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海这么大,出现什么奇特的地形都可以理解?!崩做聊似毯笏档?,“我曾在狼心王国看到过一片风化的岩山,倒跟这些石柱有些相似,最多就是没这么细长而已?!?br />
    可水下并不会刮风……卡密拉虽然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

    「风?」她脑海中忽然传来了琼的声音,「这儿有风喔?!?br />
    “你说什么?”卡密拉下意识地开口道。

    “唔,我刚才说得不够清楚吗?”雷霆咳嗽两声,“那就再说一遍好了……我之前在狼心时——”

    “我问的不是你,是琼!”卡密拉打断了对方的话,尽管有些失礼,但她在惊讶之余已顾不上那么多了,“琼刚才好像在说……海底有风!”

    甲板上的所有听众都不由得为之一愣。

    「感受不到,但能听到风的声音……呼——哗——呼——哗的,你没有听到吗?」

    没错,这是心灵交流,只要琼能听到,自己应该也能才对??芾衅鹁?,果然,在琼脚下深不见底的海水中,隐隐有风声传来,就好像是气流快速穿过山洞一般。

    「我再多下去一些好了,」琼说道,「不过得换一个姿态才行?!?br />
    说完她解开裙子上的系带,让双腿和海水亲密接触在一起,青色的鳞片很快从脚踝涌出,并将双腿包裹成了一个整体——一只鱼型的尾巴。

    刹那间,卡密拉感到身前的阻力和迟滞感都仿佛消失了一般,仅仅是一次摆尾之间,她的身子便在水中窜出去老远,简直比鱼还要灵活。

    这才是琼真正的模样!

    下潜速度瞬间快了许多。

    “两百米,风声似乎在变大……水底下依然没什么变化?!?br />
    “四百米,周围已经完全黑了……但好在琼并不完依赖光线视物。石柱……还在向下延续,并且有新的柱子出现?!?br />
    “用来定深的绳子到头了,你们还能再多接几节吗?”

    “该死,现在有多深了?六百还是八百?琼也无法确定。石柱的话——”说到这里,一直在陈述情况的卡密拉忽然愣住了,“不,这……这怎么可能……”

    “发生什么事了?”雷霆连忙问。

    沉睡岛大管家只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意从背后升起,陡然蔓延至全身,“柱子、柱子……没了!”

    “没了,是指消失了吗?”雷霆皱起眉头,望向海面——周围密布的岛礁毫无变化,怎么看也不像不见了的样子。

    卡密拉握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没有海床……什么都没有……它们是悬浮在海水中的!”

    这话让众人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在琼的视野中,她分明看到数根石柱已经到了尽头,但那并不是说它们有了支点,而是戛然而止,就好像末端被齐齐斩去了一般,只剩下上半截静静矗立在水中。不光是细小的石柱,就连那些岛礁亦是如此,巨大的石墩凭空而立,下方根本没有任何支撑物。

    这一幕实在太过诡异,完全超乎了常理。

    “悬???你是说群岛都漂在水上的吗?”

    “三神在上,那可全是一块块石头??!”

    “女人,你确定没看错?”

    “不可能,就算它们能浮起来,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纹丝不动——没有锚索固定的话,光靠这点洋流就足够把整个幽影群岛一点点冲到峡湾了!”

    甲板上顿时炸开了锅。

    “都闭嘴!”雷霆一声大喝,令其他人冷静下来,“所有的岛礁都浮着吗?”

    “我不知道……它们的长度并不相同,”卡密拉喃喃道,“那些新出现的石柱,依旧在往下延伸?!?br />
    而且琼下潜的速度明显变慢了。

    显然她的能力虽能对抗深海带来的压力,但也是存在极限的。

    就在这时,卡密拉注意到了一个怪异的景象。

    有几根距琼较近的柱子似乎被“拉长”了。

    不是整体长度——它们几乎像树干一样笔直插入海底更深处,根本看不到末端,也就无谓长短一说。引起她注意的是细节,是柱子上的纹路和藤壶之类的附着物——从其中一段开始,前者仿佛变得更修长,而后者则从圆形渐渐偏向于椭圆。由于数米之内就有正常的样本做对比,因此显得颇为不协调。

    「你想靠近看看吗?」琼感知到了她的讶异,「那儿确实有些奇怪?!?br />
    “嗯,”卡密拉清了清有些干涩的喉咙,“你小心?!?br />
    琼缓缓游到最近的一根石柱旁,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些古怪的藤壶,然而下一刻让人毛骨耸然的事情发生了。

    大管家亲眼看到那只覆盖着鳞片的手指长了几分。

    「咦?这是怎么回事?」她迷惑的伸手又张开,「是我的幻觉吗?」

    卡密拉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就在她准备通知雷霆,深潜暂时中止之际,一只海鱼从琼眼皮下方游了过去。

    那是一条寻常的银光鳗,长约一臂左右,但越过人鱼姑娘时,它的身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短短不到五米,就由一条鳗鱼变成了一条近似“海蛇”的生物。不过这还没有完,它的下沉速度仍在持续加快,又过了数息时间,银光鳗忽然被拉长至极限,尾巴仍在视野内,但头部已经扎进了无边的黑暗里,长度少说也有百米以上!眨眼间,它就如同一道流光般消失在深海中,简直像被什么吸进去了似的。

    卡密拉只觉得头皮发麻,汗毛倒立!

    她忍不住径直大喊道,“快离开那里!探寻结束了,立刻浮上来!”

    可惜太晚了。

    琼摆动了几下尾巴,身子却没有动静——或者说她拉长的速度追平了上浮的速度,卡密拉能明显地看到她的鱼尾已增长至十多米,但宽度没有丝毫变化,其景象显得恐怖无比。

    琼的思绪也慌张了起来,「我……我这是怎么了?卡密拉……我该怎么办?」

    “再加把劲……别停下,用力点游!你可以做到的!”卡密拉嘶声道。

    然而一切努力毫无意义,不管琼如何游动,她的身子都在不断下沉,就像陷入了泥潭中一般,此刻不止是尾巴,连身体与双手都发生了畸变。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无助地向头顶伸出手臂,「谁来,救救我……」

    “不!”

    话音未落,视野猛的下沉,接着变成了一片漆黑。

    卡密拉睁开眼睛,无力地跪倒在地,汗水从鼻尖滑落,一滴滴落在手背上——此刻她才发现,自己身上已泌出了一身冷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琼遇到危险了么?”雷霆走上前来扶起了她。

    卡密拉过了好一会儿才像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我不知道,心灵连接……被中断了?!?br />