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嗨起来,今日五更?。?br />
    从下而上,身躯全部覆盖在??榻鹗艋ぜ字?。

    而他右脸覆盖的液态金属也变为一个缺失了半边的战术面罩,最后一道液态金属在右眼前方缓缓圈出一个圆形的镂空目镜。

    变化终于结束!

    这名男人将手中那枚圆形的按钮这时放置在目镜的镂空处。

    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亮起。

    被金属手铠覆盖的手背上猛然弹出两道闪烁着寒光的利刃。

    这名男人轻轻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看向察德工厂,眼神中流出一股最为纯粹、最为冰冷的杀意。

    双脚轻轻一扭然后依次抬起,金属箱的壳子瞬间分离成两块然后折叠吸附到脚掌。

    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乍现,脚面下方的泥土被瞬间冲散。

    然后这名此刻浑身被金属战衣包裹的身躯竟然完全浮起来,只有脚下那淡淡的微弱蓝光。

    身形前倾,双脚踏动间这名男人竟然无声无息的向那边悬浮飞行过去!

    每一步都踩在空气当中,每一步都跨越出十多米远!

    简直就是在空气中奔跑!

    他的目标毫不掩饰,就是不远处的察德工厂。

    “任务开始,通讯封锁?!?br />
    这男人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留在身后的空气中,然后刚刚经过察德工厂的那台深黑色悬浮车顶部悄然开启天窗。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

    天窗闭合,悬浮车继续行驶,前后的车牌自动更换成另一个套牌。

    那四道黑影快速升上天空,片刻之后分散成四个方位悬在察德工厂上方。

    竟然是四台造型奇特而诡异的无人机!

    当这四台无人机到达位置后,同时从机腹处弹出一枚倒伞状设备,一股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

    仅仅3秒钟过后,下方厂区内的所有监控仪上瞬间一片雪花!

    那些正在巡逻的人员只感觉耳侧的通讯器内一片沙沙声,而处于安防室内的替换人员猛然站起。

    “强电磁屏蔽,有情况!”

    坐下休息的几人迅速站起,准备去拿挂在墙上的武器!

    他们这些隶属于高陵家族的嫡系部队有特别规定,在安防室内,重型枪械武器必须进入后摆放到专属位置。

    手枪、小型金属弩弓可以随身携带。

    这个一直以来严格执行的规定在此刻却出现了一丝异样!

    噌的一声!

    突然两道利刃猛然刺入安防室的大门,闪着寒光的尖端就这样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道利刃仅仅停留了不到半秒。

    然后下一秒整扇不算厚的金属门被斜着瞬间切开。

    然后砰的一声巨响,一道蓝色光芒闪过,这扇门竟然被直接从中踹裂!

    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一道黑影从中一闪而过,然后出现在他们面前。

    通体被金属战甲覆盖的男人带着冰冷的表情出现在那扇挂着重型枪械的墙壁前,静静的看着众人。

    嗡的一声,单脚悬浮踏板自动缩回脚腕两侧。

    咯噔。

    这名男人的双脚轻轻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敲击地面的声音。

    “你是谁!”

    “你是什么人!”

    “这里是察德工厂,高陵家族私有产业!擅自闯进来想要找死吗!”

    这九名安防人员如临大敌,厉喝道。

    这男人看上去绝对没有丝毫善意,每只手背上都有两根长长的利刃,竟然还……滴着血。

    九名人员当中穿着明显不同的副队长心中涌出不祥的预感,猛地抬头问道:“外面的人呢,你把他们怎么了?”

    那名被金属包裹的男人头部轻轻扭动看向他这里,然后略微侧倾。

    似乎是在认真聆听他的问话,又似乎在思索什么。

    但是这一幕仅仅维持了不到一秒。

    手臂突然高高扬起,利刃在灯光下闪着冰凉的光泽,然后猛然身体前倾,手臂甩出伴随着一个大幅度斜下拉!

    噌!

    速度快到这群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距离最近的那名安防人员眼睛瞪得滚圆,不过却无一丝生气。

    在身后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两道血线浮出,他的身体从左肩到右腰,如同被斜着切开的豆腐……缓缓下滑。

    噗的一声,漫天血雨从切口处喷出!天花板上瞬间蒙上一层血浆。

    被切成两段加一小条的尸体以无比惨烈的姿态呈现在这群魁梧的高陵家族嫡系人员面前!

    “老左!”

    那名副队长凄厉的喊道,他无法相信前一秒还在畅谈等放假去哪儿消遣的兄弟,下一秒就身首两处,还是以这样一种惨烈到极致的死法!

    做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这名身着金属战甲的男人仅露出的左眼当中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没有丝毫波动。

    仿佛他刚刚随手切掉的是一根稻草。

    惨白惨白的面具在这一刻仿佛从地狱出现的刽子手,带着一身的死气和血腥味。

    目光投向发问的副队长,终于干涩如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材料……实验室……在哪里?”

    “妈-的!我毙了你!”

    人群当中一名眼眶通红的汉子猛然掏出一把格雷弹药手枪。

    砰!

    巨大的声响回荡在安防室内。

    ?!?br />
    一声清脆的金属物件落地的声音响起。

    头歪过来看了看那名开枪的魁梧安防员,然后低头看了看脚下变形的子弹。

    那开枪的汉子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和绝望!

    砰、砰、砰!

    一只手伸在眼前撑开手掌,这名男人竟是动也未动半分。

    所有人都绝望的看着子弹在对方身上闪出一丝火光,然后掉落在地面。

    甚至一发子弹形成了跳弹将旁边一名同伴的耳朵打穿。

    他身上穿的那是什么??!

    最夸张的防弹衣也不可能有这种效果??!

    没有一丁点的缓冲迹象,硬碰硬的金属弹头撞上后被瞬间弹开,要不就是无力落下。

    开了五枪之后,这汉子的手都在抖,他的勇气在这五枪里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覆盖金属战甲的男人将挡在眼前的左手放下,然后看了看这群惊恐的人。

    干涩的声音响起:“真是没有……技术?!?br />
    身影一闪突进人群,再次闪回!

    啪的一声……

    这是开抢汉子手中的格雷手枪掉落在地的声音。

    人们这才感觉到不妥,连忙回头看向自己的同伴。

    两道血线从额头竖着浮现,越显越长……直至小腹……

    噗!

    漫天血雨喷出,被竖着切成两半的尸体带着光滑的横切面倒向两侧。

    ?。?!

    这帮安防人员的心理瞬间崩溃,除了副队长的手枪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剩下所有人都掏出手枪疯狂射击!

    这一次那道带给他们无限恐惧的身影没有站立不动,而是一闪之后突然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扑、扑、扑。

    一道道轻而短促的利刃切割声响起。

    副队长的手在距离桌子上的手枪还有半米的时候,僵住了。

    他的指尖触摸到了一种冰凉入骨的金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