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都七族,中京右师。

    剑道社最神秘的副社长,有着水仙之称的右师婉!

    当她步态轻盈的走在石板路上时,对面一道闪电般的身影极速冲来。

    这名天之骄女迈出的脚步轻悬,随即神色如常的踏下。

    一道猛烈的旋风从身边刮过。

    抹茶色的如水长裙向后扬起,凸显出近乎完美的身形,那一头柔顺的淡栗色长发也猛地向后飘起,露出修长而白皙的脖颈。

    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那双婉如秋水般的眸子,温润里带着惯有的宁静柔和,像静谧的幽谷,无波无澜。

    即便那道暴烈的身影对着他毫无减速的冲来。

    右师婉的身形没有一点抖动,路线也没有半点迟疑,不过她还是停下身形,颇为礼貌的侧身让开。

    沐凡这名剑道社荣誉会员和剑道社的副社长就以这样一种奇妙的方式相遇,不过彼此却不互知。

    “谢谢?!?br />
    当声音还留在耳边时,那道暴烈的身影已然冲出二十米外,这是沐凡对让路之人的感谢,他并没有留意这人的模样,只知道是一名女生,因为一句柔声也回响在他耳边。

    “不客气?!?br />
    不动声色,如雨润万物。

    有实力的女生!

    这是身后未曾注意的身影给自己留下的印象。

    而右师婉看着那道如狼奔行的身影,

    这人是谁?

    刚刚交错的瞬间露出那黑亮的眸子,其中漠然的眼神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还有那交错而过的几声重踏。

    好沉的步子,好强的爆发。

    陌生的面孔。

    学院之中又出现强者了吗?

    右师婉站立片刻继续向剑道社走去,却不知刚刚她那仅仅是宁静独立的身影就带走多少男生的心思。

    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沐凡的一丝一毫,他狂暴的奔行一路甚至引起了一些导师的注意。

    因为……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横在眼前的一切障碍物都被沐凡以近乎恐怖的身体素质跨过,黑给他规划的路线当中除了一些高耸的楼体被避开,其他的一概不理会。

    所以沐凡在这些人惊骇莫名的眼神当中,如同一只狂奔的猎豹,向前、向前!

    沐凡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看着前方,感受两边飞快掠过的气流,终于开口:“能不能查到监控信息?”

    “查到了,胖子和一名女伴先进入,随后出现五人,年纪二十岁左右,胖子被人踩在地上。这是五分钟前的数据,现在监控器已经被人为关闭?!?br />
    女伴?

    胖子什么怎么可能有女伴?

    沐凡一下就想到这其中的重点内容,而且监控竟然被人为关闭,这其中如果的事情绝对不会太简单,很有可能对方是蓄谋。

    人性本恶,从小谨慎生存长大的沐凡,思考总是习惯从最坏的角度进行推测。

    一阵风掠过,沐凡一刻不停的冲出学院,化为一道蓝灰色的闪电,疯狂奔行在街道上,一些开的比较慢的悬浮车发现身边嗖的一道影子闪过,然后才震撼的发现竟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奔跑!

    哈里,坚持住。

    少年心中默默念道。

    ……

    在F区,一条被称文艺与浪漫聚集地的小资天堂街道,转角路口处,有一座被鲜花与无数盆多肉绿植包裹的咖啡厅。

    【灯盏咖啡】,店主收集于多个星球、古旧与现代结合的各式灯具悬挂于墙壁、屋顶,搭配木制的地板与桌椅,做工精致的各式小点心,这种迷醉的文艺气息让不少女青年都选择午后或者傍晚在这里品尝一杯浓郁醇香的咖啡。

    不走大牌路,却有着赶不完的时髦。

    作为小资天堂街道中咖啡厅的佼佼者,今天中午这里的氛围却完全被破坏掉了。

    楼上、楼下的客人已经全都吓走。

    一名身穿西装手持棒球棍的墨镜男站在收银台那里,棒球棍的一端就这样搭在吧台上,里面两名瑟瑟发抖的女生不敢动弹分毫。

    因为就在刚刚,她们看到这人一脚将店中的一座厚厚的实木台直接踏烂。

    那个小胖子被他们当中看似为首的一名平头青年直接扇倒在地,然后一脚踩在脸上动弹不得。

    旁边那名惊慌失措的女伴吓得钻到另一张桌子下面,然后也被揪了出来,不过下场比那胖子好得多,起码只是躲在角落蹲着发抖,远没有那个胖子来的凄惨。

    这一群人丝毫没有顾忌有人会报警,因为店员在报警后发现那边只是说知道了变再无动静。

    到现在已经十多分钟了,还没有一名警局的人赶来。

    五人当中手持棒球棍的墨镜男走到吧台,将一张卡直接仍在上面。

    “这是赔偿,拿好,别做其他容易引起误会的事情,否则美女我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呵呵?!蹦敲的惺种械哪景舨患辈换旱呐拇蜃虐商?。

    两名女店员哪里还敢再有异动,只能躲在角落眼睁睁的看着店中发生的一切。

    这么多年,【灯盏咖啡】还是第一次碰到只有在酒吧才能看到的场景。

    一群小资主义者彻底的蒙了。

    十分钟前。

    当胖子看到这五人直接冲着他们就走过来,心知不妙连忙拽着自己刚认识两天的清纯小姑娘向楼上跑去。

    连续三声呼叫沐凡的天讯没有打通,只来得及和威廉通话不到一句就被后面追上来的人拽到一楼。

    那名为首的平头青年,先是一拳将胖子直接打翻在地,然后一脚、一脚。

    直至将那西装革履的小胖子踢的吐血,才狞笑着蹲下身看着已经动弹不得的哈里。

    “小胖子,胆子不小啊,我们老大的女人也敢泡?!?br />
    哈里的眼睛已经肿起来只剩一条缝了,他看了看那边抱着头不断发抖的女孩,吐出一口血唾沫,“你们管我?”

    “艹!”

    咣一脚直接将胖子踢出五米远,引得旁边的那名女生再度一声尖叫。

    平头青年走过去将哈里的肉脸踩在地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小胖子,这事怎么处理?你看我们这么大损失你赔多少合适?”

    似笑非笑的脸上全是一股施虐的快感。

    胖子吐出一口血沫不再说话,这几人上来根本不问就出手这么重,他绝不会轻易吐出一个字。

    “小胖子,别装死,给我说话?!?br />
    砰的一脚踢在腰腹上,胖子身体抽动一下没有吭声。

    又是一脚,还没出声。

    “新哥,怎么办?”旁边穿着嘻哈风外套的一人看着平头青年问道。

    或许是这名叫做新哥的人怕自己脚下不慎将这胖子踢死了,将脚收回去淡淡说道:“慢慢给我打,让他开口,不管是说赔钱还是喊人,都行?!?br />
    “是,新哥!”

    一顿乱拳狠狠打下,闷哼声从胖子的胸腔内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