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式,崩指。幽能线路60条!”

    “幽能灌注手臂,将全身力量集中于手指,以硬化的指尖释放出极速的一击,威力可以轻松贯穿人体,甚至……钢铁!单纯论杀伤力,这是以点破面的最强杀招?!?br />
    那道黑影手臂轻轻抬起,转向沐凡,摆出一个进攻姿态。

    “又来!”

    沐凡双臂撑开,死死看着对面的身影。

    少年的脸上满是战意,就让他看看着最强的杀招究竟有什么威力吧!

    黑影脚步急速踏地。

    冲步!

    速度在瞬间对沐凡形成压制,以至于他上来就处于躲无可躲的状态。

    这是要我来体验崩指的威力吗?

    黑暗吐息覆盖双眼,视线堪堪能够捕捉到对方的残影。

    来了!

    沐凡右手一甩,手臂开始下意识的拧动,以无比接近第四式·绞的一招通石拳用出了猛烈的一拳。

    带着旋转之力对着对面直直打去。

    那道黑影根本没有任何攻击其他部位的意图,就这样直直打来!

    两拳即将交锋!

    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衍生技,崩指·连弹!”

    黑影的拳头突然平摊成掌,然后中指被拇指按住,手腕回转间,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弹出!

    崩!

    沐凡的拳头下方如同被手炮轰击到一般,竟然瞬间被打麻,而且手臂不受控制的被狠狠弹开,同时带着身体一个小弧度的扭转。

    空门大开!

    那道黑影猛地双拳缩到腰腹。

    沐凡只看到一股再次如同释放第四式绞时的情形,不过这次是完全相反,皮肤肌肉的波动是从肩膀蔓延到手腕。

    一股压抑到极致的能量从肩膀涌出,将手臂上带出一阵夸张的涌动,手臂在这一刻如同能量的通道,但是却无法承受瞬间涌出的能量,所以看到有一处鼓包瞬息之间从肩膀流动到手掌。

    时间在这一刻放缓,指尖出现一个诡异的膨胀,甚至都能看到气流的压缩崩开。

    “衍生技,崩指·十弹头?!?br />
    砰!

    子弹出膛,不过不是金属弹头,却是那高高胀起的十指指尖。

    沐凡想努力扭转身体,但是那如同子弹一般快速到极致的十根手指以他无法躲避的速度接触到腰腹部位。

    扑扑扑扑!

    瞬间一片子弹入体的声音响起。

    嗬……

    沐凡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眼睛中血丝暴涨,喉咙里却只能发出一声压抑的痛吼。

    砰!

    十指尽数没入沐凡体内,这时黑影的手腕处传来一股震力,那是冲击的余力通过卡在体外的手腕传导至身上。

    沐凡的身躯被重重弹飞,身上十个深深的洞口瞬间血喷如泉。

    然而黑影的动作还没结束,右手手臂猛地后扬,左腿重重踏在地面。

    当这个动作出现时,处于极度痛楚之中的沐凡眼睛瞪圆,这个动作……

    和他的那个杀招何其相似!

    暴烈凿击——手刺杀???

    冷冰冰的声音传入耳中,在黑暗吐息加持之下的精神视界感受到一股厚重到可怕的气息完全集中在黑影的右手。

    四指并拢,拇指内扣。

    当那夸张的指尖膨胀再次出现后。不出意外的声音传来,不过这次却是连续两句:

    “衍生技,冲步·强袭!”

    “叠加衍生技,崩指·手术刀!”

    心底深处一股绝望传来,以沐凡的感知能力都只能看到前一秒对方还是那个俯身蓄力的状态。

    后一秒他只看到那漆黑如墨的身影出现在胸口。

    四指接触到胸骨的瞬间,如同热刀切入奶酪般毫无阻力。

    从左胸插入,沐凡的嘴巴都来不及张开……

    整条手臂瞬间贯穿他的心脏!

    失去供血的大脑还有残留的几秒思考便归于黑暗。

    半空之中的沐凡被一臂穿心推行了十多米才停下。

    左手搭在沐凡的肩膀上,右手轻轻从沐凡胸腔中抽出。

    咣,没有任何气息的沐凡跪摔在地,划成星雾。

    如星尘般凝起再度出现,沐凡眼中还保持着那个呆呆的姿势。

    动作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一个是利用血色视界形成的弱点捕捉以及瞬间爆发。

    而另一种是用幽能强化的两种技巧叠加,以突破人类极限的强度发出雷霆一击。

    沐凡突然长长吐出一口气。

    原来被自己的手刺杀击毙,是这种感觉。

    刚刚的演示,死于自己的杀招之下,让沐凡有种莫名的体会。

    或许曾经死在自己手下的人,也是这种绝望吧。

    “崩指,训练动作,刻印?!?br />
    这次时间缩短了足足一半,因为崩指的幽能线路全部集中在双手之上,每根手指都有6条线路照顾,而且看流经路线比之前还要粗壮。

    这还真是将最大限度的能量全部压缩在手指上。

    沐凡感受到第六式传授结束之后,面前的那道黑影突然消失,然后面前世界一片扭转,沐凡的精神不由自主的被吸入其中。

    强烈的眩晕感让沐凡难以看清面前景色,过了大概五六秒沐凡感觉到手掌从头顶离开,然后抬头看向前方。

    那道看上去仿佛与时间和空间融为一体的高大身影静静站在沐凡面前。

    依旧看不清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面部,能够看到的依旧只有那幽幽的两抹绿色。

    “六式,感觉如何?”

    “强大,教官,我找不出更多的词汇来形容了?!便宸怖侠鲜凳档乃档?。

    “这是我的格斗领悟,换句话说,也是将身体功能向六个方向延伸的极限锤炼。六式全部掌握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根本不可能,我建议你挑选不冲突的两式进行顺序修炼?!?br />
    “不冲突?”

    “比如柔身和钢铁,两种你无法同时修炼。所有的修炼方法全部刻印在你的脑海中,你需要做的就是通过不断的锻炼去掌握、精通,每一式的衍生技千变万化,这其中的奥妙还要靠你自己去寻找。记住我说的话,在融会贯通一式之前,不要尝试去学习第二式,那只会让你变得四不像?!?br />
    沐凡躬身点头。

    “武器部分我不多说,我只能告诉你,当你寻找到翡泪后,手持你真正的武器时,救赎七段比六式要强大的多!”

    格斗者看着沐凡的样子,语气中终于带上一丝欣慰和难以察觉的疲惫。

    “和黑不同,我的独特的力量是不依托于这个世界的,刚刚的刻印对我消耗很大,我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睡。前行道路坎坷崎岖,愿你始终如本心。当你寻找到翡泪时可以通过黑将我唤醒,到那一天,你将成为真正的……武士!”

    真正的……武士?

    沐凡总感觉莫翰达这句话出现了一丝丝停顿,似乎刻意抹去了武士之前的词汇。

    教官,您没有吐出口的那个词究竟会是什么?

    他想开口询问,但是莫翰达却转身渐渐没入阴影。

    就这样在沐凡眼皮底下,一点点的身形变为透明,消失不见,只留下带着叹息的一句话。

    “三十年光明,四十年黑暗,放逐灵魂,我来自阴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