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铁球借助双臂的交替变向以及强力的引擎喷射划成的残影出现时,邴素一瞬间竟然出现了失神,这对于一名剑道武者来说是绝不应该的事情。

    自然而然的,剑舞者机甲连续两个凤鸣剑道的弧线斩杀完全落空。

    现在看上去就像剑舞者机甲在抡着一个大铁球四处甩动。

    “这都是什么呀,姐姐要疯了??!”片刻之后剑舞者机甲内传来一声女人疯狂的尖叫声。

    这女人要疯!

    看着越来越没有章法的【冰冰】,沐凡眼中冷芒一闪,再度按下五组对冲命令后,然后毫无感情的伸出双手按住推进杆,猛然压下。

    试作型铁球的两只机械钳在自转的同时将剑舞者持剑的双手打歪,背后引擎焰流暴涨。

    手速达到245的邴素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机甲落空的剑斩,那只铁球的两只机械钳竟然还将自己的机体打的一歪。

    而且那两只机械钳在拨开剑舞者的双臂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无比精准的扣住剑舞者这台身形纤细的机甲两肩部位。

    那个铁球在视线中先是升空与视线齐平,然后猛然一撞。

    驾驶舱内的邴素这一刻大脑受到猛烈冲击,意识都出现瞬间的模糊,随着机甲内驾驶舱的倾斜,邴素知道自己的机甲被击中了。

    这是什么攻击……好强!

    沐凡脑子这一刻也有些发蒙,刚刚下意识的就联想起驾驶RX-16进行野蛮冲撞的画面,于是手指下意识的就在控制台上将野蛮冲撞的指令用了出来。

    等身子随着强大的推力冲出去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双手可是紧扣住对方了啊。

    当试作型铁球用出野蛮冲撞后,效果比RX-16夸张的是,这就像一个大铅球狠狠砸中人的身体。

    轰的一声,钢铁碰撞的声音在激荡,剑舞者重重摔倒在地,扬起一片烟尘。

    沐凡狠狠的盯着剑舞者,现在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大铁球以一个神奇的姿势坐在剑舞者身上。

    咯噔。

    嗯???

    剑舞者右手尝试着握住金属大剑,结果被沐凡瞬间发现,铁球威胁似的向前压了压。

    于是铁球头顶的伸出的三联装MG炮口直接顶到剑舞者的脸上。

    邴素看着那黑洞洞的炮口,一滴冷汗从额头滑下。

    当察觉到对方的大铁球竟然坐在自己心爱的剑舞者身上时,邴素瞬间暴怒了。

    “你、你快起来!否则我饶不了你啊?!?br />
    惊怒的声音经过发声器的过滤后,明显少了那种略带恐惧的情感,完全是一种金属女声的冰冷。

    沐凡此刻还没注意到自己机甲的姿势,只是听到【冰冰】对自己的威胁。

    饶不了自己???

    咣!

    三联炮组顶着剑舞者的脸,咔咔两声,机械钳从剑舞者的肩膀处松开。

    嗯?

    自己可以活动了。

    惊喜的邴素才准备重新握紧金属大剑,结果瞬间被铁球的左拳狠狠打了一拳。

    红色的警告灯不断在驾驶舱内闪烁。

    惊慌的邴素看着铁球两只摇摆的手臂高高扬起。

    他要干什么???

    沐凡深呼一口气,双手在控制台上闪出一片残影。

    铁球高高扬起的双臂轰然落下。

    啊哒哒哒哒!沐凡嘴里发出愤怒的吼声,他要把上一场被虐杀的愤怒都发泄出来,他要把总是驾驶这些奇葩机甲的郁闷都发泄出来。

    来自剑道社的二年纪女神人物——邴素,这辈子第一次遭受这种梦幻般的重击。

    已经数不清多少拳了,她只抵抗了不到三秒就被手速完全碾压自己的沐凡彻底轰开防御。

    两只机械钳在铁球两侧化作漫天拳影重重落到躺在地上的剑舞者机甲上。

    “你个混蛋!你……呜呜呜?!?br />
    “我投降还不行吗?你松手?!?br />
    剑道社三花之一的邴素,哪怕在剑道比试时被多次击中也从没哭过,这一刻终于落泪了。

    因为她看到那穷凶极恶的铁球没有情感般的一下下在轰击自己心爱的机甲,随着一拳拳落下甚至都能听到外装甲破碎四射的声音。

    驾驶舱内的警报已经形成一片红色的海洋,此刻的邴素已经彻底不想去招惹这疯狂的铁球修罗了。

    “呜呜、我投降,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她轻轻的哭泣并没有传到沐凡耳中,头部两侧的的发声器已完全被打烂。

    沐凡现在已经是铁了心要将怒气发泄出来。

    竟然敢威胁自己?

    当一分钟后,那台剑舞者的外表依然支离破碎,准备再度抡拳的沐凡突然发现系统发出损毁警告了。

    砰!

    机械钳不堪重负,彻底罢工……

    这机甲身上都什么破玩意,手臂都能自己打烂的?

    沐凡眼睛快速扫过控制台。

    眼神突然锁住那橙色的火控遥柄按钮,那好像是100mm的三联MG粒子炮吧?

    对??!

    试作型铁球面无表情的,好吧它没有脸,将球体向前一滚。

    头顶的三联炮管沿着剑舞者的头部慢慢下滑,当滑到驾驶舱的位置时突然停止。

    感受到驾驶舱已经停止震动的邴素抹抹眼泪一愣,对面良心发现了?

    当她看到那已经扭曲却还坚持工作的全息屏幕时,瞬间嘴巴就是一撅。

    因为那三门黑洞洞的炮口已然指着自己的驾驶舱位置了。

    “死吧?!?br />
    沐凡漠然的声音通过铁球的发声器传出,说不出的冰冷。

    驾驶舱中他用力按下那橙色的按钮。

    一道璀璨的白光从炮管与剑舞者装甲的交汇处亮起。

    轰??!

    沐凡的意识瞬间被吞没。

    这又是怎么了……

    【机甲:剑舞者阵亡!】

    【机甲:试作型铁球阵亡!】

    【本次对战,平局!双方不得分!】

    刚刚脱离战场的沐凡依旧满脸茫然。

    同食脱离战场的邴素听到这提示,犹带泪雨的脸上同样一愣,然后噗嗤一声瞬间笑起来,笑的那种畅快如果让熟悉的人看到绝对会惊掉眼球。

    女神从来没有表现过这一面的啊。

    现在沐凡脸带倔强的看着那浮现的战绩列表。

    自己又阵亡了。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明明都将炮口对准对方的驾驶舱了,自己反而死了。

    沐凡点击查看死亡分析。

    【MG粒子炮是将MEGA粒子进行压缩和融合,反复加速后才能发射,威力是实体弹药的两倍,其具有极大的扩散性。试作型铁球的能量弹药库位于机体顶部,刚刚扩散的MEGA粒子成功引起能量库殉爆?!?br />
    看着这冷冰冰的解释,沐凡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如果可以打人的话,他绝对会把系统按在地上打到死为止。

    【玩家:修罗,无段位,0胜1平1负?!?br />
    这就是沐凡现在的光辉战绩。

    这就是沐凡第一次参加机甲驾驶舱模拟特训的完美成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