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级、新生、沐凡……

    这几个词语轻轻的停顿,似乎在刻意提醒他记住一样。

    那语气中的满不在乎就这么直白的闯到戎城的耳中。

    没有一丁点对贵族的畏惧。

    “谁给你、的勇气?!?br />
    戎城眼睛死死盯着沐凡,喘着粗气问道。

    当听到那如此不留情面的话语时,甚至连豪门世家之女右师婉脸上都微微变色。

    她并没有因为沐凡的语言而愤怒,因为沐凡说的很有技巧,他说的是你,而不是你们。

    但是她真正吃惊的是这少年,哪里还有昨晚看上去有些愣愣的还略微带着腼腆的模样!当沐凡今天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她面前时,巨大的反差瞬间吸引了她的目光。

    晴雪学姐,这就是你招的荣誉会员吗?

    身上真的有股……

    名为杀伐果断的性子??!

    这种风格她只在自己那天之骄子的哥哥身上看到过。

    他的眼中,真的没有一丁点畏惧。

    他就是真的不知道戎城所代表贵族阶层的意义,还是真的知道却不在乎呢?

    现在情况反而是对戎城不利,所以右师婉只是静静看着两人并没有说话,她在等待这种男人之间的交锋结束。

    当沐凡听到对方那涨红的脸吐出的疑问时,笑了笑,手中并没有因为戎城的挣脱而放松半分。

    “头顶上的灿烂星空?!?br />
    然后在戎城不在挣扎之后开始缓缓松开胳膊。

    而这时,右师婉开口说道:

    “戎城,你带着亚尔维斯大师的资料可以先回去了?!?br />
    静静站立如同水仙花的身影,让戎城强行压制住内心出手的冲动,冷哼一声垂下眼眸并没有其他动作。

    不过两人都没有看到戎城眼中闪过的寒光。

    “沐凡,很抱歉今天的事情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印象,我说的话一直有效,学生会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滥用权力的工具?!?br />
    “没关系……我说的话同样有效?!便宸睬崆嵋恍?,但是并没有顺着右师婉给的这个台阶走下去。

    他竟然说的是认真的!

    戎城猛地抬头看向沐凡的背影,眼神中带着一股压抑不住的狂怒。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那就先行分别了?!贝徘敢獾难凵窨吹姐宸驳阃泛?,右师婉再次注视了一眼旁边的戎城,然后转身离开。

    任何状态下走路的姿态都完美的无可挑剔,真正的豪门之秀风范。

    待右师婉的身影在经过三重隔离门的权限校验后已经消失在不透光的玻璃门后。

    沐凡轻轻瞄了一眼旁边的戎城,也抄着兜口向着右师婉刚刚进入的方向行走。

    这小子要干什么,他怎么跟着右师婉的路线在走,他知道那里代表的什么意思吗?

    硬闯高级权限门可是要品尝电疗的。

    沐凡的身影越走越远,再有十几步路就进去了。

    看着沐凡的背影,戎城不自觉的抬起步子也悄悄跟上,他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现在他面上和心中在不断挣扎。

    戎城,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新生现在都可以踩在你脸上吆喝一二了。

    如果被格斗社或者学生会的其他人知道,哪怕他们不会当面嘲笑,但是背地里的损话一定不会少说。

    想想自己下次再走入格斗社时,迎来的是一种带着鄙视的目光,仿佛在说:你看你,以后没本事就不要出去装逼了,以前没准也是纸老虎吧。

    越想越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无法自拔,从没收过丁点挫折的戎城脸色越来越狠厉。

    从六层进入七层的门口前没有什么人,沐凡行走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走到这个入口,然后进入七层。

    但当他即将步入那专门划分的通道时,一道身影突然从他身后加速冲上前。

    妈-的,我踢死你!

    在定川,谁敢让本少爷受这种邪气,你个垃圾!

    戎城的已经变得无比疯狂。

    几步提速急冲后,整个人借力跃起,一脚狠厉的踢出!

    在他视线前方的沐凡身形突然顿住,牙齿轻嗑。

    “帮我把这里的监控卡住三秒?!?br />
    在迈出步伐动作还没结束时,身子一个微微前倾,左腿绷得笔直,右脚屈膝脚尖抬起。

    然后突然腾空,整个身子违反人体骨骼构造般的扭转,猛烈的一脚侧踢。

    砰!

    沐凡的脚底重重踹在戎城的腹部。

    穿着学员制服的戎城双眼在这一刻暴凸,眼白上带着血丝,闷哼从胸腔中产生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

    冲刺飞踢而来的戎城在前冲惯性消失的瞬间,停顿了短短一瞬,随后如同一只沙袋被狠狠踢飞。

    咚!

    双膝重重跪地,双手撑着地面仍倒着滑出去五六米远,然后整个人如同一只住煮熟的大虾弓腰头顶地,腹部剧烈的疼痛让他抬不起头来。

    “三秒?太少了吧,三十秒行吗?我靠……这就结束了?!北锪税胩斓暮诟湛技で榈奶旨刍辜?,结果话还没说完就又无精打采起来。

    因为沐凡在一秒之内就把人踹飞了,这还需要伟大的黑去讨价还价吗?

    收腿而立的沐凡看着那边被自己一脚踹的抬不起头的戎城,嘴角挂起一丝冷笑,然后转身前行。

    这里是图书馆,安静的环境中突然出现的这个声音,明显吸引了几名其他区域学生的注意。

    不过当他们走出来时,哪里还有沐凡的影子,有的只是那跪在地上肩膀在压抑着抖动的戎城,如寒风般的声音从齿缝中流出。

    “小……子,我跟你……没完!”

    “同学?你怎么了?”

    戎城伸出一只手无力的摆了摆。

    “同学,需不需要喊医护人员?你这情况看起来很严重啊?!?br />
    旁边过来的其他学员颇为热心的问道。

    “我说滚??!你们给我滚??!”

    脸色血红的发紫,眼神恐怖的吓人,戎城丝毫没有先前那还称得上英俊的外表了,此刻看上去就如同一只疯狂的野兽。

    那眼球上的血丝和额头上暴起的血管,让这两名匆匆赶过来的学员吓得又跑了回去,同时心中暗骂不已。

    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强撑着转过身,戎城躺在地板上痛苦的嘶喊道:

    “管理员呢,给我调取监控!”

    片刻之后一台机器人晃晃悠悠的出现,然后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头像出现在机器人身前的光幕中。

    “有人在图书馆内公然使用武力,我要求严肃处理!”

    “提供时间、地点?!?br />
    “就在六层进入七层的入口处,就在刚刚!一分钟之前!”

    “查询中……显示那里的摄像头出现问题已经超过12小时了,无法提供录像,请问还有没有证人证言?!?br />
    “你TM是不是有??!”

    听到这句辱骂时,画面当中的老头眼色突然冷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