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

    训练场内的六七名社员一个激灵,全都抄起武器,那姿势不是想扑过去,而是自卫。

    这人是谁啊,要吓死人吗?

    蔷薇花邴素哆哆嗦嗦的看着沐凡挂着“血?!钡男θ?,身子不自觉的后撤,然后她突然看到沐凡手中的旅行袋,立刻惊叫起来。

    “雪姐姐,你的旅行袋在他手里!”

    陆晴雪已经走到邴素身前,点点头,说道:“嗯,我要和他打一场?!?br />
    什么?

    邴素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陆晴雪刚刚在说什么!

    她说要和这个跟刚啃完尸体的人打一架?

    学姐找的这个人……好变态啊。

    哒、哒、哒,陆晴雪的脚步声依旧在继续,经过邴素身边时也没有停留。

    “第一对战室有人吗?”

    “没有……”

    “嗯?!?br />
    陆晴雪又走了十多米,来到一间屋子的外侧,按下掌纹,房门开启。

    然后站立转头看向沐凡,声音如人般清冷宁静。

    “进来吧?!?br />
    沐凡手提旅行袋,一脸是“血”的跟进到那房门之内。

    木纹结构的金属门闭合,指示灯变为红色锁定状态。

    一帮正在训练的学员唰的凑到一起。

    “素**神,怎么回事?”

    “我考,刚刚那人是刚吃了什么玩意,长得好恐怖!”

    邴素摇摇头,她现在心有余悸,听说陆学姐要和那人打一场,她只恨不得陆晴雪把那人打成猪头啊。

    听到背后的房门关闭,看着眼前木质结构的房间,舒适的地板透过鞋子传递到脚底。

    沐凡轻轻碾动一下地面,那种软硬适中的反馈让他心中对发力有了一个良好的判断。

    “你用什么兵器?”陆晴雪已经走到武器架前,抄起一把雪白的连鞘长剑。

    这是她的兵器,每一间训练室内都有。

    沐凡已经感觉自己的胃里那股隐隐的能量越来越强,这强大的后劲让他感到吃惊。

    这种果实能量密度出乎意料的强大,细胞依旧在贪婪的吸收那股能量,但是目前的情况是能量的产生速度已经大于他身体的吸收速度了。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沐凡扬起下巴。

    “合金棍?!?br />
    一道破空声,沐凡扬手间一柄沉甸甸的合金短棍入手,掂了掂重量,沐凡心中满意的点点头。

    这武器很趁手,应该是特制的合金。

    将手中的旅行袋小心翼翼的放下,沐凡踏入格斗场内,看到对面的陆晴雪用一条绸带将青丝竖起,露出天鹅般优美的颈部。

    嗞~

    如一泓清泉般的长剑从雪白色的剑鞘当中抽出。

    陆晴雪看着眼前手持短棍的少年,冰冷的眼神中燃起一丝丝战意。

    “打完,加入剑道社?!?br />
    “不加?!便宸埠敛挥淘サ木芫?。

    “那个果实……剑道社还有?!辈慕<庖凰?,指向那个旅行袋。

    “好!”

    沐凡深呼一口气果断答道。

    “不过你得先打赢我……”随着陆晴雪手中的剑鞘扬起,一股凌厉如剑锋的气势在这如同半山雪莲般的女子身上扬起!

    沐凡眼睛眯起,手中的短棍开始响起诡异的风声,一圈圈幻影开始在手中闪烁。

    “打赢你吗?”

    一股肉眼无法察觉的能量开始从心脏涌出,覆盖沐凡周身,双眼也在说完这句话的瞬间瞬间进入古井无波的状态。

    黑暗吐息四层!

    绝对冷静!

    精神感知大增幅状态!

    当进入精神视界当中,沐凡才发现面前的女子整个人的斗志之焰如同没有温度的冷焰,凝聚到极致,却拥有一股深入骨髓的寒冷。

    “我进攻了?!币簧涞奶崾?,宣告了陆晴雪进攻的开始。

    此刻那甩出的剑鞘一个磕动落在地板之上,陆晴雪的身影化为一道携裹着雪花的寒风卷至身前。

    “剑道雪风七式斩,雪风——饮血!”

