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

    持续三四声之后,天讯接通。

    那边传来一声微弱而怯懦懦的声音:“喂?”

    “我是沐凡?!?br />
    “啊,沐凡,我正在实验室,怎么了?你是要来取你的心液了吗,我这已经准备好了?!毙咔拥纳艋指戳艘坏阍?,显然刚刚匆忙接听天讯的白古月并未注意通讯号码。

    “嗯,不全是。想请你帮个忙,我朋友受伤了,你实验室有生物舱吗?”

    “有的,你直接带过来就好?;褂?、我现在已经是高级药植师了!”白古月常年不和外人交谈,难得有人询问她,这让羞怯的小姑娘开心不已。

    然后在天讯中给沐凡发过来一个地址,“我这个实验没有做完爷爷会骂我的,你们过来吧,我先做实验了啊?!?br />
    挂断天讯,沐凡看着那个地址。

    ……

    E区山余巷,一座古香古色的幽静宅院。

    这里附近都是一些古旧的建筑,远离热闹喧嚣的街区中心,靠近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的山峦下,有着这样一排中京市的老宅院。

    此时沐凡扛着哈里的一个肩膀,两人站在高大的木门面前。

    胖子则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木门上蜿蜒的紫色小花,还有蓝色、红色,颜色都是异常的纯粹。

    “我怎么以前没看到过这些花?能摘一朵看看吗?”

    “最好还是别了,高级药植师的手段我也不知道?!?br />
    沐凡谨慎的摇摇头,他听黑讲过药植师的信息,对于这种职业,他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这是完全不在沐凡了解范围内的一种职业。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对于沐凡来说相当高大上的职业。

    吱呀一声,两扇木门当中的一扇拉开,露出一双带着羞怯的眼睛,在看到沐凡后,眼睛一亮,然后身子也露了出来。

    和沐凡第一次见她并没什么不同。

    透过清澈的眼睛能够看到的是一如既往的单纯。

    “沐凡~”

    弱弱的声音让那边胖子肿胀的眼缝竟然又扩张了一分。

    “好……萌的妹子啊?!?br />
    这声音明显吓了白古月一跳,飞快的缩回木门之内,与藤蔓交错编制的辫子也受惊的甩了回去。

    “吓走她我就带你直接回学院了?!便宸裁缓闷乃档?。

    胖子不好意思的开口,声音还有点走音,“哈,抱歉,刚刚没有吓到你吧?”

    白古月又露出了头,清澈的眼睛在胖子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扫过,并没其他神色,然后歪头问向沐凡:“你说要治疗的朋友就是他吗?”

    沐凡点点头。

    “那先给你们做治疗吧,一会内壁心液再给你?!卑坠旁律糇匀涣诵矶?,显然救过她一次的沐凡在她心里已经不算陌生人了。

    这个胖子看上去惨兮兮的,此刻在她眼中只是一名等待救治的伤者。

    “好?!?br />
    沐凡点头。

    “跟我进来吧,这是爷爷的小院,里面跟住我,千万不要随意走向其他区域,很危险的?!卑坠旁虏嗌砣每?,很郑重的说道。

    “明白?!?br />
    扛起的胳膊就进去。

    当跨越木门的一瞬,沐凡感觉自己来到一片植物的海洋。

    各种新奇百怪、五颜六色、形形状状的植物分列左右。

    由高至低,各类植物形成了完美的互补。

    有没有枝叶,只有一朵脸盘大小的娇艳花朵盛开在侧,有一串串如同水滴般晶莹剔透的枝蔓叶子,有长着一副类似人脸的黑紫色相间的可怖花朵……

    这让两人同时呆立住。

    胖子看到有一枚类似大号雪花的丝绒花在枝叶间轻轻跳动,忍不住就要伸手去够。

    “不要碰,那是骨腐绒,入手即化,你的手先是会失去知觉,然后会腐烂出白骨的?!卑坠旁滤坪醺惺艿脚肿拥木俣?,转头看到立刻说道。

    她又看到两人不断翕动的鼻翼,沐凡正在努力感受,这处弯弯曲曲的鹅卵石小道的空气中弥漫的却不是各色植物的混杂气息,而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小范围的空气内有神经麻醉素,一共十七种植物的挥发性气体组成,我身上有中和药剂,你们紧跟我没有事情的,否则只需要吸上一口,就能够让一头高地牦?;杷教炝揭??!毖纤嗟难凵穹置魇窃诙⒆拍歉雠肿?。

    这让胖子的手僵在半空,脸上立刻可见豆大的汗珠。

    刚离狼穴又如虎口??!

    那只手不动声色的收回来,胖子决定装死到底。

    这小院走进来才发现路竟然出奇的长,两侧的花卉植物现在看来都如同毒药一般,两人老老实实的跟着白古月走过长长的小路才看到一座三层的石屋。

    推开门,白古月竖起一根手指。

    “嘘~我爷爷正在做实验,安静,一定要安静?!?br />
    白古月小心翼翼的告诉两人,那可爱的劲头快让胖子把眼都能睁开了。

    沐凡点点头,跟着白古月进入了这布满瓶瓶罐罐与各色盆栽的房间。

    “我的实验室在地下室?!?br />
    两人又看着白古月按下掌纹识别器,壁炉的位置退缩,升出一个悬浮梯来。

    “怎么这么高科技?”

    沐凡忍不住问道。

    “谁说药植师就一定很落伍了?!辈宦闹辶酥蹇砂那肀?,白古月当先走了进去。

    三人进入地下室才发现这真的是别有洞天,面积比一层大了五倍不止!

    而且各种先进的仪器分列左右,这让沐凡又多了几分信心。

    “你先将他放到那里?!卑坠旁轮噶酥概员叩囊话鸦狄?。

    胖子在沐凡的搀扶下坐上后,白古月手指快速点击了几下,机械椅很快就拉伸放平,在机械作用下从坐姿变成了躺姿。

    沐凡看着白古月从旁边取出一个装满绿色糊状液体的大玻璃罐。

    “不是浸泡生物舱吗?”

    沐凡好奇的说道。

    “我先治疗好他脸上的伤,否则生物舱最少也得修复24小时?!卑坠旁陆纸菰谒泻蟛粮?。

    “额,那我脸上的伤多久能好?”

    “大概、一小时吧?!?br />
    白古月手指轻灵的弹出一个水珠点到胖子脸上。

    沐凡竟然直接看到胖子眼神一呆,仅仅过了十秒,呼噜便震天响,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这是什么?”

    “把他麻醉了,一会脸部恢复的时候会很麻痒,我怕他不配合?!?br />
    白古月在投入工作后说话也流利了许多,而且脸上多了一种独有的自信。

    “你用这个修复效果比生物舱还要好?”

    沐凡又将手指指向那个装满绿色液体的大玻璃罐。

    “这个叫绿柔胶,可是很珍贵哦,细胞修复效果是生物舱的十倍以上,如果不是你的朋友,我肯定不会拿出来的?!?br />
    白古月此刻已经打开了玻璃罐,双手十指指尖撑开,飞快的伸进去点一下然后退出。

    十指在这一刻如一群蝴蝶交织成影,令人眼花缭乱。

    在沐凡的注视下,一道晶莹剔透的绿网开始在十指之间成形,而且越来越大,仿佛具有生命般在手掌中起起伏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