精简,由此可以看出王基在对待这件事上的严谨程度。

    但是……

    唯一存在漏洞的地方,就是罗德里克以及随行人员无需安全检查!

    这也是这严丝合缝的计划中唯一出现异变的地方。

    当然这个漏洞,作为熟知交接规则的罗德里克来说,已经彻底透露给了自己身边的这名“维修工”。

    在他们一路走来的时候,罗德里克在前面同带队人员交谈,而后面两人则在经过一些拐角或者地形复杂的区域时,手指会悄悄向墙上轻轻一按。

    如同口香糖一般的物体便被黏着到走廊的给个隐秘位置。

    来自陨石基地的本舰,配备的人员很少,除去满足了舰船启动要求人员构成外,只有不到两个小组的战斗人员。

    当然这些战斗小组都是精挑细选的家族卫队成员。

    此刻他们都分布在武器操作室以及机甲存放区。

    从最下层的对接舱,到船员休息区,到仓储区,最后抵达舰桥。

    那名工作人员转身说道:“罗德里克先生,王董事长已经在舰桥指挥区等您了?!?br />
    “好的,感谢?!?br />
    罗德里克低头示意感谢,然后带领两人直接进入舰桥的舱门。

    一层层的扶梯步行,有节奏的步伐声响起在空旷的舰桥内,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除了那名长满胡茬的维修部“工程师”偶尔手指会轻轻向墙上按压一下。

    舰桥四层,其中一层和二层是基础人员的区域,三、四层是二合一的区域,为指挥区。

    当三人出现在指挥区的入口时,随着金属门的开启,双方终于见面了。

    王基站在舰桥内的二层甲板上看着下方步入的罗德里克三人。

    “老伙计,很高兴又见面了?!?br />
    “您老的身体还是这么硬朗,洛基重工需要您?!?br />
    两人一高一下对视,熟络的打着招呼。

    从入口到步入二层甲板的扶梯口还有几十米的距离。

    罗德里克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自然的上前。

    “王先生,这次听说是Ge-R的最后一次测试了是么?”

    “没错,这次已经是参赛前的终极版本了,机甲测试结束后将数据汇入集团黑盒子。然后您就可以代表洛基重工去参加星际间的机甲角逐了,这将是我们洛基重工踏入机甲领域坚决而有力的一步?!?br />
    “一切都离不开您英明的带领?!?br />
    罗德里克笑着说道,已经走到了指挥台的正下方,现在抬头看王基的身影已经近在咫尺了。

    指挥区的二层到一层也就不到四米的距离。

    这时罗德里克身边两人的头也微微抬起。

    借着上方的灯光王基能够看到两人的模样了。

    本来无意中扫视的一眼,让王基不由自主的眼皮突然轻轻一跳,对着两人开口问道:“等等,罗德你身边那两个人是寒地基地哪个部门的?”

    罗德里克纳闷的停下来,脖子下的血管轻轻跳动了一下变恢复正常,然后看向两人,示意他们自己说话。

    显示那名布满胡茬的大汉惶恐的开口:“维修部?!?br />
    王基又将目光投向另外一侧:“那你呢?”

    “董事长,我也是维修部的,我们两人是同事?!?br />
    两人同样的诚惶诚恐,而且穿着都是正的不能再正的维修部工程师服装。

    按照道理说这应该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听到这么对话,罗德里克诧异的抬头看了看,然后笑着就要向上走去。

    “慢着,停下?!?br />
    罗德里克诧异的看着喊停的王基,以往这个步骤都会很快揭过去,今天怎么了?

    从开始到现在的每一个步骤都在脑海之中进行过梳理,没有任何问题。

    王基皱着眉说道:“精工维修部没有来人?”

    听到王基这么说,罗德里克有些纳闷,他平时只知道从维修部出人,具体情况不知道这么详细。

    这时那名络腮胡工程师连忙开口:“王董,我就是精工维修部的人员,最近刚刚从维修部升进去的,罗德里克机师认定的?!?br />
    “哦,对,这事儿我还没来得及和您汇报?!甭薜吕锟艘蔡沸ψ潘盗艘痪?。

    “哦,这样啊?!蓖趸成潘上吕?,随口说道。

    但是,下面的人根本没有看到王基脑后的头皮瞬间抻动一下,脚下轻轻踩了一下旁边的老管家。

    王松一直在他身侧静静躬身站立,当看到王基悄悄踩踏自己的动作时,眼中一缩放出寒光,苍老如古松的手臂上坟起数道青筋。

    头在这一刻扎得更低,如同正?;惚ㄒ话憧拷趸?,似乎要禀报什么事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