    乍现的寒光如同风雪般骤然从天空而下。

    沐凡的双眼瞬间缩成针尖大小。

    迅疾·、凌厉、毫不留手!

    这一件揉进了陆晴雪关于自己对武道的理解,那种眼中只有攀登最高峰的渴望和不顾一切的信念!

    所以这一剑她根本就没有留手,她要让沐凡知道,如果心有顾忌,那么不配做她的对手!

    一剑光寒雪风,一剑寒光饮血!

    沐凡的双眼在极度冷静间锁定了这一剑飘忽的轨迹。

    手中短棍一个掌心翻转,随着肌肉如鞭甩开,猛然向着那轨迹之上砸去。

    击中!

    沐凡敏锐的动态视觉已经捕捉到对方的剑尖被砸弯的画面,现在那剑尖在短棍下砸的猛烈势头之下紧紧贴合。

    但是陆晴雪白皙秀美的手腕轻轻一抖。

    只见剑尖一个急速震颤,竟然瞬间脱离被下砸的趋势。

    反而瞬间震动到短棍的上方,然后轻轻一抖,如同银雀饮水。

    那剑尖轻轻抖动的功夫,沐凡手臂上瞬间出现一道平滑无比的切口。

    两人这一记交手后迅速分开,沐凡看看自己训练服右袖筒上的切口,那里面有一串晶莹冒着热气的血珠先是缓缓渗出,随后形成一条血线。

    “拿出你的全力?!甭角缪┩笄崽?,如水长剑指着沐凡。

    黑暗吐息之下,沐凡的感情思维被无限压制。

    诸如愤怒、郁闷、开心、羞恼,等等一切情绪最后只能怪都只变成一股带着漠然的平静与……冰冷。

    右臂上传来的疼痛仅仅片刻之间便化为一股暖暖的痒意。

    那是肌肉创伤处在快速愈合的信号,此刻他胃里的暖流开始扩散到四肢百骸,这让他感觉自己的精力越发充沛,肌肉快速愈合就是最好的说明。

    所以,没有任何停顿的,沐凡将右臂轻轻扬起,掌心向下。随着肌肉诡异的发力,那合金短棍如同被吸附到掌心之中旋转起来。

    呜~呜呜~

    风声开始响起。

    进入战斗状态的沐凡轻轻开口,语气没有丝毫波动:“全力么?”

    手臂这一刻,肌肉尽数暴起。

    还挂有残影的旋转棍风瞬间变为一道无影的刀轮!

    传承战技,救赎七段——狂热切割!

    沐凡脸上的绝对镇静与手中那狂猛暴烈的旋转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沐凡气势陡然暴涨的瞬间,陆晴雪瞬间将手中长剑轻轻一抖,左指尖压住剑锋。

    “雪风——御守!”

    而沐凡手中已经形成的轮状风暴猛然切割而至。

    对战经验无比丰富的陆晴雪将长剑压到极致然后一弹,轰击在切割刀轮的侧面。

    避其最强,击其最短。

    但是只有真正交手,才发现爆发全力的沐凡,有多恐怖!

    陆晴雪在之前的对战中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沐凡战技的精妙绝伦,却真的不知道沐凡的力量有多大。

    而在力量上,男人和女人这种自出生起就形成的生理差异,在沐凡身上被无限放大。

    这一点点的预估失败,在毫厘之间就得到体现。

    嗡!

    还没来得及贴上的剑锋被瞬间弹开!

    ***

    PS:感谢书友“Tadashi”50000币打赏?。üШ匦陆酥鳎?br />
    感谢书友“冉家坝”10000币打赏?。üШ匦陆泼牛?br />
    感谢书友“书友150423041559191”“神书痴丶”“姓徐的小轩轩”“浙C??”“悠灵之夜”1000币打赏!

    感谢书友“黄小颜”500币、“潇洒大叔1”400币打赏!

    感谢书友“咫尺清心”“陶醉的风行儿”“随机『独狼』”“粤C哥”“林哈哈哈”“潇洒大叔1”100币、“萍萍(1)”20币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