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没有再问,因为他知道黑一定会忍不住告诉他的。

    将这块石头放回木盒当中,沐凡左手将皮箱放到台面打开,然后将手中的灰尘抖落。

    待一切处理干净后,戴上旁边的一次性手套,沐凡重新取出那枚石块然后放到皮箱当中。

    手指在屏幕上点击工具分类,很快就找到黑所说的三种工具。

    工具架上自动弹出一个托盘,切割器、照射器、毛刷。

    “你先取下微型激光切割器,以每次一毫米的厚度进行外壳剥离?!焙谥富鱼宸菜档?。

    对于这套程序它并不陌生,因为星图遗物这个共同的称呼同样存在于亚柯帝国当中,而且在黑残存的资料库当中就有关于整套程序的完整记录。

    “我来进行?”沐凡语气中带着疑问,他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万一哪里出了差错就坏了。

    “不用担心,这个切割器上有刻度调整,你进行水平测距后,然后设置为每1mm的切割区间,自行工作就行,需要停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焙诿靼足宸驳牡P?。

    “明白?!?br />
    沐凡不是那种墨迹的人,听到之后将这个类似于显微镜的仪器放置于大号皮箱之内。

    上面的操作选项很简单。

    水平测距、区间设置、区间切换。

    开始、停止。

    就这五个方面的选项。

    将这布满石屑的石块放置其中,调整好刻度。

    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了开始。

    一道亮蓝色的极细光线射出,然后缓缓向前推动,当与石块接触时,那布满石屑的表层无声掉落。

    一层、一层。

    当紫蓝色底纹与黄色绢云母花纹交织而成的内部晶体出现时,黑发声了:“下次直接调整3mm,一次切割后换面?!?br />
    一道美如碧玉的通透光洁面出现,柔和的灯光照射在上面犹如一汪清水。

    “接下来进行反面切割,效果和这个一样就行,其他面不用处理?!?br />
    紧张的沐凡丝毫不敢大意,很快另一侧的石屑表层也被剥离。

    两道平滑的切面出现,沐凡都被这石块外壳脱落后的美丽所震惊。

    如同三种颜色完美融合的通透水晶,还有玉石与翡翠一般的细腻质感。沐凡呆呆的说道:“这就是这块石头真正的面目吗?”

    “这枚三色遗物看样子已经经历很多年月了,外面都是与星球土壤同化的结果,一会估计会有大发现?!?br />
    沐凡点点头,“接下来呢?”

    “用毛刷将上面的灰尘尽可能仔细的刷掉,然后取出三叠射线宝石照射器放置在桌子上即可,对准那边的白色墙面,开启?!?br />
    沐凡按照黑所说的做完,等待下一步过程。

    “捧着那块星图遗物,将切割的一面对准那个射线就行了?!?br />
    三叠射线的光芒在沐凡看来和普通灯光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当沐凡将那块双面温润如玉的石块放在光线前方的时候。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一道幻彩出现在对面的墙壁上,石块之中的纹理在这个三频射线之下照射出一幅宛如满天星辉的画卷,画面当中的光芒颜色这一刻由三种颜色杂糅一起,充满异样的美感。

    “真好看啊?!便宸哺刑镜?。

    “下面去三叠射线照射器的控制杆上调整射线强度,默认的1到10档,你选择自动调节就好,然后这个石块继续放在光线前方?!?br />
    沐凡如言操作,当重新保持举持不变的姿势过后3秒,那边的照射器开始自动由1档过渡。

    第一幅画面出现,完全不同于沐凡刚刚看到的。

    5秒钟后,第二幅出现,沐凡突然发现画面再次一变。

    第三、第四,其中第六幅图案跟沐凡刚刚看到的一样。当第十幅结束后,那边天讯细微的拍照声结束。

    黑控制着天讯拍摄了十张照片。

    “好了,一切收起来,将这块星图遗物放回去吧?!?br />
    “不用带走?”

    “不用,切掉了?;げ?,被三叠射线照射过后,这块星图载体的特性很快就会消除,最多不到1小时,之后就会变为一块普通的石英石。对了,沐凡,为什么到现在你还不问本大人什么叫做三色遗物?”

    沐凡根本懒得搭理黑,将这块颜色开始出现一丝浑浊的石块放回,然后自顾自的拿起旁边的那本笔记。

    “好吧,既然你问了,本大人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br />
    黑极为厚脸皮的默认沐凡已经问了他,在这个逻辑阻碍以神奇的算法跳过去后,黑继续保持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

    “星图遗物在我们那里还有另一种称呼,高等星图。现在这些东西的来源依然处于一种推测之中,应该是属于更高维度生物进行一种跨越维度的信息传递,破解掉这里面的信息之后,往往是一张星空密图,如果沿着这个线路进行探测,很有可能发现一些远超当代文明的产物或者一片人类从未抵达过的空间?!?br />
    “通过载体颜色的不同,从一色到五色不等??梢匀衔试蕉?,解密难度越大,而其中蕴含的未知信息越发惊人?!?br />
    沐凡正在用心翻看那本笔记,前面是一段他看不懂的数据和参数,好像是航线图?

