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孤零零的运输舰正飞行在无垠的宇宙当中,幽黑的外太空每每看过去总有一种莫名的心安。

    飞船的目的地是一颗叫做寒地星的偏远星球,这颗星球上人烟稀少,气候寒冷,很不适宜居住。

    作为星际运输舰,这艘运输舰厚重的外壳以及锁闭的数十个炮孔看起来异常凶悍。

    “董事长,每次您都亲自奔波,要注意身体啊?!?br />
    旁边一名苍老的管家正弯腰说道,语气充满了关怀。

    精神矍铄的王基双臂撑在扶台上,眼睛静静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宇宙深处,那里有无数星辉闪耀。

    “没关系的,每想到洛基重工正在崛起的步伐,就感觉自己瞬间年轻了二十岁,这种前途明确,依旧在奋斗的感觉真的很不错?!?br />
    “能够追随您是我毕生的荣幸?!崩瞎芗铱吹酵趸绱艘脖硖档?。

    “不用自谦,王松,你是家族里的老人了,洛基重工也是在你的眼中一点点发展起来的。到了这个年龄还有能聊得来的朋友,难得啊?!?br />
    双手离开扶台,王基看着自己这名老管家呵呵笑道。

    “不敢当?!?br />
    “这次任务结束,你就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这样给你安排夏加星的五彩连岛一个月度假怎么样。你和家里人吃喝住行全部的费用集团全出了,你只需要放松就好?!?br />
    听完之后的老管家诚惶诚恐鞠躬道:“谢谢董事长?!?br />
    “应当的,这次极殊兵的出现可以说是我们洛基重工走向更高层次的钥匙,这可是百年不遇的机遇??!”想到这艘运输舰上运载的战舰的物品,王基都忍不住内心一阵激动。

    极殊兵Ge-R,双子星计划之一的远程原型机。

    这也是给洛基重工唯一的准王牌大机师——罗德里克准备的参赛机体。

    此次运输的目的就是将调试完毕的机体运送过来,给罗德里克一定的熟悉时间。

    “都是在您的英明带领之下,有生之年才能看到这么优秀的机体?!?br />
    王基笑着摆摆手,按下旁边的对讲器,和指挥室对接。

    “距离寒地星还有多久?”

    “即将到达,请指示下一步行动方案?!?br />
    “停留在原定区域,该有的交接程序一个都不能少?!蓖趸档?。

    接下来就是进行机甲交接的步骤,这是王基自一开始就定下的规矩。

    从陨石基地起飞的运输舰不进入大气层,所有交接从外太空完成,寒地试验场派出一艘大型近地运载舰升空。

    当两台运输舰保持在一个距离后,由试验场的近地运载舰派出一艘小型运输机过来,然后完成装载、归舰的任务。

    这个步骤完成后,近地运载舰返回寒地试验场,而本舰返回陨石基地。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安全和保密。

    为了切断所有推测运输舰飞行轨迹的行为,而且不触犯关于武装飞行器临近地表的联邦法规。

    现在那艘深灰色的运输舰已经驶离了寒地星大气层,正向着来自陨石基地的本舰快速飞来。

    王基透过光幕正在看着这熟悉的对接船。

    “王松,咱们出发之前,给0号原型机准备的那件宝贝发出去了么?可别耽误了糯糯那边的准备工作,难得看她对集团的事务这么上心?!?br />
    “董事长,已经发出去了。转了七道手续,最后由星河联邦速递进行的运送任务?!?br />
    “相信糯糯小姐看到它之后一定会满意的,这可是陨石基地第一次为0号原型机甲量身定做的武器。那件武器真是如它的名字一样美丽啊……”苍老的管家赞叹道,作为王基最为死忠的心腹,一些极度隐秘、或者异常重要的行动往往是由他来带队。

    “对啊,我们洛基重工也能造出如此华丽的武器,真是颠覆了一贯的风格。这么看来那些未知文明的审美观还是相当不错的,哈哈哈哈?!?br />
    王基心情愉快的笑了起来,眼睛透过舷窗飘向遥远的深处。

    焰雨霜蓝,还真是文艺的名字呢,不过真没找到比它更形象的名称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说送就送出去!要知道遗迹里的那些材料只够做出这么一把武器。

    结果还送人……

    哎,丫头大了不中留了。

    这些话语只在心里过了一遍,王基并没有讲出来,反而脸上笑呵呵的。

    因为沐凡那小子看上去确实不错,而且品行很好,根据调查的资料看。

    虽然出身很差,但是这孩子能吃苦毅力大,有恒心,更难能可贵的是知道感恩。

    糯糯和他在一起肯定不会受委屈的。

    为了保证信息安全,运载舰上彻底屏蔽了远程通讯。

    出发之前还听到糯糯在汇报她军训中开心的事情。

    基本说上三句话就离不开沐凡!

    宝贝孙女,要是你那不负责的老爹知道后,表情一定很精彩。

    当然,你要搞不定沐凡那臭小子,那我们洛基重工可就亏大喽,压箱底的宝贝可都送出去了。

    想到这里,王基又乐呵呵的笑起来。

    旁边的王松看到自家董事长这么开心,也跟着笑起来。

    “董事长,小型运输机传来通讯请求?!?br />
    “接通?!?br />
    ……

    近地运载舰悬停在大气层外侧,一处按照惯例划分的安全交接区域。

    一艘小型运输机从腹舱内飞行出来,虽然名字中有个“小型”,但是装上三五台机甲却是绰绰有余,“小”这个字只是相对的。

    此刻在运输机的指挥舱内,罗德里克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首席大机师,一会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希望你能知道?!迸员哂幸幻┳盼薰ぶ品哪腥俗谌崛淼纳撤⑸下跛估硭档?,那下巴上的胡茬随着主人的笑容拉伸开来。

    “不劳你费心,我知道该怎么做?!?br />
    罗德里克将机师服的拉链最后拉上,然后头微微倾斜冷声说道。

    “知道就好,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当然最后的好处也少不了你的。洛基重工的王牌就要落入囊中,这种事情想想就浑身激动的发抖啊?!?br />
    那络腮胡维修工语气病态的说道,脸上甚至都泛起了一道潮红。

    “请先闭嘴,我要接通视频?!?br />
    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罗德里克按下了舰载通讯请求。

    胡茬男人挑挑眉,立刻闭上嘴巴,微笑着示意他进行。

    连接中……

    输入识别码……

    密码吻合,连接成功!

    “王基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您,麻烦您再次跑一趟?!甭薜吕锟丝谑?,这名中年男人的脸上已经挂起了一丝自然的微笑。

    “罗德里克阁下,这些天辛苦了?!惫饽坏敝械耐趸愕阃?,然后乐呵呵的说道:“极殊兵Ge-R已经运送过来,完成交接手续吧,对接舱已经打开,接下来还需要你再辛苦一阵了?!?br />
    “应当的,那我准备交接程序了,稍后见?!?br />
    “嗯,稍后见?!?br />
    视频切断,罗德里克眼中的笑意迅速消退,看着那漆黑的屏幕沉默了一会。

    头没有扭转,语气却冰冷干硬,其中还藏有一丝深深的厌恶:

    “计划可以开始了?!?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