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面前这宁静独立,清幽如雪莲一般的身影,正是陆晴雪。

    也正是通过二十枚熔浆果实将他拉进剑道社的定川女武神!

    但是此刻最让沐凡难以置信的是,为什么在这凌晨几乎无人的时候,以剑道出名的陆晴雪会出现在这青山之巅。

    而且以这样一副持弓者的形象。

    如果不是这次的攀爬,他恐怕根本不会知道陆学姐竟然还会弓箭,而且看刚刚持弓时的姿态恐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在陆晴雪平静的目光当中,沐凡带着一身腾腾的热气跑到她身前,立定。

    在之前高强度的锻炼下,呼吸依旧急促。

    陆晴雪手中的大弓依然向下,清冷的眼神先是在沐凡身上扫过,在注意到那纵横交错的伤痕之后瞳孔出现细微的变化,然后又看了看那百米之外被沐凡放置的巨石。

    轻轻扬起手指指向身后,轻启朱唇:“你背着……它,爬到的山顶?”

    沐凡回头看了一眼,咧嘴一笑:“对,不过是跳上来的,蹲跳?!?br />
    陆晴雪丝毫没有在意面前的男生裸露上身,而沐凡一肚子的疑惑加上那却根弦的人情世故,两人这样面面相对竟然没有丝毫的不和谐。

    但这一幕如果让其他人看见,估计第二天就能上了校园的头条。

    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哪个男生这样出现在女武神面前。

    看着面前询问过后重新将通透明亮的眼神投向自己的陆晴雪,沐凡实在是压不住内心的疑惑,问道:“学姐,你怎么在这里?”

    陆晴雪看着他,头向一侧轻轻歪了一下,这个动作竟然有着说不出的可爱。

    嗯,可能可爱形容不恰当吧,但是沐凡一时想不出更好的词汇了。

    “我在修行,而且每天都在这里?!?br />
    啊,这下尴尬了……

    沐凡挠挠头,尴尬的笑着。

    “你怎么也在这里?”

    陆晴雪语气中也带了一丝好奇。

    “我在训练,我要变得更强!”

    说起这个,沐凡的语气中带着昂扬的斗志。

    看到面前一身伤痕肌肉分明的男生露出这种略带孩子气的表情,陆晴雪竟然破天荒的脸上挂起一丝浅浅的笑容。

    对着一名异性,哪怕仅仅是嘴角轻微的勾起,这在陆晴雪身上也是从未出现过的。

    “你已经足够强大,为什么还要去追求?”陆晴雪抛出了一个沐凡半天之前还在思考的问题。

    但是这个问题在现在早已经不存在了。

    沐凡眼神越过面前这身影如画的女子,看向更远的天空,脸上闪烁着一种名为意志和信念的光泽:“因为,强者之路没有尽头!”

    听完之后的陆晴雪静静凝视沐凡,轻轻点头:“受教?!?br />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沐凡反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指着陆晴雪手中那带着古朴木纹的大弓:“陆学姐你不是一直……”

    “以剑道示人?”

    沐凡点点头。

    “修行剑道,是为剑意悠远,可以明心见性?!甭角缪┙种谐す掌?,如水眼神静静看着,声音如玉珠响起:

    “而弓道,是一种心境的修行,物我两忘,感受自己内心真正的追求?!?br />
    沐凡听的云里雾里,这掺杂了一种禅意哲学的话语对于沐凡来说实在太过深奥,他能做到只有……看着陆晴雪傻笑。

    他能理解的很简单,就是剑和箭,对于女武神来说都只是一种修行。

    看到沐凡这样子,陆晴雪脸上没有丝毫见怪,似乎刚刚仅仅是在陈述一件事情,轻轻挽了挽耳边青丝,“那块巨石一会你是不是还要再背下去?!?br />
    “恩!”

    “你这么努力为了什么?变强也是需要一个目标的?!?br />
    陆晴雪似乎想起了什么,清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

    “为了什么?当然为了活下去??!”

    沐凡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出来,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问为什么吗。

    为了……活下去???

    最后三个字竟然让陆晴雪陷入了一阵相当长的沉思,直至对面的沐凡实在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不动声色的咳嗽一声才恢复过来。

    “学姐那你为什么不断进行这些修炼呢?”

    “我……不知道?!?br />
    缓缓摇了摇头,陆晴雪竟然给了沐凡这样一个答案。

    这让他绝对无法相信,剑道社长、定川女武神竟然在此刻告诉他,她不知道为什么进行这些修炼。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陆晴雪再次恢复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只不过开口时却少了那一丝冰冷。

    “今天和你对话,很愉快,我该回去了,今日修行结束?!?br />
    “只张弓不射箭的吗?”

    沐凡口中小声自语却没有逃过陆晴雪的耳朵。

    这清冷的女生没有说话,手中长弓举起,反身而立,右手控弦张弓如满月。

    平淡无奇的箭矢搭在左手拇指之上,山风将青丝微微拂起,整个人竟然完成了由静到动的瞬间转变,这一刻在沐凡眼中。

    陆晴雪持弓的影子竟然比她持剑时的样子带来的画面冲击感还要强烈的多。

    似乎她本该就是这个样子!

    右手三指猛地松开。

    弓弦震动间,箭矢脱弦而出,如果不仔细去听根本无法觉察到那山风之中隐藏的破空声。

    叮,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沐凡看到那枚箭矢没入前方一块如同卧牛般的巨石上。

    不过他没注意先前那个位置,正是一点胭脂红。

    木箭入石。

    陆晴雪收弓,缓步走向一旁,地面上静静躺着一个长方形的银白色金属箱。

    缓缓跪于地面,手指扣住两侧轻轻用力,箱体自动向上弹开。

    古朴的黑色长弓在陆晴雪掌中一个翻转,然后双手指尖按住弓弰转动间精准无误的放入凹槽之中。

    然后是箭袋,其中只有一枚箭矢,在她肃穆的眼神当中放入凹槽。

    然后是胸当,取下,安放其中。

    这几个步骤每一个动作都说不出的专注和优美。

    沐凡的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停留在陆晴雪那似乎带着某种信仰的神色中。

    哪怕持剑时,学姐都没有过这种几乎处于这种状态下。

    陆学姐,弓道,真的只是你用来修心的手段么……

    素手挑起箱内另一侧叠好的一件黑色外套,缓缓披在身上。

    衣袂飘动的弓服被这类似于风衣一般的黑色外套盖住,只露出赛雪欺霜的小腿和脚踝。

    当陆晴雪将金属箱扣上时,沐凡突然开口:“学姐,总有种错觉,我感觉你对弓……比对剑更用心?!?br />
    双手停顿了那么短短一瞬,低着头的陆晴雪淡淡的说了一声:“有吗?”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沐凡连忙摇头道:“没有!”

    这时陆晴雪已经起身,平静的注视着他。

    “希望将来你能成为定川支柱?!?br />
    随后便提着合金箱向着山顶平台的另一侧走去。

    清冷的背影渐渐消失于沐凡的视野。

    这一刻,沐凡好像看到了女武神的另一面。

    学姐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易近人……

    **

    PS:这两章至关重要,其他的不多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