    翻到后面才出现一些潦草勉强能够辨认出的笔迹在记录着他的所见所闻。

    【真是幸运,降落到这颗星球之前飞船竟然差点被未知的干扰改变航路?!?br />
    【天呐,这里真的是一个糟糕的地方,这可能是我见过最荒凉的星球,这里没有一丝人烟?!?br />
    【为什么完全没有生物的气息?这里只有那硬的和铁渣草一样的植物?!?br />
    ……

    【补给应该不大够了,我最多再坚持三天?!?br />
    【竟然在地下一个溶洞中我发现了这些美丽的植物!这里温度比地表高了二十度以上,可惜我的补给不够了,这些植物我采集一些带回去吧。哦,还有这两块石头,其中一块长得实在是丑,和它的同类完全不一样?!?br />
    【这次的探险真是糟糕,收益恐怕微乎其微,接下来的恐怕又要负债了?!?br />
    ……

    【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好冷,可是我并没有发烧?!?br />
    【浸泡生物舱也没有任何效果,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冷了,意识甚至出现过几次模糊了?!?br />
    ……

    【今天咳嗽出血了,颜色很黑,可是该死的仪器还是检测没有问题,我敢断定我的身体一定感染某种未知病毒了?!?br />
    ……

    【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到母星,我好累,笔记先不记录了吧,我想睡一觉?!?br />
    沐凡再次翻开一页,空白,之后还是空白。

    很显然,他的日记一般的记录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这名探险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将这本日记合上,黑和白古月都没有说当时的玻璃球内有异常,推测起来这名探险家很有可能是在星球上甚至再之前受到的影响。

    至于未知病毒一说,暂时还不能确定。

    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录,在沐凡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大概的画面,那就是这名探险家的飞船在降落星球之前有过一次很轻微的干扰,降落后发现是一颗荒凉的无人星球,只不过在地表之下发现了生命的气息,以及星图遗物。

    至于另外一块石头,估计只是他顺手采集的吧。

    在星球探险的过程中他应该受到某种未知因素的影响,身体机能开始出现问题,但是直到离开才发觉,最终死于半路。

    耳中的黑还在喋喋不休,“沐凡本大人说了这么多你倒是反应一下啊?!?br />
    沐凡突然打断它的话,将刚从所看到内容,以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黑出现了一段沉默,然后用慎重的语气说道:“那颗星球一定存在异常,无人星球存在星图遗物,到之前还有未知干扰,我想那名探险家可能错过了一次真正的探险旅程?!?br />
    “怎么说?”

    “需要实际探测才能发现,单那个溶洞的价值估计都要远远超出想象了,你先让我看下那些数据?!?br />
    沐凡将天讯对准扫了一遍。

    “果然,这是一条粗糙的航路图,这个探险家还保留有传统探险家的笔录习惯,绝地情况下,电子设备是最不可靠的设备。而且我感觉三色遗物当中的信息和这颗星球应该有一定联系,这样你等我分析出信息后我再告诉你?!?br />
    “现在分析不出来吗?”

    “不行,这十张图案涉及的加密信息,可能需要我对比数千种生物的DNA后才能解出来,时间不确定,同时我需要暗中动用属于一些企业的超级光脑,这个也需要隐蔽进行?!?br />
    黑现在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全力攻坚这个项目了。

    “明白?!?br />
    沐凡将笔记合上放回原位。

    “这块矿石呢?”

    “一会你带出去吧,等有机会去极殊兵的工作间,托小胖妹给你分析一下,这是她家的老本行?!?br />
    “好?!?br />
    沐凡将那块灰扑扑的矿石放入皮箱之内。

    同时自己的那个药箱也被沐凡放入其中。

    五分钟后,保险柜重新封存,而沐凡穿着破烂的训练服提着一个黑皮箱走出了贵宾厅。

    江紫竟然还在,而且鞠躬询问沐凡是否添加她的工作天讯,以后有事可以直接询问她。

    对待这名颇为干练的大客户经理,沐凡还是颇有好感的,于是天讯中加上一个江紫的名字。

    门口先前站立的四名美女接待都不见了踪影。

    这时沐凡抬头已经能够看到星垂夜幕,黑夜给了他这一身造型最好的掩护。

    自己现在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啊,果然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啊。

    所以……

    自己还是回去美美的睡一觉吧!

    哈哈哈哈~~

    神经??!几名路人立刻闪开。

    ***

    PS:给大家说一个好消息,就是本书要出繁体版了,今天白天在和出版社的编辑聊细节,所以更新晚了,抱歉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