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的机甲为什么在第一场比赛就被对方切掉一只手臂。

    现在极殊兵左臂的切口处是被熔断的痕迹。

    对方的机师实力实在是领先太多了,因为沐凡注意到那机甲左臂的断口处是从关节连接部位,而不是,厚重合金外壳包裹的手臂。

    而且那一瞬间对方并不是从上向下的切割,因为那同样会碰到肩部的防御装甲,风速竞技者刚刚是先将光束剑刺入左臂下方的空隙之处,然后反手上撩。

    这一记巧妙的招式配合光束剑强大米迦勒粒子切割效应终于成功在极殊兵最脆弱的关节部位造成了重创切割效果。

    骤然失去左臂造成的失衡被利瓦伊丰富的经验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调整完毕。

    现在可怜的极殊兵只剩下孤零零的左臂举着重装脉冲步枪,刚刚的弹雨倾泻已经让机体进入了短暂的急速冷却期。

    利瓦伊咬着牙,自己绝不会后退半步,绝对不会!

    在这种距离,冷却时间还剩下1.5秒,自己将进行第二次弹雨倾泻。

    极殊兵一定会击败对方的!

    但是,那台风速竞技者突然背后再次爆发出引擎轰鸣,瞬间接近了极殊兵,在距离不远的时候,手中光束剑一个快速横斩,淡紫色的光幕脱刃而出。

    想快速躲避的利瓦伊将控制力全部集中在协同仪上,他要躲避对手的袭击。

    但是那道光幕的速度还是出乎他的预计,电网没入机甲。

    极殊兵驾驶舱中骤然闪过红色警告:“发现强烈粒子流干扰,GFrame双重缓冲装置已经过滤75%,能量供给恢复时间为0.375秒?!?br />
    0.375秒只是一瞬间的停顿,但对于能量炉骤然紊乱,引擎重新增压的极殊兵来说,在风速竞技者的机师范伦丁的眼中,无异于待打的靶子。

    手中光束剑嗡的一声消散,风速竞技者速度竟然再次攀升,化为一道银色白影接近那黝黑的极殊兵。

    咣!砰!

    风速竞技者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极其漂亮的飞踢,狠狠揣在极殊兵的胸口。

    这一刻,这帅气的银白色机体完美的演示了什么叫做速度在达到极致后所产生的力量。

    胸口突起的棱形防御装甲没有任何凹陷,这毕竟是洛基重工的核心材料——阿卡伯特合金,高强度与高弹性的完美统一。

    但是,那狂暴的撞击力,让极殊兵在一击之下被飞踢踹的轰然倒地。

    处于短暂静止失控状态的极殊兵在这一刻毫无抵抗能力,就这样重重摔倒在地上,风速竞技者体型只有极殊兵的三分之二,但是在这一刻,那银白色的机体单脚踩在极殊兵胸口,手中的光束剑嗡的一声再次出现一道稳定的光束粒子流剑刃直指极殊兵的驾驶舱,下一秒就能刺入。

    低头俯视着深黑色的极殊兵,机甲冷酷的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传递,但是范伦丁脸上却挂起一丝胜者的笑容,那笑容中有对脚下机甲的鄙视,更多的是一种自傲。

    他范伦丁的战绩中可以再添上一笔了,切割对手来的胜利远没有这种狠狠打压来的让人心满意足,更何况,这是对自己公司名气的绝佳宣传。

    “这台风速竞技者太TM帅了!”

    “第一次见,这什么公司的机甲?阿拉贝拉,我要去巡展去看!”

    “展厅中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机甲,怎么之前咱们没有看到过呢?!?br />
    “那光束剑的杀伤力强的离谱啊?!?br />
    “是啊,还有那引擎澎湃的动力听到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br />
    “难道你们没有人注意对手那台黑的机甲吗?这么笨重还选的远程,真是奇葩中的奇葩?!?br />
    “还真没注意…我感觉那是陪练机,哈哈哈?!?br />
    机甲展厅中央区域围观的游客以及网络上正在观看直播的人群在这一刻他们的目光已经完全投射到那台拉风到极点的银白色机体身上。

    至于那台叫做什么玩意的机甲他们已经根本不在意了。

    监控室中的三人看着画面,高陵泽无奈的叹气:“恐怕唐少的后手用不上了?!?br />
    唐纳修笑着低下头,“喝茶?!?br />
    而在中央角斗场的看台上,王糯糯捂着嘴巴,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出来,她不想看到这种画面。

    哪怕事先她想的再残酷,也绝对没有料到事情会进展到这种地步,而且这刚刚是第一局??!

    “举手投降,我绕过你和这台机甲?!狈堵锥〉纳敉腹┮糇爸没氐丛诮嵌烦∧?,同时也回荡在所有观看者的耳边。

    “太霸气了??!”

    “风速竞技者的机师太牛逼了!”

    “这机师是谁???我要粉他!”

    一时间人心所向甚至超越了机体直接投到那未露面的机师身上。

    看到这个画面,阿拉贝拉的产品经理脸上都快笑出一朵花来,这简直比任何广告都要好。

    游客们都在感慨那出色的机师,但是对于当事人之一的洛基重工来说,这简直是踩在脸上的侮辱。

    于经理手背上的青筋几乎都暴露出来,心都在滴血!

    他自高奋勇从星球大区经理一职调过来,是想带着这台叫做“极殊兵”的机甲来成就一番辉煌的事业的,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眼睁睁的看着那太机甲有如一摊废铁般被对手踩在脚下,然后侮辱的说道:“举手投降?!?br />
    咯吱、咯吱!

    牙齿几乎咬碎,手臂在无意识的颤动,看着那台依旧被按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极殊兵,他的眼中流出的是不甘、绝望还有恐惧。

    认输吧……

    这是我们的原型机,不能就这样折损在这里!

    利瓦伊,谢谢你的拼搏,但是我们洛基重工真的承受不起这个损失。

    想到这里,于文海这名此刻的洛基重工负责人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们认输?!?br />
    场外专用通话器将他的声音传遍全场。

    ************

    PS:(又感冒了……唉自从码字之后天天熬夜果然抵抗力不行了,上午体检抽了三管血,下午睡了6小时,现在头昏昏沉沉的,等好了当当开始跑步了。大家一定要多锻炼啊,身体才是真正的本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