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只泽格的身躯被重重摔在地面,准备喷吐的汁液来不及吐出就被震的七荤八素。

    当喷射虎虫准备再次凝起力量喷射时,沐凡再次反向一抡。

    于是被摔在一侧的躯体再次被狠狠砸向另外一侧。

    咣咣咣咣!

    沐凡单手握着这只喷射虎虫如同摔麻袋一样,反复抡砸了几十次。

    当罗坚劲等人出现后,嘴巴大张的看着那边看着比凶兽还凶兽的沐凡。

    老狼神色茫然的拍了拍络腮胡的胳膊,“老大……这小子手里的是喷射虎虫?”

    罗坚劲眼角肌肉都在跳,仔细看了看,倒抽了口冷气:“真是?!?br />
    “我曰?!卑酌俅伪司浯挚?。

    这小子要用上外骨骼,不得上天了!

    喷射虎虫是什么概念,他们猎虎小队清楚的很,剿灭这种怪物必须在发现它之后利用火箭弹或者粒子炮进行远程轰击,要么就是幽灵战机进行低空轰炸。

    否则离近了被它喷上这么一口,机甲也受不了。

    但是现在,他们共同看到了沐凡在无情蹂躏一只喷射虎虫的场景。

    特蕾西的眼睛从狙击步枪的目镜中移开。

    “沐凡他好大的力气?!?br />
    对,没错,这一幕如果让队长来做,违和感绝对没有这么强。但是沐凡这瘦弱的身躯将一只恐怖的喷射虎虫疯狂抡砸,这不成比例的身躯看上去视觉冲击力无比强烈。

    “沐凡!”

    这边的罗坚劲实在忍不住出声了。

    因为他已经清楚的看到那只喷射虎虫的双眼已经变成了白色。

    这是泽格族死亡的标准特征之一。

    虫族的中枢神经彻底崩溃之后,眼睛就会自然变成白色,这是经过无数实践论证的。

    “沐凡,停手吧,那只泽格已经死了?!敝沼诼藜峋⒃俅慰?,沐凡从那疯狂的状态中退出。

    手掌一松,那虽然外壳看上去还没事,但是里面估计已经被摔成一堆烂肉的喷射虎虫躯体毫无声息,先前如水袋般膨胀的口器也瘪瘪的垂下。

    呼~

    沐凡看着脚下的泽格尸体,背在身后的右手手铠悄然收起。

    这种时候还是尽量避免被他们看到吧。

    “小子,可以?!崩侠堑谝桓鍪鹉粗?,能肉搏状态下将喷射虎虫砸死的他以前还没见过。

    沐凡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沐凡你怎么跑到这里了?”

    “我发现一只落单的卫兵,就追上来,结果刚杀掉就被这只泽格埋伏了?!便宸布蚨痰囊凰?。

    他心中还有一个模糊的疑惑,但是讲出来又有点太过缥缈。

    “那边作战结束了吗?”

    “恩,结束了,机甲部队过来将这些泽格肃清了,这次不是小型巢穴,发现的是虫子们在丛林外围刚刚建立的一个临时据点。好巧不巧的被这些远征士兵给碰上了?!?br />
    罗坚劲将事情原委告诉沐凡。

    “走吧,回去和那些远征士兵们碰个面,老鹿再开一圈我们就回去了?!?br />
    一行人回到刚刚的战场内,此刻完成任务的五台机甲已经返回基地。

    幸存的13名士兵坐在地上进行简单的伤口治疗,当他们看到猎虎小队时,脸上出现的全是感激。

    因为没有猎虎的突然加入,没有定川学院机甲的支援,他们这群已经陷入绝境的士兵只有一个下场——全灭。

    “谢了,我是托德,131号行星远征27队队长,如果没有你们,我和兄弟们恐怕都要交代这里了。同时我对之前的偏见表示惭愧?!?br />
    那满脸是血的汉子低头鞠躬,其他的士兵也起身敬礼。

    “不用客气。你们的远征军的机甲部队呢?为什么没来,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br />
    托德摇了摇头:“军部给配备了80台机甲,但是目前我们已经发现了两处浅地表富矿,机甲有三分之二都在那里?;?,剩下的机甲随着主力部队在进行深处推进,还有两台分别镇守基地,我们呼叫根本来不及?!?br />
    听到他们交谈的沐凡心中有了个模糊的印象,远征军的情况看上去没有之前和同伴们讨论的这么轻松。

    “27小队,标准配置是36人,现在只剩下13人了,我对不起这帮兄弟们?!?br />
    “队长!”

    “队长?!?br />
    听到这些话的猎虎小队几人都默然了,真实情况比推断的要残酷的多。

    “不是军部给的报告中是小规模泽格存在么,现在看这种损伤,完全不像?!甭藜峋⑿枰袢∪范ǖ那楸?。

    “我们驻扎与1号基地,出勤四天,碰到二十只规模的泽格6次,碰到50只的2次,都是有惊无险。这次倒霉直接碰上几百只泽格……”

    “碰到虫子搭建的据点了?!崩侠遣股弦痪?。

    “嗯?!?br />
    “托德你的提供的信息很珍贵,你们保重,我这里还有任务,就先走了?!?br />
    “好的,我们基地的救援还得需要再等几分钟,毕竟离这里要远不少?!?br />
    两方人分别过后,回到河边和老鹿汇合。

    沐凡眼睁睁的看着老鹿双手灵巧的从蜘蛛战车周围刨出一个个地雷,十秒钟,老鹿就抱着将近二十个地雷回来了。

    看的沐凡头皮发麻,要是这些地雷同时会爆炸,估计连战车都剩不下渣了。

    “坐稳了?!币唤盘ぐ逑氯?,电能驱动之下的蜘蛛战车狂暴的奔腾起来。

    在座位上颠簸的沐凡脑海中却始终有一个疑问挥之不去。

    “那只逃跑的卫兵还是有古怪!因为在介绍中,泽格是悍不畏死的,几乎不存在临战逃脱现象的。那为什么刚刚自己发现的那只卫兵悄悄脱离战场,而且自己在即将接近它的尸体时,被一只喷射虎虫埋伏?!?br />
    “喷射虎虫……它为什么会在那里?”

    沐凡的眼睛陡然睁圆,这个思维盲点此刻终于被他注意到。

    卫兵是临时逃脱的,但是喷射虎虫却应该是一早就在那里的,这只泽格根本就没有参战。

    那它在那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这两只虫子的行为,处处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刚刚那个区域……一定有古怪!

    蜘蛛车依旧在奔腾,还有任务需要执行,沐凡最后强行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他决定回去和黑商量一下,然后向罗坚劲汇报。

    丛林之中,远征士兵们依旧坐在原地。

    而在他们不知道的三百米之外,那里刚刚发生了一次规??梢猿频蒙霞〉恼蕉?。

    喷射虎虫的尸体静静伏在地面,前方数个区域内都被一片绿色覆盖,腐蚀的面目全非。

    这时,在喷射虎虫尸体的不远处,一处椭圆形的黑色石头突然升起,随后四肢从落叶中伸出,两只细长的触角也从落叶中竖起。

    一只长约1米的黑色虫子出现在地表,两只触角碰触间,一股无形的声波发出,然后这只虫子窸窸窣窣的向丛林深处爬去。

    相比起虎虫的速度,这种虫子简直慢的令人发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