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看到的13指键位,在替代几个关键的部位之后完全可以进行12键位,其中一个关键点便是利用手肘!那几个关键部位的节点在以奥拓普族的文字更改替换装之后,就是另一种文字了?!?br />
    “难怪至今没有人知道,因为首先奥拓普族的语言极为小众,其次即便有懂得奥拓普族的人员也不可能在机甲系,最后哪怕他在机甲系也不可能意识到索格里尔以这样一种次序在进行密文排列!”

    黑的语言中全是对这名已经身亡的王牌机师的褒奖。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沐凡提出自己的疑问。

    “或许在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激励后来奥拓普族人的成长吧,毕竟他是奥拓普族的英雄,如果以后再有同族的人来到这个专业,寻找他当年的笔记,那么将很有可能复制索格里尔的成功?!焙诜治龅耐吠肥堑?。

    沐凡挠了挠下巴说道:“然后现在就被你破解了,怎么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变得更加离奇?”

    “啊哈哈哈,谁让你拥有一个宇宙间独一无二的智能生命??!学识渊博的本大人对待这种密文排列简直屹立在宇宙巅峰!”

    黑吹得牛逼已经快找不到北了。

    沐凡大脑中自动过滤掉黑自吹自擂的部分,故事的大概渐渐在脑海中浮现。

    这个索格里尔看样子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的精明。

    “那他这样,等于是真正为自己族人留下的这本笔记?!然后坦然接受人类的赞誉?”沐凡真的疑惑了。一方面为联邦死战,一方面留了这样的心思,让索格里尔的行为简直成了一个迷。

    “本大人也以为是这样,但是刚刚你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列出一组数字,那些对应的位置字母与数字对调,再次翻译,便又是奥拓普族的文字!而这次……就是十指版本的排键法!”

    “真正适合人类的十指操作方法???”沐凡真的震撼到了。

    “没错,完完整整的十指键位操作方法。首先,本大人以148键位示范一次?!?br />
    光幕上的扫描图片旋转缩回。

    一张控制台的模拟键位图浮现。

    “注意看好了?!?br />
    黑的话音落下,然后斜着的一排排键位飞速跳跃如同一**涌起的浪潮,当以平面图的形式出现后竟然形成了一种视觉上极端的美感。

    “双肘代替两根手指,然后剩下的个键位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每次都是在大拇指按压键位的旁边一个键位之外,所以关于第13指的替代方案便是用大拇指的宽压面进行同时按压!而它们相隔的那个键位在这组十三键对冲状况下属于无效键?!?br />
    “属于人类的极端控制台操作方法——排键法!”

    光幕当中右手大拇指按压的一瞬便出现停顿,当停顿出现三四次后,沐凡发现果然是这样。

    大拇指横向下压,明明覆盖了三个键位,但中间的那个隔阂键位成了无效键。

    “这是真正的烟雾弹!天才!还好战死了,否则不一定图谋什么呢,啧啧,这心机~~”黑的感叹明显变了味道。

    “排键法记录下来没有?”

    “搞定,回去进行训练,不过这玩意日常使用没什么用,它必须配合索格里尔独有的招式才行?!?br />
    “你是说位于B级权限区的那些不可思议系列的进阶技能?”

    “没错!准备转换阵地?!?br />
    呼~

    收获真是大,沐凡将索格里尔的笔记抽出,然后腕表离开辅助阅读器,将扫描框架重新折叠好后轻轻一推,看着这个仪器归位。

    然后沐凡踏在悬浮板上重新上升到13层,将这本竟然有着三重面目的笔记静静塞回原位。

    如果没有沐凡和黑的到访,恐怕这本笔记将会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吧,直到将来有一天再有一名同样杰出的奥拓普族学员出现。

    沐凡看着这老旧的黑色皮子包围的笔记,心中无限感慨,自言自语的同时也是在对黑说道:“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最后一页放上关于人类的操作模式了?!?br />
    这次轮到黑惊讶了:“为什么?”

    身形缓缓下降,沐凡轻声说道:“可能在他心里,认为如果有人类耐心看到最后,并凭借对奥拓普族的文化理解破译了他的笔记,那么无论从所有角度看,除了身躯还是人类,这名破译者已经完美符合条件去继承奥拓普族的传承了?!?br />
    悬浮踏板收回地面,沐凡手指摩挲着这木纹的书架,感慨万千:“可能他也是希望有真正了解他们文化的人来继承吧,只是不希望埋没而已?!?br />
    不可思议之索格里尔猜想,希望你能带给我真正不可思议的震撼。

    沐凡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有两种节奏不同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

    好像要走到自己这里?

    这个时间点沐凡还真没碰到在C级权限六楼活动的学员。

    那等他们经过吧。

    于是沐凡立定,听着这两人不紧不慢的步子。

    走在前面的脚步声很轻很柔,而且很有韵律感,感觉更像女性。相比之下走在后面的脚步声时重时轻,但是节奏感却比前者要强的多,那脚步声的轻重或许只是心情的体现吧。

    但这样听来,后者的身体能力应该比前者要强不少。

    “亚尔维斯大师的资料到底在什么位置啊,婉儿会长?”

    戎城嬉笑的看着前面那姣好的背影,眼中闪过一股占有欲。

    “前面右转,我们并不熟悉,还请戎少爷注意言行?!庇沂ν裣仁钦;卮鹑殖堑奈侍?,然后以得体的姿态轻轻侧身说道。

    “哈哈,好说好说?!?br />
    戎城自然是将这些话自动从耳边滤过,右师婉的好性子真是不错,如果不是她哥哥在那矗着,估计早不知道被多少人染指了。

    “到了?!庇沂ν裢蝗欢俨阶?。

    “哈欠~”沐凡这时长长伸了一个懒腰。

    很显然一直没什么声音的沐凡突然的举动让刚刚转向这里的两人都楞了一下。

    “小子你想吓死人吗!咦,新生?够好学的啊,哪个系的小子?”一口一个小子,毫不掩饰自己老生的优越感,虽然只大了一届。

    但是沐凡根本没顾得上理会那边聒噪的戎城,而是定睛看向一身美好曲线毕露的右师婉。

    那温润如水的眸子极具特点,立刻惊讶的说道:

    “额……副会长,好巧呀,早上好!”

    右师婉看到沐凡明显感到讶然,不过听到沐凡的打招呼,明眸流转间露出自然的笑容:“早上好,真的很巧?!?br />
    在身边有个苍蝇嗡嗡飞的时候,能够看到自家社团的新人,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当有着水仙花之称的女神笑起来,才让人感受到什么叫做巧笑嫣然。

    不过立在右师婉旁边的戎城脸色却阴沉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