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沐凡的心中却是一突。

    他的手掌确实勾中对方了……只感觉手中温润如玉,带点冰冰凉的温度,让他掌心中涌出的热意下降不少。

    但是……沐凡却没敢继续发力。

    因为他头转过的瞬间,看到陆晴雪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剑士服的肩膀脱落一半,秀美的玉肩此刻正在沐凡手中。

    刚刚的颈椎理疗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失误……

    就是那个、学姐的肩膀太滑了。

    沐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有两道殷红的鼻血缓缓流出。

    滴答、滴答……

    脚下的地板出现一朵朵绽放的血花。

    沐凡现在才觉察到自己刚刚的熔浆果实确实不应该连续吃两个。

    他可以发誓绝对是因为吃完熔浆果实才让自己出现的这种现象。

    “熔浆果实,额,我好像吃多了?!?br />
    陆晴雪的玉肩依然在沐凡的掌控之下,没有表情的反问道:

    “然后呢?”

    沐凡现在大脑有点进入当机状态,说话也如同呓语一般:“然后,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br />
    陆晴雪平静的看看自己肩膀上搭着的那只手,淡淡开口:“那你可以松开了吗?”

    沐凡这才如梦初醒,手掌如同按到一块通红的烙铁般飞快弹开。

    满脸都是尴尬!

    刚刚他干了什么,竟然抓着学姐的肩膀好像、大概有十七八秒?还是二十七八秒……

    记不大清了。

    陆晴雪的眼神在沐凡身上扫视一圈后,开口的语气依然如初见时的冰冷。

    “你以后就是剑道社的荣誉会员了?!?br />
    “哦?!毕衷阢宸怖侠鲜凳档拇鸬?,他也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事了,所以对陆晴雪的这句要求他根本没有犹疑半分。

    “等我一分钟?!?br />
    说完之后,陆晴雪右手先是在旁边的一个识别器上伸手一扫,待开启一扇内门,随后才将左臂被撕开半截的剑士服提起盖住。

    单手捂着肩膀就这样消失在内门之中,只留下原地发呆的沐凡。

    刚刚自己好像真的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不是说陆学姐冷冰冰,生人难近吗?

    刚刚虽然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但也没看到其他更冰冷的举动啊。

    那些人应该是胡说,陆学姐的性子真的不错。

    还有,以后熔浆果实坚决不能一次性吃两个了。

    对了,刚刚的对战应该算自己赢吧?学姐的技巧上无可挑剔,不过好像力量上相比自己存在一定劣势。

    沐凡的脑海中在乱糟糟的分析。

    不过为什么时不时的总是闪过陆晴雪那圆润、秀气的玉肩呢……

    这一刻的少年真的好迷茫。

    好在时间没有持续多久,一分钟过后,重新换过一身雪白剑士服的陆晴雪出现在他面前。

    沐凡仔细看了看,肩膀撕裂的位置确实没了。

    不过他脑子这一刻真的不大好使,顺嘴就问了一句,“你刚刚的衣服呢?”

    陆晴雪此刻正一手将青丝挽到脑后,听到沐凡这句话后出现一个极其细微的停顿。

    然后冷冰冰的说道:“扔了?!?br />
    “哦?!?br />
    沐凡挠挠头,这个内门刚刚看到一个闪过的标识,写着是社长室。

    说明这个格斗场平常大多时候是陆晴雪进行训练的场地。

    她是把刚刚碎裂的那件道服扔到社长室了吗?

    其实沐凡鼓起勇气是想说自己赔一件的,还好学姐宽宏大量!

    “你去洗把脸,然后跟我出来?!?br />
    沐凡顺着陆晴雪手指的方向,看到有清洗水池,听话的走过去。

    三十秒后,第一对战室指示灯变为绿色,金属门开启。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陆晴雪踏着有节奏的步伐,走到训练大厅前方。

    待学员们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后,清冷的嗓音开口:“这是我们剑道社的新成员,荣誉会员——沐凡?!?br />
    脸上“血渍”已经消失的沐凡冲着大家摆了摆手,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

    但是这笑容在别人看来却是一种腼腆。

    旁边身材姣好,梳着马尾辫的邴素看着沐凡一脸腼腆的沐凡,惊讶的说道:“你就是刚刚那个满脸血的男人???”

    ???

    沐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进来的时候好像确实吃了一嘴汁液。

    熔浆果实!

    别提了,现在沐凡努力的克制之下,鼻血终于没有再流出,想到这里,沐凡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旁边的陆晴雪。

    学姐宽宏大量!

    没等沐凡在这里感慨,场地之中已经有一帮人已经不干了。

    “社长,他是谁啊,一来就是荣誉会员,咱们剑道社的荣誉会员比副社长还稀有吧,我加社团一年半还没见过谁是荣誉会员!”

    “是啊,社长大人你得跟我们说下这人的来历吧?!?br />
    一帮人议论纷纷,明显是看到陆晴雪对这么一名异性有这么好的态度,心理失衡。

    听到社员们的问话,陆晴雪没有开口,而是轻轻瞄了沐凡一眼。

    那眼神的意思却是很明显,自己介绍。

    沐凡立刻站出来,举手示意。

    “各位前辈好,我是沐凡,机甲系新生?!?br />
    “陆军预备役特招生?!甭角缪┑钩淞艘痪?。

    不过谁也没有提起关于“核心学员”这个词汇。

    所以自然就有一名身材魁梧,在角落中始终持剑而立的男生站出来。

    “我是二年级格斗系肯恩,社长我不服,荣誉会员的待遇近乎等同于副社长,剑道社一贯的传统几乎从未设立过?!?br />
    这名手臂上缠着线带的男生站出,一股铁血之意迎面而来。

    对于肯恩来说,剑道是他进行修炼心性的最好方法,自从第一眼看到陆晴雪那惊艳的剑术,他就觉得这是冲刷自己身上暴虐之气的最好方法。

    是以平常在剑道社当中,他也只是默默的进行训练,除了磨练心性,还有一分对陆晴雪的仰慕。

    但是今天突然看到一名新生竟然一跃成为剑道社的荣誉会员,这让肯恩绝对无法接受。

    所以他站了出来。

    “我特邀而来?!?br />
    “陆学姐,我知道你的权威,但是一名新人初来就有这种待遇,我无法理解?!?br />
    听到肯恩的话,陆晴雪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场中。

    “还有谁有意见,可以站出来?!?br />
    没人说话,但是社员们躲躲闪闪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们。

    “大家的心思我都懂,所以我站出来当这个试剑石,击败我,再无话可说?!?br />
    肯恩将手中的阔剑重重向身侧一甩,一股凛冽的破风声回响在训练场内。

    沐凡看向那边的陆晴雪。

    下巴微扬的女武神随手一拍,身边武器架内,一把带鞘的长剑出现,不过剑柄与剑鞘之间却是被锁死的。

    “重鞘剑,训练用兵器?!?br />
    沐凡手掌一伸,接过这兵器,向身侧一横。

    手指变幻间,剑鞘残影乍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