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室中,两人将目光投向中间那看上去气质不凡却脸色略有些阴郁的男子。

    “唐少?!?br />
    “唐纳修?!?br />
    那名脸色略阴郁的男子突然轻轻一笑,“有什么担心的,不就输了一场吗?对手强我们才玩的有意思?!?br />
    唐纳修,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指环,想了想,拿起桌子上的天讯,按下一个号码。

    “可以了,按照正常交替顺序进去吧?!?br />
    说完挂断天讯,看了看两人的反应,不禁一笑,“这是怎么了?机甲协会的6阶游弋机师,配备了六代半引擎的所罗门机甲?!?br />
    游弋机师,意味着这是星际机甲协会中常年游走在黑暗势力边缘,时刻与死亡赛跑的隐藏刽子手。

    他们是属于机甲协会的黑暗清道夫,他们终身难以正名,他们是黑暗世界的死神。

    至于那台机甲虽然没说,但是看着唐纳修的样子,高陵森安下心来,林武则靠回沙发中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

    当沐凡驾驶的极殊兵缓缓走回待战区时,那边双眼通红的范伦丁从驾驶舱中走了出来。

    耻辱!

    耻辱!

    竟然被人按在墙上暴打!

    对面突然冒出来的机师究竟是谁?

    一把狠狠推开旁边上来搀扶的工作人员,壮硕的范伦丁在备战室内发出一声怒吼。

    同样不甘心的还有那名野心勃勃的产品经理,自己的计划还没有开始,绝对不容许失败!

    “范伦丁,我们还有机会,我们一定还有机会!”

    “有个屁的机会!这台机甲的问题你我都很清楚,它根本就不是一台真正的作战机甲,看看对面那台破烂的近战能力,那他吗的才是真正的机甲好吗?!

    “你怎么能乱说我们的产品呢???我让人给你挂装其他武器,你再上去打一次!”不甘心的产品经理如同一个赌徒,准备做最后一搏。

    “呵呵,你们的机师说的没错,你们确实没有机会了?!?br />
    一声嘲笑突然响起,人们顺着声音看去,一名有着棕色短发,身材魁梧面上有着数道刀疤的男人站在备战室的门口。

    “你是谁?你给我出去!”产品经理无比愤怒的大声喊道,这里是他们阿拉贝拉武器公司的地盘,容不得别人过来插嘴。

    “该出去的是你吧,要不是上面安排,你以为我会有兴趣接替你们?”

    范伦丁眼神锐利的直视对方,“你是谁?”

    “司二七?!?br />
    一个怪异的名字从对方口中吐出,同时从口袋中取出半枚青铜面具贴在左眼上。

    随着那青铜面具的戴上,在明亮的光线下,那面具上的半截弩箭的标记被范伦丁看的一清二楚。

    这名眼睛通红的大机师仿佛被冷水浇头,眼睛一缩,声音镇定下来:“你是星际机甲协会的?”

    戴上半面青铜面具的男子,目光毫无感**彩。

    “既然你知道,那不难认出吧,说实话,这个任务如果不是有着强制要求,我根本不会来?!?br />
    产品经理愕然的看着态度已经转为如临大敌的范伦丁,听着他口中一字一句的说出:“游弋机师!”

    “6阶?!?br />
    男子淡定的补充了一句,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入口,“出去吧,接下来的事情和你们无关了?!?br />
    那边的产品经理还欲发作,却被范伦丁拽住,愕然的看着自家的首席机师。

    “走吧?!?br />
    很明显范伦丁不愿解释什么,但是产品经理看着这种气氛,和那入口处再次步入的五名身着黑色特勤服的人员,颓然的放弃。

    “走?!?br />
    当备战室清空时,一名特勤人员重新返回屋内,“大人,镇魂者机甲已经就绪,检查完毕?!?br />
    司二七听到后,自言自语一声,“游弋机师驾驶着所罗门的秘密机甲,这个世界……真是有趣?!?br />
    说完这名带着半枚青铜面具的男人就直接走出了备战室,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台九米多高的暗红色机甲。

    那黯淡的红色似凝固的血液,仔细看去有股森然的寒气,这台机甲的整体装甲厚度次于极殊兵,却比先前的风速竞技者却强了太多,尤其是厚重的右臂甚至超过了极殊兵的手臂宽度!

    但是最令人望而生畏的还是那背后的长柄巨镰!

    所罗门最新研发的高等机甲——镇魂者试作型!

    那柄恐怖的巨镰就是它的独有武器——沧镰!

    但是不知道为何那镰刀和刀柄处有着额外的黑色构件包围,不过人们的注意力往往都集中在那恐怖的外型之上。

    “大人,升降机快到了?!?br />
    司二七的眼睛动都没动,双腿一弯,人影一闪已经跃至正在下降的升降机上,然后再次一跃,整个人精准的投入那一米宽的圆形甬道。

    舱门闭合,机甲身上突然散出一股气流。

    镇魂者,启动!

    ……

    而在洛基重工一方,根本没有走出机甲的沐凡,静静听着黑将详细的战斗数据进行条理化呈列。

    “你不下去吗?”黑的声音响起。

    “不了,战斗还没有结束,而且这台机甲我还没体验完毕?!?br />
    “现在什么感觉?”

    “我……越来越喜欢这台机甲了?!便宸驳男θ菰谧旖钦婪?。

    “第三轮比赛开始,阿拉贝拉武器公司淘汰,挑战者来自辛奇洛商业联盟的格罗商会?!?br />
    正在看台上呼喊的王糯糯等人听到这句话,都是一愣。

    “竟然不是阿拉贝拉武器公司了?这个格罗商会是哪儿来的!”

    “不知道啊,应该没有张元仁他那个公司的机甲厉害把?!?br />
    “辛奇洛商业联盟……有点复杂了?!?br />
    相比洛基重工一方的冷静分析,数以百万计的观看者们早已经不耐烦了。

    “这又哪儿蹦出来个商会,怎么没听说过?”

    “不会有黑幕吧,要打不过就直接让人家通过比赛得了,我还等着去买极殊兵呢!这机甲潜力真的可以,我决定好好琢磨一下它的扩展方向?!?br />
    “就是,要是直接上台乱七八糟的机甲还不如不上?!?br />
    “洛基重工这次该换机甲了吧?”

    ……

    仿佛为了打脸般,当巨大的金属门开启后,那台残缺一臂的极殊兵再次出现时,那些早已转移阵地成为拥护者的观众们一片沸腾。

    “卧槽这是要上天啊,单臂打通全关吗?”

    “这机师是有多自信!”

    “我十分好奇对面的反应?!?br />
    “同样好奇+1!”

    “+2!”

    “对面不知道会派个什么机甲上来,为什么我感觉我的灵魂在颤抖,我的大脑在恐惧?!?br />
    “傻鸟,你头盔漏电了?!?br />
    格罗商会一方的金属门开启。

    人们的视线全都聚集在那出口处。

    哒、哒,哒、哒……

    有条不紊的脚步声传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